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武術看舞蹈 揭示社會恐懼深處

2013/5/9 — 8:25

電影《一代宗師》有云:「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 ——習武者要全神貫注鍛鍊心念,在每個階段追求昇華,實在好不容易。

城市當代舞蹈團舞者黃振邦 (Bruce) 自小熱愛武術,視李小龍為偶像。「不論舞蹈或武術,都是認識自己的方法。」精通二者的他繼 2015 年發表了《發現號》之 〈……是如何鍊成的?〉後,再次將武術糅合舞蹈,帶來五月底一部全新長篇作品《恐‧集》。「上回我在作品中探索、認識自己,今次決定要『見天地』,透過武術和舞蹈這個媒介來看世界。」

廣告

環顧今日的動盪大時代,他鎖定「恐懼」為主題:「今日的世界,太多人利用恐懼、買賣恐懼,令人惴惴不安。」這幾年間,我們彷彿目睹世界政局的鐘擺赫然由一端猛晃至另一極端,衍生種種不堪入目的亂局。Bruce解說:「近年從特朗普、脫歐、ISIS 等議題可見,世界是從全球化轉趨民族主義,由世界公民走向自己。說穿了,恐懼的成因是離不開『他者』——他者的形成和壯大,令人想要移除這個對立面帶來的威脅。」

為深化題材,務求從多面向了解恐懼,他大量閱讀,當中對他影響較深的是分析大屠殺的《Why Not Kill Them All》。書籍的內容最後化成散見各段落的枝節橋段:人類在「恐懼」框架下對壘的狀態是如何?長輩在小孩的成長過程中怎樣教育和灌輸「恐懼」這概念?在「恐懼」面前選擇當花生友冷眼旁觀的主流思想是甚麼一回事?

廣告

Bruce補充:「這次我會重點探討面對恐懼的掙扎和對抗。人處於恐懼狀態時,握緊拳頭是其中一個本能反應,繼而發展至訴諸暴力。雖然暴力絕不是解決恐懼的方法,但兩者是互相緊扣,就像遵從某條方程式。我認為暴力是因著恐懼,自然又必然會發生的結果之一。」

放諸作品的武術,大抵就是代表暴力的符號之一。擅長武術的 Bruce 帶領舞者一起上課接觸各門武術,包括太極、詠春和巴西柔術,把精髓融入舞蹈創作。

「小時看過《精武門》和《猛龍過江》後大感驚嘆,但正式習武是在演藝舞蹈學院畢業後(因為在學時期同時學武術怕會影響身體協調和柔軟度)。那時是拜師學八卦掌。現在看來,各式派別的武術給予身體不同感覺,豐富了我對肢體的運用和理解。」

他再舉例詳細說明,近年流行的巴西柔術,原理是將敵人的身體陷入困境,然後自己找機會逃脫, 「這種感覺跟當代舞其實很相似,同樣是又親密又暴力」;至於詠春,Bruce 則形容是很細膩的一門武功,追求骨骼調節,出拳短促簡單;而他最熟悉的太極,則是如行雲流水「 太極拳是不斷流動的,每秒都處於準備攻勢,攻擊時不會有明顯和外露的動作 ,相當含蓄溫柔,出其不意。 」

學了太極三年的他對這門武術特別有情意結,故在今次作品中,他以太極作總結,平伏作品前段的激烈情緒。此外他也在服裝上花心思,以獨巨匠心的造型耍太極拳,渲染觀感上的強烈對比。

要一口氣包攬百家武功精華不是易事,Bruce 巧妙利用故事框架陳述作品的起承轉合,避免直接表現每個武術派別的特色,反之將當中元素抽取,跟當代舞合二為一,化成獨特的肢體形態。例如他以詠春為靈感設計的一組動作,就是跟舞伴在「攤膀」的技巧基礎上建構而成 ,「詠春的拳路又短又快,我們借其精髓表達出舞台上一種鮮見的審美,想必會對觀眾帶來新鮮感。」

劇場下半部,調子將會忽然轉向以舞蹈為中心:「最近看多了有關大屠殺和難民的資訊,所以『民族』也是我很想提及的元素。下半部的舞蹈成份比較重,我採用了民歌作背景,演員將會演出具中東特色的民間舞步。」

值得一提,是次演出亦是 Bruce 首個長篇作品。他直言要處理長篇,最棘手是計劃和組織零碎部分,特別自己崇尚即興,有些想像的情節在實行時效果始終未如理想,有些段落又要不停修改,令他在排演時內心長期在糾結。欲知最終版本是如何以「武」說「舞」,別錯過這個別開生面的創作!

《恐.集》
日期:5月26日至28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票價:$220 / $160
購票連結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