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後路

2015/6/25 — 22:3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後路)

平時我和我個 friend 習慣在 bar 檯位置並排而坐,但今夜我們選了一張面對面的方桌。方桌上擺著一個四方木匣,寬闊而扁平,上面一共 38 條直線縱橫交錯,織成一張方正的網。我們在網上,面對面下圍棋。

很久沒有跟他下棋。或者說,很久沒有與他見過面。讀大學的時候我們經常下棋。雖然不好意思這樣說,但我勝出的時候佔絕大多數。我個 friend 老是把賽果歸疚於我技術比他好。其實我跟他說過很多次,我並不比他優秀,事實上他的計算能力比我更高,甚至可以說是高出很多。只是我捉到了他的路──一條微小但足以致命的路──夠讓他兵敗如山倒。

廣告

我個 friend 下棋,永遠只看眼前、算未來,但不望背後。圍棋就是這麼一回事,當許多棋類遊戲要求玩家為棋局盤算策略、擬定計劃,圍棋更需要玩家無時無刻惦念後方,記得他們曾經下過哪一著,為甚麼而下。因為那是一幅 19 X 19 的巨大棋盤,黑與白的戰爭總是在超過一個角落始起彼落。一角鏖戰正酣,忽然膠著,另一角便又起爐灶。假若玩家太過著眼面前戰況,便很容易忽略一度膠著僵持的其他角落。這類玩家注定失敗,因為他們總是容易被聲東擊西。當他以為戰局盡在他掌握之內時,對手已經悄悄繞過他疏鬆的防線,從內部展開反擊。等到他發現危機逼在眉睫,往往已是兵臨城下,神仙難救。

而我個 friend 就是這樣的人。

廣告

我個 friend 是這樣的人。大學畢業後到現在,差不多十年了。這些年來他在職場上奮勇殺敵,遇神殺神,見佛殺佛。他的事業很成功,短時間之內坐上一個不低的位置,賺到不少的錢。但作為代價,他犧牲了不少人。家裡的母親在老人院,他很少探望。陪他走過多個寒暑的一個賢淑的女朋友,他沒能留住。新入行時特別照顧過他的前輩,他沒再聯絡。曾經勸過他許多次,下棋時要記住後方的朋友──一我,他也已經沒再見面,直至今日。

「哎呀,我又輸了。」他的笑容夾雜著自嘲與不忿。「輸得一敗塗地。太久沒有下棋了,我退步了許多。」

我緩緩搖頭:「今後還有排你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