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口味到品味

2016/3/4 — 11:30

「別人聞之掩鼻皺眉的,例如榴槤、納豆、和臭豆腐,他們卻甘之如飴,此所謂「臭的美食」也。」

「別人聞之掩鼻皺眉的,例如榴槤、納豆、和臭豆腐,他們卻甘之如飴,此所謂「臭的美食」也。」

人的口味不盡相同,這是顯而易見的:你愛酸甜,我喜辛辣;有人餐餐吃牛肉,有人無海鮮不歡;甚至有些「逐臭之夫」,別人聞之掩鼻皺眉的,例如榴槤、納豆、和臭豆腐,他們卻甘之如飴,此所謂「臭的美食」也,其實是合併了相反口味的形容 --- 認為是臭的,不會覺得是美食;認為是美食的,只會覺得香!

口味之不同,有生理、心理、家庭、社會、和文化等因素,除非是極度自我中心和沒有識見的人,否則一般而言是不會以自己的口味為標準,批評別人的口味「不應該」或「低劣」。我說「一般而言」,因為有些人對口味的劃分,包括了講究品味:對飲食的品嚐,他們不只看到好惡之不同,還相信有品味高低的分別,例如認為愛吃法國菜是品味高,愛吃墨西哥菜則是品味低。「品味高」是讚賞,「品味低」是貶抑,而作出這種判斷的人,往往認為自己的品味是高的。

「口味」和「品味」這兩個詞語都可以引伸到飲食以外的其他享受,例如視覺和聽覺的、甚至是知性的 --- 審美、聽音樂、閱讀、看電影、衣著裝扮、和家居佈置等,都是既有口味之不同,亦可以講究品味。事實上,在這些飲食以外的享受,很少人只注意口味的差異而不判斷品味之高低;試想想,一個愛讀《追憶似水年華》的人,看見別人捧讀《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會不視之為低俗的品味嗎?

廣告

認為自己品味高的人,大多會細緻地判別有關的事物,分成不同的種類、品流、等級、風格、派別等等;他們之所以自以為品味高,正正在於相信自己能作出這些細緻的判別,不似得品味低的人,只能觀察到表面的粗枝大葉。然而,這些判別的細緻程度,有時會令人懷疑那不過是「國王的新衣」;讓我用一個中國古代的例子來說明,也許會更為有趣:唐代張又新的《煎茶水記》論及品茗講究水源,竟列舉了二十七個地方的水,評價其用以煎茶的優劣,例如「廬山康王谷水簾水第一,無錫縣惠山寺石泉水第二,蘄州蘭溪石下水第三」;《煎茶水記》還記載了茶聖陸羽「品水」的故事,說他能夠分辨出喝的水是完全取自揚子江中心,還是混雜了岸邊的水,那已不是神乎其技,而是神化了!

太過講究品味的人,很容易給人自高身價或自命不凡的感覺。為甚麼呢?或者可以這樣解釋:一個人的口味和品味,都可以用「我喜歡 X」來表達,如果只是說明口味,重點大多會放在「喜歡」;可是,如果是標榜品味,則大多會強調「我」和「X」的關連 --- X 是高級的,我和 X 關連起來,所以我也高級了。開口閉口都是「品味」的人,可能只有虛假的品味,因為「我」和「X」中間的「喜歡」其實並不存在,即使不是騙人,也至少是自欺,以求得到「品味高」的自我形象。

廣告

真正品味高的人,不必 --- 通常亦不會 --- 標榜自己的品味,而是自然流露,不經意地讓別人感受到;亦不會作出過於細緻的判別,而是粗細恰宜,判別有理。真正的品味,是氣質和修養的結合,不能強求。

(原載於國泰航空機上刊物 Discovery,2016年3月號)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