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Cafe小店看長洲,也看世態

2015/9/25 — 20:40

從未做過香港的零售業,現在於長洲「無啦啦」開了間Cafe,所以以下實屬本人之大驚小怪,請勿見笑。

觀察一:
我同情成為低頭族的店員。

香港人不喜歡太直接的售貨員,所以我終於明白何解會造成了一批終日玩手機和在店內「煲碟」的售貨員。

廣告

最初,習慣熱情南美風的我會一個勁兒衝到顧額面前打招呼和講解,但,他們一見到我來勢洶洶便會掉頭走。如是者,我亦自顧自用電腦,見有顧客進店,都只是「偷望」他們,看他們是否「認真」想買東西才招呼。

即使沒甚麼事情在做,在有人進店時,我仍會故意低頭用手機來免卻他們的「尷尬」,通常顧客們都會「輕輕的來,輕輕的走」。以為他們連一片雲彩也不會帶走,因為人們時常說在長洲,即使晚上不鎖門,也不會有小偷或大盜光顧,可惜我卻經歷了一次偷竊事件……萬料不到,有人會順手牽羊一枝喜馬拉雅草本洗面液。

廣告

現在,在小店學的是如何在冷靜與熱情之間招呼顧客,並要學習如何觀察人心。對於樣貌是怕麻煩的顧客(原來真的是有樣看的),一定要對他們置之不理,他們通常就只跟你會有買和賣的對話;至於一臉好奇的顧客,我則要主動攀談,更要滔滔不絕。

與顧客滔滔不絕。

與顧客滔滔不絕。

觀察二:
原來世界上真的有很多無聊但又有趣的人會流連Cafe。

我是被動的坐在一間小小的Cafe裡,顧客不到我挑,於是在這裡總是看到五光十色的各路人馬,場面精彩媲美我在路上或在世界各地旅館裡所遇到的旅人。而且不同於旅館的是,在路上,我可以挑我感興趣的人跟他聊,但在這裡,無論對方有趣不有趣,我都要聊。而正因如此,我才發覺我在路上很可能常常因「以貌取人」而錯過了不少有趣的故事。

我相信緣份,也相信每件事發生都有其原因。從前,我主動出擊,認識過無數能在心靈上有聯繫的人;在這裡,我以退為進,讓緣份自己撞上來,原來都是那一句,沒有一個相遇是偶然。某人在某年某月某日某時某分撞進我的Cafe,好歹也是有原因的吧!

原來長洲吸引了不少名人靜悄悄來訪,除了遇上子誠和倩兒,某天鄭伊健也在小店門前經過不下數十回。

原來長洲吸引了不少名人靜悄悄來訪,除了遇上子誠和倩兒,某天鄭伊健也在小店門前經過不下數十回。

觀察三:
更了解長洲。

七、八月暑假大熱天時,在小店裡觀察外面如旺角般熙來攘往的人潮,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一張停不了的嘴巴,譏譏喳喳不在話下,最明顯是吃不停。我發現,香港人可會吃啊!

由於過去幾年多是一年在香港幾個月而已,又愛隱居長洲深山,到這一刻才發現長洲的好原來已越來越多人發現。數年前,當我第一次入住,仍然可在路邊的本地地產經紀玻璃窗上看到50萬以下出售的村屋。現在,一個單位已動輒二、三百萬元以上。

數年前,吃糯米糍都是到老字號允升、開心和天然。現在,糯米糍通街都是,甚至連旺角都有人貼着「長洲糯米糍」的大名招搖撞騙。不過,我愛的是,長洲的糖水仍然十元就有交易,花生糯米糍仍然六、七元就有一粒。

長洲榮登TVB最浪漫的看日落地方之一,怪不得長洲除了多了貪吃人潮,也多了不少成雙成對。

長洲榮登TVB最浪漫的看日落地方之一,怪不得長洲除了多了貪吃人潮,也多了不少成雙成對。

觀察四:
好多人以為我是尼泊爾人。

雖然我的Light On Cafe寄居於尼泊爾雜貨店Nepal House內、雖然我門面掛了很多義賣尼泊爾咖啡和草本茶的字句、雖然這裡老闆是尼泊爾人、雖然這裡很多真正的尼泊爾人出出入入、雖然(雖然了那麼久,也未形容自己)我的皮膚是較黝黑、雖然我的頭髮真係好長好長……但都不至於我用廣東話招呼客人時,他們仍然跟我說英文又或問我:「你是不是尼泊爾人?」

好吧,有時要顧客好落台,他們跟我說英文,我也會一直跟他以英語對話到底,暗地裡造出我是尼泊爾人的假象,那應該是我的問題。

一站在真正的尼泊爾人旁邊,其實我一點也不像尼泊爾人,好不好?

一站在真正的尼泊爾人旁邊,其實我一點也不像尼泊爾人,好不好?

觀察五:
香港真的有很多善心人。

還記得有位18歲的小妹妹帶着4個弟妹衝進我的店,要買能捐錢最多予尼泊爾的貨物。

也有人走了一圈,沒東西想買,看到捐款箱說:「還是直接捐錢好。」

還有勇奪北極馬拉松第三名的Jennifer去跑珠峰馬拉松為我們籌款。(她剛到埗尼泊爾,可追看她的FB專頁: Everest Marathon Fundraising)

更不要說借出Nepal House讓我任搞的尼泊爾人Hari,幫我免費裝修門面的義工建築師們,以及在本Cafe 29/9 開張大吉之日,逾十位全程幫忙的義工。他們個個都是才俊,高薪厚職,卻來幫我畫Henna、沖咖啡、做Sales、打雜、做親善大使;也要多謝來表演Didgeridoo的黑鬼、印度Sitar的Susan、Hand Pan的阿初、結他的C Chung、Ukulele的Evan和巴西音樂的Leo,這個神奇音樂組合,真的是付錢也看不到,更何況他們是大汗淋漓地義唱?

當然,最重要是有逾百多位賓客來支持及大解善囊!

Grand Opening之日,Light On Cafe人頭湧湧。

Grand Opening之日,Light On Cafe人頭湧湧。

神奇音樂組合之一黑鬼(右)和阿初(左)。

神奇音樂組合之一黑鬼(右)和阿初(左)。

我知道自己很幸運,能得到那麼多有心人鼎力相助。當天太忙亂,或來不及一一道謝,但你們的笑容,我都已經銘記於心。

當天未扣除成本的總銷售額為:
-7458.3HKD (Light On Cafe的貨品)
-4268HKD (Nepal House的貨品,尼泊爾老闆的存貨,但他也會捐出20%予我們)
-8120.8HKD (茶水部和音樂表演捐款)

最後最後,藉此宣布,我們因着尼泊爾賑災而成立的非牟利組織《Light On 燭動》正式在香港法例下成立,我們會盡快開設公司銀行戶口以繼續收取善款。

Light On 燭動未來會舉辦更多活動,最新的便是國慶期間的靜修營,為忙碌的你打打氣,尋找出路,重生出發。

425重生出發靜修營詳情

都市人營營役役,可有好好靜下來想想東西?

都市人營營役役,可有好好靜下來想想東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