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哈利波特》到《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的平凡英雄

2016/11/22 — 17:23

當《哈利波特》片頭曲,為另一部新作拉開序幕,闊別多年後,聲音又在戲院徐徐響起,也喚起了遙遠的記憶。主角揮一揮魔杖,唸一唸咒語,就讓人再次墜入這個誘人的魔法漩渦。

魔法永不過時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是《哈利波特》的前傳,作為五部曲的首集。前者是後者故事中出現過的教科書。書中描寫在魔法世界中,各種奇珍異獸的習性和特徵。不像以前先寫書後拍戲,JK羅琳今次直接擔任編劇,夥拍《哈利波特》劇組班底,結果作品令人喜出望外。

廣告

電影背景由現代英國,變成二十年代的古老紐約。年代會落伍,演員會變遷,但魔法卻永遠都不會過時。動態報紙、魔藥學、唸咒語,一切依舊。魔法依然新奇,令人懷念而感動。

電影甫開場,紐約街道的懷舊氣息便撲面而來,充滿實感。《怪》片不同於《哈利波利》之處,是開場不久,即以城市受襲,迅速帶出危機。《怪獸》劇情雙線發展,一邊是胡鬧鬼馬的怪獸,另一邊是嚴肅冰冷的教堂,時張時弛,在幽默主調中潛伏了可怕的陰謀。節奏流暢,表現不俗。

廣告

隔離的美麗樂園

《丹麥女孩》艾西烈梅尼演靦腆男孩曼德,生動盞鬼,平易近人,相當討喜。他的手提皮箱內有乾坤,原來那竟是一個隔離的私人夢幻樂園,有著各種各樣的珍禽異獸。箱內繽紛的世界,與灰暗的美國大街,形成強烈的對比,是不是因為美必須遠離俗世?

只是這些幻獸,經常意外逃之夭夭。牠們性格淘氣,到處招惹麻煩,讓人大感頭痛,也笑料百出。鍾情金幣鑽石的扁嘴鴨,最為有趣,神出鬼沒,到處順手牽羊,接著把大堆賊贓統統吞進肚子。可愛的模樣,竟讓人想起倉鼠。

英雄,不一定要霸道

如果要挑剔的話,就是電影少了一個如佛地魔般,足以震懾全場的明確反派。結果讓角色的行為明顯欠缺動機,結構不夠嚴謹之餘,令中段劇情不知道要如何走下去的感覺。

無論是《怪獸與牠們的產地》還是《哈利波特》,同樣教會我們的是,英雄,原來可以沒有Marvel的霸道和強橫。仔細一看,曼德其實並沒有什麼過人的本領,但一臉靦腆揮動法杖的模樣,同樣討喜。英雄,不一定要有美國隊長那一身緊繃的肌肉、Iron man的身家、黑寡婦的身手。像他這樣一個隨街可見的普通人,他的願望,也普通得不過只是希望,他的小動物,能夠在地球上最兇殘的人類手中,可以安然無羔,避過一劫。

只是,當一隻驚慌跑進市區的野豬,都會惹來人類成群結隊興致勃勃的圍剿,希望保護動物周全,又談何容易?

無需浮誇失實,不必嘩眾取寵。

在一片英雄充斥的今天,《怪獸》告訴你,英雄,一直就在你我他之中。英雄,其實就是我們每一個平凡不起眼的普通人。

 

原文鏈結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