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微交少女 — 都是太陽底下無新事

2016/8/23 — 11:46

李靜儀(Heidi)於《微交少女》中飾演獨力照顧妹妹的屋村少女唯唯。(圖片來源:《微交少女》電影 facebook page)

李靜儀(Heidi)於《微交少女》中飾演獨力照顧妹妹的屋村少女唯唯。(圖片來源:《微交少女》電影 facebook page)

【文:葉細細】

看翁子光的電影每次都很轉折,上次看《踏血㝷梅》是因為郭富城的一番得奬感言,又因為看完《踏血㝷梅》,才又翻看翁子光舊作《微交少女》。

《微交少女》說是八十年代《靚妹仔》的續集,片中穿插《靚妹仔》的經典片段,當年《靚妹仔》的兩位主⻆温碧霞和麥德和更在《微交少女》延續其故事,前者由靚妹仔變成闊太, 是主角之一大牙欣的媽媽,麥德和就越活越倒霉,老來是個跛子馬伕,因幫温碧霞找女兒,險些賠命。但這定位是兵行險着,珠玉在前,要超越自是難事。好處是能吸引當年因難忘《靚妹仔》這經典之作的觀眾,看看《微交少女》如何延續。

廣告

把《微交少女》和《靚妹仔》穿梭在一齣電影,令我感悟的是太陽底下無新事。《靚妹仔》英文名是Lonely Fifteen,直接了當説明少年人的寂寞,三十多年後《微交少女》英文名是May We Chat, “Chat“ 是聊聊,“May” 是可以嗎? 還要是在WeChat,在網絡,所謂朋友,所謂要為她赴湯蹈火的人淘,原來素未謀面,那段唯唯因不確定沒有濃粧艷抹的是不是逸姬而在醫院沒相認的戲, 比之當年林碧琪温碧霞圏着手行街面對面談不完,今天少年人那疏離、那寂寞更是深不可測,完全掏空人。


許雅婷(Kabby)於戲中飾演溫碧霞反叛女兒大牙欣。


許雅婷(Kabby)於戲中飾演溫碧霞反叛女兒大牙欣。

廣告

少年的寂寞源於沒愛的家庭,或沒感覺到愛的家庭,寂寞雖然是眾生亘古不可逃奪的命運,但小時未識此愁,成長後又多因生活磨難,祇能把寂寞放在心的喑處,祇有少年在大和不大之間,既初識愁滋味,又未承擔人生中的各種責任,率性地純因為寂寞,被拉進物慾、毒品、不真實的愛情,全都是更深的深淵,《靚妹仔》如是,温碧霞一躍結束生命;《微交少女》如是,大牙欣是生比死更難受,其他的,就算活着,也永遠回不了從前的自己。

當年看《靚妹仔》我也是靚妹,即使沒同一經歷也感受至深。三十多年後,也沒因人到中年,也沒因《微交少女》的不完熟,而令我感受不到少年的困頓,青春遠去,仍油然哼起:

揮揮手為我的自由 將身變作海鷗
青春在我雙手裡頭 人想到走應要走
何必理得失與否

兩代主角也在告訴我們青春真的無包袱,當年的林碧琪温碧霞,現在的李靜儀蔚雨芯許雅婷,都是演自己,把戲演得活亮,真箇何必理得失與否。反而現在的温碧霞似因為保持美魔女形像的包袱,變得目無表情,片末那她在便利店外抽煙那幕,原可把兩代的Irene 前塵往事和人生痛悔融合得天衣無縫,可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