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廿幾年,還是義不容情

2018/4/11 — 14:34

我的筆名雖然叫薯伯伯,但有些朋友叫我阿剛。在拉薩,卻有不少西藏朋友以為我叫「阿康」。他們說,小時候最喜歡看的就是香港電視劇,當年香港人追看《義不容情》時,其實在世界的另一角落,西藏人民也在看配了藏語的《義不容情》。

西藏的朋友對這套劇似乎有極深印象,我做個一個簡單的測試,問身邊幾位西藏朋友,《義不容情》的幾個重要角色,叫做甚麼名字。在沒有任何提示或暗示的情況下,很多藏人都能正確說出阿健(丁有健)及阿康(丁有康),又或是倪楚君的名字。

一些對早期港劇較著迷的西藏朋友,甚至還會說在香港一共有兩個「阿康」,一個是奸的,即《義不容情》裡的丁有康(溫兆倫飾),另一個是忠的,即《還我今生》裡的高世康(江華飾)。可能這兩個角色頗為深入藏人之心,他們聽到我的名字叫阿剛,就會聽成「阿康」,然後還開玩笑地問我,是忠的還是奸的阿康。我就只能說句,那時我真是細細個,印象其實不太深。

廣告

想起七、八十年代的港劇,實在是香港最風光的年代。那個年頭當香港人看《上海灘》,整個亞洲也在看丁力及許文強,主題曲至今琅琅上口。西藏的朋友把「一生何求」,唱成「Yar-kha sha mo mo」(夏天的饃饃包子),不懂粵語的人,也能哼出幾句歌詞。

但外地人對香港的電視記憶,好像就只停留在八十年代的風光,之後呢?是日劇吹襲,現在是韓流天下,泰劇也較港劇流行,全亞洲都起飛的時候,香港的電視事業還只停留在自我安慰階段。

廣告

掌門人玩足廿多年,由你出世玩至升大學,了無新意;食神節目疲勞轟炸,《談情說案》抄福山雅治,《不速之約》抄死亡筆記,《星夢傳奇》更是毫無廉恥地抄襲《我是歌手》。只要出現稍為另類的《天與地》,大家就呼天搶地。

行文之際,TVB 的主腦人物,慳家的六嬸辭世,享年 83 歲。讀到朋友游大東撰寫的簡評,說六嬸主政時代,大概是無綫走向衰敗的分水嶺。我自己對香港影視圈的發展不熟悉,但每次有外地朋友(尤其藏人)提到香港電視劇的輝煌時光,我就忍不住慨嘆,懷緬那一去不復返的歲月。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 http://pazu.me/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paz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