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調情死神到生復可戀

2016/3/27 — 14:0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我們的學生紛紛在尋死。

於是大家忙著怪責政府部門政策失策、教育界失職、父母家長失責,甚至教育制度失敗……。

當然有道理。1970 年代初期,厠身教育前線的阿祥高調鞭策自己的行業,痛陳教育工作大部分都是反教育;四十多年後的今天,教育政策愈益兇殘慘無人道,教育界同工天天捱世界掙扎,仍然不免滿手鮮血害死學生;我們的爸媽爭相以愛之名摧毀子女終生;我們的輔導工作(個人前線所見)最客氣地說也只可以是杯水車薪、有心無力……。

廣告

埋怨唏噓、互相指責對誰都沒有好處。找出問題的根源才有辦法對症下藥,步出死胡同。

*   *   *    *   *

廣告

人怎麼可能放棄自己最寶貝的東西——生命?它再不寶貴。

人是地球上的動物之中,唯一追求意義的「儍瓜」。物質的、肉體的滿足絕對不能滿足我們。

當我們生命的價值一息尚存,什麼艱苦考驗煎熬都捱得過----正如意義治療學[1] 開山祖師维克多·弗蘭克指出:When you have a WHY, you can bear any HOW (既知緣何上路,萬水千山等閒) 。

*   *   *    *   *

這種社會生活,大家的生命還剩餘多少價值?自少失去童年做父母的炫耀要揚威親友,長大後終生做房奴任由僱主壓搾市場魚肉,老來無用無援無希望,在內心深處有誰不想一死了之?

人人都在各顯神通爭相了此殘生。(不想死,不會生癌;不想死,不會糖尿;不想死,不會抽煙;不想死,不會半夜三更打機拒睡……)。我們都處處與身體為敵,跟死神眉來眼去。死亡意欲滿城重壓,濃得長期化不開。

等到這個重量堆積到臨界點,蹤身一跳尋求解決即告理所當然。我們中間抗逆力低的不幸者,個個終於付諸行動,陸續有來。

*   *   *    *   *

所以,支持學童、再教育家長、撐教育界、改革教育制度和政策,始終還是末道。只有文明的轉化才能治標。四十多年來祥哥一直堅持,這個時代文明的危機,源於西方的「奧林匹克精神」泛濫 [2] ,世人迷信鬥爭、競勝、排斥。

不幸,過去幾百年,人類社會被西方帶領,搞出了這個灰色(尋死、鬥爭、破壞、無情、狂妄)的文明。等到大家醒覺,生命回復到綠色(希望、和諧、互利、生機、天然)的方向,就不會惘然求自盡。

那時,生復可戀,我們中間再沒有誰一躍尋解脫。

*   *   *    *   *

這,亦正是吾輩做身心靈療癒工作的意義。[3] [4]

 

註釋:

[1] 意義治療學見  
[2] 《鬥爭的悲情災難世界觀》文/周兆祥
[3] 眼看我們的導師們貢獻自己的才藝愛心,各展所長運用心靈轉化、催眠、按摩、NLP、手療、家庭排列、人類設計、九型人格、音響療癒、心醫、食療等等啟導方法,誘發身心靈的轉化、提升,生命回復動力激情,全面療癒,只有感動再感恩。
[4] 詳見身心靈平台 Facebook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