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撿拾即食麵碎麵條說起……

2015/9/25 — 20:16

這已是前一陣子的事,不過,之後偶爾早餐吃即食麵時,總會有一掠而過的現場映象在眼前腦海閃動,勾起一點悲涼的感慨。

那一天清早我走出黃大仙港鐵站,經過一間快餐店的側門,門口堆放著六七個盛載即食麵的硬紙盒。 紙盒內滿放著空空的塑料袋,那些塑料袋應該是快餐店廚房員工拆開取去麵團後隨手棄置在盒內的。   紙盒堆旁邊蹲著一男一女老人家,我漫不經意的停步下來,滿以為他們正在收集空紙盒作廢紙皮賣去得些零錢。 可是,細看之下,原來他們正從紙盒檢起每一個塑料袋,輕輕掰開翻出來,把袋裡剩餘的細碎麵條小心翼翼的倒落在掌心,然後放進他倆中間的一個小小的手抽式環保袋。 那些零碎斷截的麵條長約僅一厘米,像碾過的米屑或者篩過的沙粒,不過積少成多的也湊攏起一小堆來,漸漸足夠填滿差不多半個環保袋。 我相信那兩位長者是一對老夫老妻,兩人一起動手耐心的撿拾一小撮一小撮碎麵條。 我更相信他們將會把那半袋碎麵條拿回家去,用滾水煮一煮,便是兩碗熱呼呼即食麵的早餐或者午膳,可以充飢裹腹……。

我用淡淡的筆觸如實寫出那天所見,只是想反映一個看起來並不顯眼,但深思之下令人頗傷感的事實。 我當然見過撿紙皮收鋁罐的拾荒長者,每天早上港鐵站外也有不少等候著收取免費報紙作廢紙料變賣的老人家,可是討飯乞食的卻極為少見。 因此,我實在不曉得那天撿拾碎麵條的事是否稀有罕見的個別孤例,只是不幸的讓我偶然遇見看到。 或者這樣的事真的相當普遍,是香港當前不少貧窮老人家在別人廚餘剩菜下苟存的生活寫照。 無論怎樣,我總難忘那兩位老夫婦呆滯無神的眼色,叫我聯想起一九六八年夏天在廣州的遭遇。 時值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我無所事事而傻兮兮獨自闖進風雲變色的內地逛逛。 猶想起那天在越秀公園小食肆內歇息飲茶,食桌邊的窗外站著好幾個孩童,攀扶著窗沿,擠進頭來,冷冷的盯著我起筷舉箸,以及桌上小蒸籠放著的那兩個叉燒包。同樣是沒有光采的眼眸,只不過多了幾分凌厲……。

廣告

我並非出身大富之家,不過自小不愁衣食,成長過程未遇戰亂饑荒,總算平穩幸福,對飢寒交煎的貧窮遭遇沒有親身體會,談不上了解為拮据生活掙扎的苦況,說真的只能對陷於貧困處境的人表示深切同情。  此時此地的香港經濟條件仍然不俗,財政資源尚算豐足,可是近年以來貧富兩極化現象愈來愈明顯和嚴重,有關衣食住行基本民生問題的怨氣和怒氣不絕,全民退休保障和長者醫療護養等仍大多只聞樓梯響而已。 香港特區政府一直說社會民生事務是施政的重中之重,希望當局信守承諾,具體落實老有所依和老有所養的扶貧護老政策,讓長者能夠有尊嚴的,安享有質素的晚年生活。

大多數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少經憂患和未逢災劫,對饑餓的感覺大多陌生疏離。可是,每每我想起那兩位長者低著頭一把一把的撿拾細碎麵條時,心底總是難免一凜,不禁要說:我們必須認真檢視為老人家設計的社會保障和護養制度!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