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叮噹的時光機說起

2016/12/5 — 14:45

【文:Missy Lamhaha】

臨睡前看了網上熱捧的〈我是技安,今天出席了大雄的葬禮〉,帶著時光機的鮮活印象進入夢鄉,發了一個關於時光機的夢。

我想,大概,人生總有些片刻,很想重新回到。想回到過去是老調牙的說法,卻是人們心底裡渴求,但又帶著怎麼可能辦到的無奈唏噓。

廣告

我好奇,時光機會帶我回到人生中哪些重要場景。

第一站,我回到中學。

廣告

與很多識於微時的友人碰頭。奇怪的是,看著一個又一個熟悉的面孔,上前打照面時,他們竟沒有一人認識我。跟一位朋友自我介紹,一個莫名奇妙的自我介紹。

「我是你曾經的好友。」

說是曾經,可想而知在將來已成絕響。

「從前共你促膝把酒傾通宵都不夠,我有痛快過你有沒有?

很多東西今生只可給你,保守至到永久。別人如何明白透。」—《最佳損友》

當刻心想,不會讓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再度重演。那麼,我們定會是,一輩子的知己好友。

轉身遇到一臉帥氣,連流汗也耀人眼目的那個他。這次的介紹更令人情何以堪:「我曾經喜歡你。」哪有人這樣作開場白?!

就是這樣,夢境突然快鏡飛過 (Fast Forward),出現了我們一起重新相處,在校園嘻哈、搗鬼、學習的片段。

然後,我來到第二站。一間中學校舍。這回身份由學生變作老師。

見到一班不論坐姿、態度、面容皆令人難以快慰的小伙子。每一個人也以疑惑、打量的眼光望著自己。

耳畔迴響的是:「又回到最初的起點,記憶中你青澀的臉……」  —《那些年》

望著一張又一張親切卻又陌生的面孔,第一句跟他們說的話:「我們很快會愛上大家。」

呆了,良久,這幫孩子們。

天啊,每一次的開場白其實真的可以型棍少少囉唔該。我自忖。

時光機再次重施故技,彼此共渡的光陰又再飛快地閃過,一幕又一幕,清晰卻捕捉無門。就在這快速經過的瞬間,彷佛有鏡頭特意緩緩地駐足在於某些場口。

提醒自己要原諒的那位好友,仍然沒有原諒。

警惕自己不要深陷的那位對象,依舊情不自禁。

告誡自己不要犯上的傻事,都是繼續做下去。

認為自己不知如何愛上的一班,最後還是在流淚與禱告中默默愛上。

以為回到過去能避免作一些曾經令人悔恨的事,甚至以為可以做得更好。

到頭來,即便回到過去,原來依然會選擇做那些蠢事、說那些傻話、發那些白日夢、接受那些不可能的任務。

醒來,淚水替我,憑弔過去:

「回憶裝滿的抽屜,時光機裡的光輝。
人生艷如花卉;但限時美麗。」— 《年度之歌》

淡淡然的哀愁中,流過溫熱的暖流,溫柔地。 

「終究會,有一天,我們都變成昨天。
是你,陪我走過:一生一回,匆匆的人間。
有一天,就是今天。今天就是有一天。
說出一直沒說,對你的感謝 (與抱歉)。
和你再乾一杯。」—  《乾杯》

致所有我愛過的人。


作者簡介:Missy Lamhaha,一名八十後嘻嘻哈哈吱吱喳喳的通識搣時。大學新聞系及教育學院畢業後,邂逅許許多多不夠勤力,但卻很有魄力;做事不夠認真,但卻願意與人交心的孩子們。深信人生充滿不同的可能性,發揮Why Not精神,尋找真正的自己,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過自己真正想過的生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