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國榮並非死於自殺

2015/4/5 — 23:08

每年四月一日,香港人總會想起張國榮。

那一年,香港人如在霧中,面對兇狠卻完全陌生的疾病,盡力自救以外,也就只能聽天由命。哥哥在愚人節離去,更給憂心惶恐的香港人,開了個最殘酷的玩笑。今年,除了繼續重溫哥哥的經典作品,我還想起一個人:羅賓威廉斯 (Robin Williams)。

廣告

去年八月,窮半生為影迷帶來無盡歡笑的美國影星羅賓威廉斯,因飽受抑鬱症折磨,最終自殺身亡。威廉斯的電影也是我成長的一部份,他猝然而逝,亦教我心有戚戚焉。當時關於他的報導很多,只有一位blogger的一篇文章,我無意中看到,竟震撼至今。文章標題是這樣的:羅賓威廉斯並非死於自殺 (Robin Williams Did Not Die From Suicide)。

文中提出一個很重要的觀點:羅賓威廉斯並非死於自殺,而是死於抑鬱症。一位癌症病人,其死因可能是種種可怕的併發症,但我們一樣會明白:他是被癌症帶走的。可是,如果一位抑鬱症病人自殺身亡,就會有人認為他是「睇唔開」、「自己揀嘅」,忽略了他的痛苦源自抑鬱症,也不了解這種痛苦,到底有多身不由己。抑鬱症同癌症其實一樣,可以是一種不治之症,亦需要配合適當治療,並非單靠個人意志就能戰勝。抑鬱症的成因可分為生理和心理兩方面,社會普遍仍然以為只有碰上壓力或不開心事等心理因素,才會導致患上抑鬱症,但其實人腦內有數以億計的腦細胞,細胞與細胞之間在信息交換時需要靠一些分泌物質來傳遞,如果腦部分泌的化學傳遞物質失衡,會令情緒受到影響,便可能引發抑鬱症(資料來源:醫院管理局智友站)。換句話說,抑鬱症就如所有疾病,可以毫無先兆、純粹受生理變化影響形成。癌症對付的是癌細胞、腫瘤,一些實實在在的病變;抑鬱症對付的,是無形無相但分分秒秒都在蠶食你的無力感,令你身心都會感到極度不適和不安。為甚麼身體有病你會去求診,但情緒有病,你卻諱疾忌醫?肉身受苦,需要照料;精神受苦,難道就不值得好好關注?

廣告

癌症病人無法選擇不去患病,抑鬱症病人也不是旁人一句「睇開啲」,便能輕易走出陰霾。自殺對抑鬱症病人來說,並非一種選擇,也絕對不是疚由自取,那只是代表他已經徹底絕望。就正如你不會怪責癌症病人為甚麼會患病,不會追究他為何接受了一次又一次痛苦的化療,依然難逃一死一樣。你勸勉抑鬱症病人要cheer up,難道他不想?他很可能已經用盡氣力和辦法,依然辦不到,也不知道還可以怎樣令自己振作起來。這種明知自己有問題卻完全束手無策的恐怖自覺,也會令抑鬱症病人倍感絕望。

17歲那年,我有差不多一個月時間,每天只懂不停大哭,每天都覺得驚恐不已。說不清楚為何驚恐,但那種恐懼,曾經令我實實在在地感到心跳得很快很快,快到我無時無刻都坐立不安,吃不下嚥,睡不著覺,我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不受控地哭。我當時很清楚意識到自己有問題,我很想快點康復過來,但我甚麼都做不到。那次經歷讓我第一次明白:原來人並非自己想像般堅強硬朗,任何人都可以在毫無預兆下,失去一切自控能力。我不肯定自己當時是否罹患輕微抑鬱症或任何情緒病,但近年我進修了一些心理學課程,對抑鬱症了解多了,就明白抑鬱症和所有情緒病,都需要我們多點認識,多點體諒,才能讓自己和身邊人防患於未然。假如我17歲那一個月都如此難熬,你可以想像罹患嚴重抑鬱症的病人,每日所承受的身心煎熬,何等痛苦嗎?

哥哥離世已整整12年,我們對抑鬱症的認識,有伴隨對他的思念與日俱增嗎?如果我們真的愛哥哥,真的希望防止同樣悲劇發生在其他摯愛親朋身上,就請先明白這個事實:張國榮並非死於自殺,他是死於抑鬱症的。

 

作者成文於4月2日;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