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黃炳的動畫反思屬於香港的灰鳩

2016/1/19 — 10:46

圖片來源:<慾望Jungle>

圖片來源:<慾望Jungle>

【文:逢已單】

無盡荒謬荒誕的事多得令人重審自己對恨和憤怒的定義,這是今天香港的荒唐。

如今才覺悟某次黃炳在播放分享會的話。

廣告

作品<慾望Jungle>中寄托的除了是對社會上當權者濫權的憤慨,他描述自己亦在思量仇恨,或許其仇恨當為一個愛的反面詞時,這種情緒是什麼:「為何人會/可有這麼多憤恨?」他問。

2015年,面對接二連三荒唐的新聞,我猛然瞭解到一個人要去到有多灰的地步才會有這種疑問。我們每天為社會的荒謬氣罵一番,卻不得不停止關注免得變成港豬; 充滿無力感的我們,折墜到只有回首觀望和自己共存多時的憤恨。不知從何開始,憤恨是我們不可分離的日常。

廣告

圖片來源:<慾望Jungle>

圖片來源:<慾望Jungle>

在另一訪談中,黃炳心也提及「憤怒」是他創作的燃料。也許是他多套作品的開始, 但通通都在「灰」中終結。這種「灰」,跟世界現在進行中的議題接軌,很個人,同時亦很世界 --- 無論議題是什麼 ----- 由全球暖化、資源供應、能源問題等(environmental catastrophe)塑造的 到被體制、被資本主義打壓下(capitalist realism)的種種習得無力感。黃炳的世界呈現出的 灰紛紛在透露這很普世的後現代社會帶來的產物 ------ Mark Fisher用過的詞彙最貼切 ------ reflexive impotence (中文直譯的話叫自反性無能,他泛指00年後的社會令青少年都感無助,而自知這種心理的他們就會加深這種負面現象,鞏固整體的無能為力。見註1) 故事的主人翁總是被設定一個冇SAY的角色,背後往往有「劏房」、「衣櫃」和「有野拮你既城市」等佈置壓抑感,環環相扣。

為這種「灰」襯上亮麗的霓虹色彩,這是黃炳作品的魅力。乍看以為這是頗futuristic的作風,其實動用的霓虹色調影射懷緬舊夢的燦爛、那段敢去對未來憧憬的時光的元素。說穿了, 復古得不得。其他痕跡如<太陽留在我>的背景音樂、<狗仔式的愛>的保齡球和56k的網絡聲音,<慾望Jungle>的招財貓都好retro。

這不是又一令人產生共鳴的因素嗎? 自互聯網科技催促生活節奏和無止境update頻率,它正在同時加深另一種極端 ------ nostalgia (中譯懷舊情緒,其含義還包括對不再存在的過去的渴望,見註2) 。這雖可視為後互聯網潮(Post Internet)對此巨輪的一種抗衡現象, 但更妙的是從網上媒介讓我們很容易對更遙遠的、甚至我們不曾屬於的俱往加以想像進行懷緬。困在過去的美好,這正跟今天我香港人的情懷不謀而合; 看著黃炳的動畫,心裡的醃悶彷彿得到了救贖。

 

黃炳網站

vimeo.com/mrwongping

nowhynowhy.com/

圖片來源:<太陽留住我>

圖片來源:<太陽留住我>

圖片來源:<憂鬱鼻>

圖片來源:<憂鬱鼻>


 

註1: 自Mark Fisher的英文原句解釋: "when a person feels helpless, and their awareness of this feeling contributes and reinforces their inability to do anything, making them feel worse."

註2: 自Svetlana Boym的英文原句解釋: “Nostalgia is a longing for home that no longer exist or perhaps never existed.”

 

作者簡介:居無定所的宅女,  夢想能認真做9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