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後生可畏

2015/3/23 — 16:37

人年紀大了,思想容易僵化,不必等到七老八十,中年以後,便難免有此傾向。這與教育程度和學識沒有一定關係,有些很有學問的人,亦有老來思想僵化的毛病,除了基本的立場和看法紋風不動,接受新穎事物和創新見解(即使與自己的看法沒有抵觸)的能力亦大大減弱。

如果思想僵化了,大多只能在原有的框架內堆疊,雖然仍可以有知識的增長,卻不會有任何重大的改善,甚至連範圍的廣闊也沒有。思想上的根本改變,從來都不是容易的事,而改變亦不一定是好事,但我說的是改善,不只是改變。思想僵化了,便不會有根本的改變;沒有改變,當然就沒有改善了。

廣告

有些人未到中年,思想便已僵化,然而,年青人的思想事實上比較有彈性,只要思想未僵化,遇上適當的刺激,便有機會來個翻雲覆雨的大改變;就算沒有大改變,也較容易擴闊自己的知識範圍和視野。孔子說:「後生可畏,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論語》〈子罕〉)我認為後生之可畏處,正在於他們的思想仍然富有彈性,能創新,能改善,較容易接受新事物新見解,這些都是來者勝於今的本錢。

我很喜歡跟年青人交往,感受他們的朝氣和生命力,讓他們的不同見解衝擊我那些可能已開始僵化的看法,希望能藉此保持思想的彈性,從而有機會改善。因此,對我來說,在大學教書的一大好處,就是可以跟大量的年青人有思想交流。雖然我是老師,他們是學生,但我從來不會在思想上「欺壓」他們,不會只要他們聽我說的;我會盡量理解他們的想法,即使是我不同意的,我也可能會受到衝擊而重新思考自己的見解。

廣告

其實,就算只是我在臉書上認識的年青人,便至少有幾位是十分可畏的後生,各有所長,二十來歲已識見過人,回想自己同年紀時,真是大大不如。跟這樣的年青人交流,自然能刺激思考,我還不時直接從他們學習到新的東西,不亦樂乎?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