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往天堂跑的難民

2016/12/8 — 11:31

希臘有過千個小島,散布於地中海東部。

希臘有過千個小島,散布於地中海東部。

【文:張嫣;圖:BBC】

希臘作為西方文明的搖籃,是民主制度、西方哲學、文學、政治、科學、戲劇以及奧林匹克運動會的發源地,也是世上歷史悠久的國家之一。希臘有過千個小島,散聚於地中海東部。說起希臘,讓人想到那片蔚藍的天空和密密麻麻的小白屋,是不少新婚夫婦度蜜月的首選。但這個遍佈神話的天堂,還有甚麼故事呢?

風光明媚的萊斯沃斯島原來每天湧入不少難民。

風光明媚的萊斯沃斯島原來每天湧入不少難民。

廣告

希臘有個島嶼叫萊斯沃斯島。跟其他希臘小島相似,萊斯沃斯島有自己獨特的文化氣息,加上沿岸的藍天碧海,是旅遊度假的首選。但天堂的另一面,卻有意料不及的一面。

廣告

大量難民乘著橡皮艇渡海來到希臘,希望藉此逃離戰亂。

大量難民乘著橡皮艇渡海來到希臘,希望藉此逃離戰亂。

萊斯沃斯島位於歐洲東面的邊境地區,島的彼岸便是土耳其,地理位置令其深受難民問題與及國際局勢影響。現時,敘利亞難民不斷湧入希臘,數字有增無減。難民為了避開當地戰亂,花上昂貴金錢,坐上嚴重超載的橡皮艇,飄洋過海來到這裡,只希望過上安穩的日子。

難民上岸後,海邊遺下不少橡皮艇殘骸。

難民上岸後,海邊遺下不少橡皮艇殘骸。

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最大規模的移民潮。事實上,難民潮的討論熱度慢慢減退,然而問題卻不曾解決過。敘利亞兵慌馬亂,歐洲各國在難民問題上仍未達成共識,苦的,是無辜的人民。單是2015年,已有超過五百人,在土耳其偷渡到歐洲期間遇溺浸死。

難民上岸後,海邊遺下不少橡皮艇殘骸。

難民上岸後,海邊遺下不少橡皮艇殘骸。

在城市生活的我們甚少目睹過戰亂,常以為難民大多貧窮。事實卻非如此,有難民接受訪問時表示自己是敘利亞的知識份子,本來正在學校諗藥劑學,遇上戰亂無法繼續升學,希望在歐洲找個學習機會。更有難民是攝影師,可惜戰爭幾乎將國家移為平地,難再如常工作、生活。

單是2015年,已有超過五百人,在土耳其偷渡到歐洲期間遇溺浸死,當中不乏小童。

單是2015年,已有超過五百人,在土耳其偷渡到歐洲期間遇溺浸死,當中不乏小童。

難民大多由敘利亞、阿富汗逃難至希臘。年輕人道聽途說得悉由此路逃往歐洲相對容易,便相約逃學偷渡過海。然而希臘政府並沒有對此採取任何行動,既不主動接濟他們,亦又不阻止。當地完全沒有任何政府執法部門、歐盟軍隊、甚至沒有設置任何邊境檢查站,眼見大量難民乘著橡皮艇到來,但另一邊廂的海灘上,旅客無憂無慮悠然的曬日光浴,此情此景實在滑稽不已。

敘利亞兵慌馬亂,不少人寧願攀山涉水,亦要離開自己的國家。

敘利亞兵慌馬亂,不少人寧願攀山涉水,亦要離開自己的國家。

近年希臘陷入經濟甚至管治危機,當地旅遊業成為國家的經濟支柱之一。旅遊業佔全個國家經濟百分之二十,有當地人開始擔心情況愈惡化,遊客會因治安問題而金中,影響收益。更令人難以接受的是,大多數人只集中討論難民的庇護權利,以及對歐洲帶來的影響。讓人忽略的是,難民多為逃避戰亂,而成功偷渡出境的大多是有能力克服重重障礙的一群,他們有能力,是可以協助重建國家的人才。偏偏這一群含著淚離開國家的人,在彼國已經難以找到發揮所長的機會,更遑論要恢復社會秩序。而留在彼國的老弱婦孺的,又應該如何面對生活?各地難民,到底何去何從?

敘利亞兵慌馬亂,不少人寧願攀山涉水,亦要離開自己的國家。

敘利亞兵慌馬亂,不少人寧願攀山涉水,亦要離開自己的國家。

--

香港電台外購節目《型男型旅》由Simon Reeve主持,透過走訪加勒比海、愛爾蘭、希臘等地,從歷史、宗教、經濟等角度深入解構各國的風土人情與時局發展。節目逢星期四晚上9時在港台電視31、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