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見證結婚,到開始見證離婚

2018/12/9 — 15:48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最近有機會到半島酒店參加生日宴會,與友人有過一段這麼的對話。 

我:「坦白說(我為人一向坦白)我第一次到半島酒店……」
友人:「哈,我倒是幾年前來參加過飲宴呢。」 
我嚇一跳:「那麼厲害?!那當時給的人情不是很貴嗎?」我笑道。
「會多給一點也是正常的吧!不過,他們好像上一年離婚了。」
「唏?!真的假的?!」雖然完全不認識對方,我更嚇一大跳。
「是啊。結婚一兩年就離了。」

我有個朋友 A,甚至兒子已經兩歲,說要離婚。又聽已婚的朋友 B 說過,其實結婚之前的數天就很想悔婚,大概被結婚的種種大小鎖事打跨了(不過,在不久前才辦完婚禮的我,也真的明白一個現代婚禮可以有多複雜)。過一年,已經分居了。

廣告

原來任你當初在哪擺酒、多豪華多精緻、甚至半島酒店級數,到頭來,竟然結婚一年兩年就要離婚。為著結婚而灑的一大堆金錢、弄的一大堆事情,什麼結婚照、結婚油畫,到頭來只放在床下底,暗暗地嘲笑著好不容易才相愛、走到結婚一步、卻在最後背棄誓約的二人。委實是太諷刺了吧。當初說好的山盟海誓、一生一世呢?(不禁突然覺得,耶教婚姻如此強調一生一世的忠誠,倒是好事……)

可怕的是,原來有很多人結婚,真的只是為「興沖沖」— 只想有個人陪、或是見到身邊朋友也結婚了,所以該到自己了吧?

廣告

原來這也是結婚理由?

更可怕的是,結婚嘛,人人都在社交媒體大肆放閃;到離婚?離婚對當事人而言倒應該是值得慶祝之事,卻從來沒有離婚派對(雖然外國是有的)。

在之後,我去別人的婚禮,多豪華的婚宴都好,心總帶有戚戚焉之感。誰知道他們可以走下去多久?

早前看過一篇文章,提到人大了,見證一個個興沖沖結婚;接著,就開始見證離婚。這種「成長」,委實殘忍又可怕。

我終於深深了解得到「未預備好就真係唔好結住」的真實意思。原來找一個人結婚也蠻容易、找一個人相愛一輩子才是奢侈。

我很慶幸,我與丈夫的關係真的建立在愛之上:不是金錢、職業、地位、甚至宗教。

現代人嘛,往往重視婚禮多於婚姻,但其實婚姻才是一輩子的事,不是嗎?

婚姻的誓詞,好像變成「得個講字」一般信口開河 — 所謂的一生一世,能維繫一輩子的愛情,並不真的如想像般簡單。

「我發誓,會用盡一切方式去愛妳,現在開始直到永遠。我承諾,永遠不會忘了這份一生一次的愛,我永遠都會記得,未來不管什麼苦難把我們分離,我們永遠都會找到彼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