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國人與他們的國民美食

2015/6/18 — 13:30

在我印象中,德國人不熱衷吃這回事。他們吃很少,吃得不講究,也煮得不太複雜。以前室友可以一日三餐吃穀物包夾芝士,實習時上司午餐只吃一小杯乳酪,到有機餐廳打工,他們除了早上吃麵包夾芝士和烚蛋,一天只吃一餐正餐,所以他們覺得常常喊肚餓的我很奇怪。說德國人食量大,印象大概是來自焗豬手與雜腸拼盤那驚人的份量,但除了老一輩,一般人也不吃豬手了。他們超喜歡吃香腸是真的,每個地區也有自己的代表腸,柏林名物是咖喱腸 Currywurst ,差不多是司華力腸加茄汁混咖喱粉的街頭小吃,慕尼黑有白腸 Weisswurst ,或烤或煮,用包夾着來吃,最多也不過一餐一條。與其說德國食物不美味,不如說他們不過視食物是用來填飽肚子的東西。也許是因為這樣,他們有黑包 應該 Pumpernickel,一種帶酸味的高穀物麵包,熱量超高,吃一塊便夠一天營養所需。

我跟露薏莎戲稱這是德國人的營養藥丸,吃一塊便省略了一天吃飯的功夫,多麽有效率!多麼附合德國人的特質!「我不喜歡黑包。」露薏莎是個德國女生,最愛日本文化,愛吃日本菜,連論文也是寫日劇研究。幸好她的口味一點也不典型德國,所以我們常常一起出門覓食。她也不介意我說德國食物的壞話,因為她也不太喜歡德國菜。

一天我問她,為甚麼德國人這麼喜歡吃 Marzipan (杏仁膏) 呢?杏仁膏是德國國民甜點,在朱古力中往往夾着一層厚厚的 Marzipan,有整塊 Marzipan 包着的蛋糕,也有一整舊 Marzipan 做的造型甜品。味道呢?一個字:甜。「我也不喜歡 Marzipan 啊,」她說。「太甜了。」那你在家時喜歡吃甚麼呢?「嗯,現在這個時節我們會吃白蘆筍,幾乎每個週末也吃。Yumyum!」多汁鮮嫩的當造白蘆筍非常美味,煮法也很簡單,削走硬皮、白烚、拌上荷蘭汁、完成,仿佛再多一點功夫也會破壞那天然清甜味。「白蘆筍季一過,便輪到士多啤梨當造,那時我家便會每餐也吃它當甜品。」接下來還有桃、車厘子、西瓜……不時不食,大概是德國人的餐桌哲學。如果這樣數下去,其實德國也有很多美食,為甚麼它給人的印象就是不好吃呢?

廣告

德國菜走的是粗枝大葉的路線,一條香腸、一塊麵包配一杯啤酒便是一餐。有時中午吃上一碗 Eintopf (一種極之多料的雜錦熱湯)配一塊包,晚上便簡簡單單地吃碗乳酪。連麵包也是紮紮實實、沒有配料,最多撒上一把葵花籽(為他們平反一下,除了黑包太重口味,德國麵包真的非常好吃),最著名的伴酒小食 Bretzel 只是一個硬麵包圈撒上粗鹽罷了。但一手拿着 Bretzel,一手拿着一升啤酒,看足球歡呼,也真夠豪爽。與其說德國菜難吃,不如說它烹調手法簡單,只吃食物的原味。在云云歐洲菜中,法國菜精緻,意大利菜純樸,西班牙菜變化萬千,地中海菜新鮮味美,傳統英國菜有地獄廚神的風範(聖誕布甸連英國人也視之為惡夢),新派英國菜則勇於求變、集各家之大成,然而德國菜卻一直非常粗獷:吃一口原味的麵包,配一片芝士的醎香,啖一口肉感的香腸,喝一口本地直產的新鮮啤酒。我想,德國菜不是難吃,而是他們不認為吃這回事要弄得太複雜罷了。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