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怎樣去問候一個病重的人

2017/10/26 — 14:06

前陣子在此欄兩次寫過保持鹼性體質對健康的重要以及營造體內強度鹼性環境去擊退癌細胞,我一向對保健養生很感興趣,不過不夠這方面的學養去作進一步研究,硬著頭皮寫純粹因為親眼見證用小梳打粉(baking soda)治癌的神奇功效,不能自私,怎都要盡一己之力傳開去希望幫到有需要的人。

而且成功例子不只是身邊親友,我有一個比我更有心的朋友,在網上多個癌症群組介紹小梳打粉療法,不少用者都見到成效,小梳打在體內如何作出治療相信是一個複雜無比的過程,以我極有限我醫學知識,是無法完全明白更遑論解釋其 mechanism,但我深信它絕對有效。

最近我弟弟梓峰遇到一個娛樂圈名人的太太,她親口說年前患癌到發覺時已被醫生判只剩下幾星期壽命,什麼治療都太遲了,在走投無路,nothing to lose 的情況下她試用小梳打粉療法(聽說是她兒子在網上找到這些資料),竟然奇蹟地康復!現在她很積極盡向她身邊患癌的朋友推介此療法。

廣告

即是說我親人及這位女士其實是各自從不同渠道得到小相打粉治癌的資料,不約而同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竟取到事前想都不敢想會得到的成果。

可惜很少病人願意採用這療法,先前我已提過無論我如何苦口婆心,軟硬兼施,我那位患末期癌症的好友始終堅持拒絕試用。

廣告

已有兩個多月沒收到她消息了,不知道她近況,其實我每天都有想起她,為她祈禱,但我真不敢打電話給她;問候一個病重的人,確要體諒對方的心理狀況,我記得大約兩年前做了個體檢查發覺有問題,在詳細報告未收到時,心情已跌至谷底,變得極度異常,很自覺我和其餘「健康」的人是兩組人,他們和我之間是隔住一道無可跨越的鴻溝,已是活在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了。

手術後當好友 Whatsapp 或打電話問候我狀況如何,有冇好D,我真的不知如何作答,我內心絕對很感激朋友的關懷,但我總不想看到類似的訊息,不想對方讀到我的回覆「仍是差不多」,「仍有不少不良反應」時的失望和擔心。

所以我很明白這位好友現時不想我們聯絡她的心境,她是不會有 mood 招呼我們的問候了。或許要一些有經驗,識得處理這類情況的臨床社工才可以幫到重症病人開放自己,接納關心他們的友好,目前我只能默默祝福她吉人天相,卻怎都有點氣惱她連試都不肯試我的建議,特別是當我有無比信心小梳打粉一定能夠幫到她的病情,她沒做過電療化療,小梳打粉正好能發揮其至佳功效。

今天中午我在教堂內再發多一個 Whatsapp 給她,說 never too late to try,可惜到了晚上兩個剔仍然未轉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