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Starbucks到Conflict Kitchen──企業CSR Do’s & Don’ts

2016/2/23 — 13:32

圖:Conflict Kitchen facebook

圖:Conflict Kitchen facebook

去年年底,Starbucks 總裁 Howard Schultz 為回應美國白人警員槍殺黑人青年事件,在當地星巴克推出 #RaceTogether 活動 ── 由咖啡沖調師在飲品紙杯寫上 #RaceTogether ,並邀請客人一起討論種族歧視問題。活動一出,就給網民笑到一棟都無。「飲杯咖啡就想解決種族歧視」、「抽水」、「齋吹水有咩用」等的批評佈滿twitter。

廣告
廣告


短短一星期後,Starbucks 剎停活動。
 
同時同地,在美國,另一家餐廳卻憑著種族歧視議題大受歡迎。說的就是由兩位藝術教授創辦、位於 Pittsburgh 的 Conflict Kitchen。餐廳打正旗號專賣與美國有外交衝突的國家的地方菜,每三到五個月更換主題,餐廳裝修和菜單亦隨之改變。現時 Conflict Kitchen 已賣過阿富汗、古巴、北韓和巴勒斯坦的特式菜。兩位教授本來只將餐廳視為公共領域的藝術創作項目,打算開三數星期便算,但因為太受歡迎,不得不「擴充營業」,現時 Conflict Kitchen 已變成一星期開七天,每日有400人排隊光顧的人氣餐廳。
 
同樣是種族議題,在兩個不同的機構,為何有如此大的效果差異?
 
最明顯的理由似乎是,因為 Starbucks 是商業機構而帶有「原罪」,怎做都會讓人批評;但是否所有企業插足社會議題都會觸礁?倒也未必。科技巨擘 Google 對能源環保的支持就令它連續兩年都穩坐全球具備最佳 CSR 聲譽企業的第一位。它不單每年大量投資於不同的再生能源計劃,亦積極推動社會更明智地使用能源,例如公佈消費者詳細用電資料,又推出相關工具和服務,讓大家知曉家中到底哪些家電最耗電。

當然,商業機構和非牟利機構性質不同。但我認為大型企業要做好社會責任,同樣可從 Conflict Kitchen 的成功借鑒一二。上月,Conflict Kitchen 的其中一位創辦人 Dawn Weleski 在 MaD 年會分享了他們的故事。以下我嘗試從 Dawn 的分享中歸納出幾個要點,分享我眼中 CSR 的事半功倍之道。

Dawn Weleski

Dawn Weleski

第一, 對議題的認識

#RaceTogether 活動受到的其中一個批評是,表面交談無助解決種族歧視。少數族裔現真正面對的問題是甚麼?真正需要怎樣的幫助?Starbucks 似乎沒有想過。

有外國報章指,活動是由 Howard Schultz 由上而下,倉卒促成。沒做好功課就推出,也難怪讓人諷剌它是做表面功夫。

反觀 Conflict Kitchen,轉換新國家前,團隊都會親身到訪該國數月,與當地人做訪問、買食材、學烹調……得到的資料和訪問就會印在食物的包裝紙,讓食客邊食邊看。餐廳裝修亦由該國家的移民團體幫忙設計。

與當地人的深度交流令 Conflict Kitchen 對當地人面對的困境、看法都有較深入的探討。由是觀之企業要介入社會議題,是否也應首先對議題有深入認識,而非膚淺地在表面做做樣子呢?

圖:Conflict Kitchen

圖:Conflict Kitchen

圖:Conflict Kitchen facebook

圖:Conflict Kitchen facebook

大企業中就有這樣的例子:Dove一直以來都標榜女性應對自己的模樣自信。它成立的「自信基金」定期做大型調查,研究女性對美麗、身型、自我形象的看法,從而改善相關的「自信計劃」工作坊和教材內容。它們創設的工作坊和教材,由 2004 年計劃成立至今已為 1 千 7 百萬青少年提供自信教育。

第二, 持續性

Starbucks 其中一個死因是它太即興,太快來快去。RaceTogether  失敗後,雖然該公司曾承諾會繼續舉辦講座等,但似乎未再見有實際行動。

Conflict Kitchen 的名聲由2010年成立開始,一點一滴累積回來。由初初只是賣食物、搞座談會,到後期有當地和外國團體邀請他們搞活動,該機構現已成為 Pittsburgh 推動種族融洽的俵俵者。

企業推廣社會責任亦須保持一致性。企業做善事,很大部份原因都是想「省靚招牌」。如果只是贊助零星幾個不相干的活動,在香港這樣一個資訊發達的城市,大眾不會留意,議題與公司品牌亦未能建立關連,結果便如「倒錢落海」。

在香港,其中一個成功的例子當然是渣打香港馬拉松。渣打銀行由 1997 年起開始贊助香港馬拉松,迄今已 19 年。現在,大家提起馬拉松賽事,第一時間就會想起渣打銀行。

企業社會責任是短期內不會看到成效的投資,因此企業需要有長期計劃,並持久統一地做。到底公司想推動哪方面的議題?可以舉辦甚麼活動?議題方面可以定得廣闊一點,例如貧富懸殊,以避免短暫的議題解決後,失去方向。

第三, 創意

作為一個「藝術項目」,Dawn 表示 Conflict Kitchen 的收入都來自銷售食物,現時可達收支平衡。雖然資源不多,但他們卻仍能想出不同點子,推動公眾理解不同文化。例如和伊朗德克蘭人一起 skype 吃伊朗菜、阿富汗電影放映會、脫北者的 skype 烹飪班…最有趣的一個要數 “The Foreigner”。 Conflict Kitchen 的其中一個員工會帶上耳筒,另一邊連接上一位德克蘭的年輕人。食客買過他們的伊朗菜後,可以向員工問任何與伊朗有關的問題。員工會將問題對那位德克蘭年輕人覆述一次,並將他的答案轉述給食客。Dawn 解釋,隔了一個熟悉的白人,可令食客更容易提問當面不敢說出口的問題。

圖:Conflict Kitchen

圖:Conflict Kitchen

創意不僅是有效幫助社群的資源,更是一種有利於宣傳的元素。企業社會責任與生意無直接關係,投放的資源亦不多。因此不少公司都沒太多宣傳在其社區的計劃,結果大眾對它們的努力一無所知。資源不夠,就惟有創意搭救。例如香港歐萊雅支持殘障人士就業,就曾經聘請過視障人士作辦公室員工,更特別為其導盲犬製作專屬員工證。員工於網上分享導盲犬的證件後瘋傳,不僅證明公司有心介入社會議題,亦為企業帶來正面評價。

網路圖片

網路圖片

企業社會責任要做好,需要不少人力物力。可惜,即便是跨國企業,在香港負責這方面的同事都只有三數位,實在難以對所有議題有認識,更遑論知道怎樣提供協助或制定長遠策略。

可行的解決辦法之一,是夥拍非牟利團體,由企業提供資源,非牟利團體策劃活動。非牟利團體長期為議題服務,對受助社群的認識和關係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企及的。由此角度講,由專家去做他們熟悉的事,絕對比外行人操心更加有利。宜家傢俬推出多年的「毛公仔助學行動」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其收集的善款捐給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等機構,資助山區兒童讀書。如果企業除出錢外,也想親力親為,他們亦可考慮向非牟利機構「捐助」員工的人力資源。如本地就有建築公司讓員工到學校,教授基層家庭學童以廢棄物料做房屋模型或創意傢俱,這亦是好方法。

圖:Conflict Kitchen facebook

圖:Conflict Kitchen facebook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