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志趣與旁騖

2016/3/9 — 16:2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這個網誌的長期讀者大概已留意到,這半年來我的文章出得沒以前頻密,有時四五天才有新文章;這除了是因為我有興趣寫和自問有能力寫得好的題材越來越少,更重要的原因是我逐漸將時間撥回給哲學研究,寫雜文的時間少了,產量自然隨即降低。

我的志趣始終是在哲學研究,寫雜文只是旁騖,過去幾年,這個旁騖已佔去我太多時間。無可否認,網誌給了我不少滿足感:有讀者長期支持,有網媒轉載,文章還結集出了書,知道我的人也越來越多。然而,由於我放在哲學研究的時間少了,有兩篇論文都只寫了一半,卻一直拖著,久久未能完成。最近這幾個月我對形上學的研究興趣轉濃,想到了兩篇論文可寫,並已讀了不少參考著作和做了些筆記;加上上述未完成的兩篇,我希望能盡快寫出的哲學論文共有四篇,如果不多撥些時間在這些論文上,恐怕真是不知何年何月才會完成。

也許有人會問,既然網誌給了你不少滿足感,哲學論文的讀者應該不及網誌的讀者那麼多,為何還戀戀不捨那象牙塔裏的遊戲呢?我的回答是:是不是象牙塔也好,我不視哲學論文的寫作為遊戲;那是我的真志趣,尤其是我現在已沒有趕出論文以求升職 (或轉工) 的壓力,可以只研究自己真正關心的哲學問題,此時不努力,更待何時?我寫哲學論文不是求名 (要在英美哲學界出名談何容易) 、更非求利 (根本無利可圖) ,我也不認為研究哲學有甚麼了不起;我那「戀戀不捨」,就只因為我真正被那些哲學問題所困惑,希望能理出些頭緒來,如能解決 --- 或至少找到自己滿意的答案 --- 則更好!

廣告

其實,如果我要在網誌頻密出文章,也不難,可以用「公式寫法」,寫出一篇又一篇似異實同的文章。以下這個公式,大家可能耳熟能詳:

時事題材 X/Y/Z...  --> 中國人劣根性 A/B/C... --> 中國人沒得救 / 低等 / 抵死 ...

廣告

這個公式我當然不會用,但要想出另一個公式,對我來說不難,非不能也,實不為也!寫雜文成為了我的旁騖,是因為我從中得到樂趣;如用公式寫法,還有甚麼樂趣可言?雖然現在寫少了,但只要這個網誌仍然能給我寫雜文的樂趣,我還是會寫下去的。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