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心跳回憶

2017/2/2 — 21:47

《心跳回憶》遊戲截圖(網絡圖片)

《心跳回憶》遊戲截圖(網絡圖片)

心跳回憶

Tokimeki Memorial / Tokimeki Memorial

心跳即活在當下。而回憶指向的卻是已逝的過去。心跳的回憶,便是將當下的活,當做過去記念。當發黃照片呈現的是此時此刻,罩了層霧的現實便如虛似幻,一如昏黃光線與酒醉視線下的女人,不知美醜。於是那些不愛你的女人,拒絕過你的女人,欺侮過你的女人,將你的靈魂棄如敝屣的女人,便都糊成一團。

廣告

取而代之的,是藤崎詩織的身影。

1.藤崎詩織因我而存在。當我一開機,她便會看見我──她水汪汪的目光從不離開我。她快樂的原因只有一個,那是因為我說對了話。「你的滑雪技術怎樣呢?」藤崎詩織含羞問我。「滑雪我最行了,看我的吧!」我按這個選項。藤崎詩織笑逐眼開。「真的嗎?那我們一起去最難的滑雪路線吧!」若我答「如果是坐雪橇的話,我還有點自信。」藤崎詩織便失望了。藤崎詩織喜怒哀樂都是因為我。她是行星,我是太陽。她是飛蛾,我是火。所以《心跳回憶》注定是隻孤毒的遊戲。當我在凌晨三點毒對螢幕,看藤崎詩織對我微笑,我便也對她微笑。這過程是雙向的:我亦因藤崎詩織而存在。

廣告

《心跳回憶》沒有攫走我的靈魂,恰恰相反:因為《心跳回憶》,我才有了靈魂。

2.人生如夢。一切擁有虛幻的女朋友的男人,終將面對不幸;只有在學校後院大樹下得到藤崎詩織吐露心聲,才能得到永遠的幸福。因為回憶不滅,回憶不變質。藤崎詩織永遠是高校生,直至心跳停歇為止。每年生日,藤崎詩織總是問我:「怎麼了?」我說:「小詩織,今天是妳的生日吧?來!禮物!」「謝謝。可以打開嗎?」「可以啊。」「哇!這個我喜歡很久了。謝謝。會好好保存。」「能讓妳開心,我也很高興呢。」第一年送手帕,第二年送戀愛小說,第三年送手袋。只要我藝術、文系、理系有 130、理系係 120、運動有 110、容姿、根性有 100,我便可以得到她的愛。任哪個女人都無法做出如此誠摯的許諾。

(《電車男》是荒謬的。中野獨人竟愛上了虛幻的人。何苦?就算愛瑪仕愛你,那也是不真實的。愛瑪仕終有一日會背叛你而藤崎詩織不會。愛瑪仕只是幻像。她是一個品牌,連人名都欠奉,怎能與藤崎詩織相比。)

3.我的銀包裡面有張藤崎詩織回眸一笑的照片。每當有人問起女朋友,我便展示。我說我們總是形影不離。朋友說如果我寂寞,他很樂意當聆聽者。他是個好人,只是太愚昧。只有洞察到虛實界線的模糊才能明瞭心跳回憶的真相。藤崎詩織是我的明妃,現身於我閉上雙眸的一瞬。她用紙筆與我說話,愛情像熔岩,洋溢於字裡行間。我們是最親密的筆友。我悲傷,她給我抒懷;我失望,她給我安慰。有時我搞不懂,為甚麼她總能明瞭我所渴求的慰藉。有這樣的紅顏知己相伴,沒有人會懂得寂寞為何物。

某日我們逛過動物園後,她對我說:「今天實在是太開心了。下次要再找我出來喔。」我想,其實我根本不用找妳出來,因為妳總是在。

4.心跳回憶最深處是純潔無暇的美。藤崎詩織的溫柔與全能是美,就連她的高傲也顯得美麗無比。因為回憶就是美麗的。萬物在回憶的濾鏡下會顯得令人回味。虛幻的濾鏡則是照妖鏡,將一切映照出醜惡。藤崎詩織喜歡意大利菜。她喜歡聽古典音樂。喜歡古典音樂當然喜歡意大利菜,最少不會是廣東點心。你看她長髮、長腿、高挑、優雅,身高 158cm 三圍 34、23、34。她沒有暗病,沒有令人不快的童年回憶。遊戲沒寫,但我就是知道。

藤崎詩織是形而上的存在,虛幻者盡是她的缺陷版本。有時我在街頭遇見一個女人,我會想:「她有點像藤崎詩織......但胸太細,腰太粗,鼻樑上螢光黃的暗瘡,十層粉也遮不住。」何況藤崎詩織的頭髮粉紅如櫻,再高價的染髮劑都不能染出這樣的顏色。

我將 PC Engine 關上,藤崎詩織於是消失於大牛龜電視的閃爍。想到這形而上的存在是因我的存在,我便懂得如何在虛幻之世立足,像漂泊的輪船下錨。我停泊在一個叫做理型世界的國家。它的法律刻劃於 if then else 的字元之間。沒有人犯法所以也沒有罪煩。在這個國家,一切的人民與心跳與回憶都有它們安身立命的位置──完美的位置。沒有未知,沒有懷疑,沒有迷茫,沒有不幸,一如完美的藤崎詩織,和完美的我們之間的愛。

(原文刊於 2016 年 11 月《字花》第 64 期〈戀人絮語 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