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怒海公民:麻木冷漠的可怕

2016/7/18 — 17:54

怒海公民海報

怒海公民海報

最近,如果你想到戲院觀賞電影,但又看厭了商業大片的話,《怒海公民》(FIRE AT SEA)可能是你的不二之選。《怒海公民》是一齣探討歐洲難民問題的紀錄片電影,為難民發聲,呼應了現時歐洲所面對的難民問題,很有深度。

雖然這齣電影在香港沒有引來太大迴響,但其實來頭可不小,意大利導演Gianfranco Rosi曾經憑著一齣講述羅馬交通樞紐高架路周遭生活的紀錄片《Sacro GRA》(2013),奪得威尼斯影展金獅獎,那齣電影更成為了首部贏得威尼斯影展金獅獎的紀錄片。

2016年,Gianfranco Rosi憑著《怒海公民》奪得柏林影展最佳影片金熊獎最高榮譽,成為首位連奪威尼斯金獅獎、柏林影展金熊獎的導演。柏林影展評審主席梅麗史翠普(Meryl Streep)稱電影「大膽融合捕捉到的畫面與精心述說故事,讓我們得以思考紀錄片的功能。」(“a daring hybrid of captured footage and deliberate storytelling that allows us to consider what documentary can do.”)

廣告

這齣紀錄片在意大利南端島嶼「蘭佩杜薩島」(Lampedusa)上拍攝,它距離歐洲最遠,卻距離非洲最近,因此是敘利亞、伊拉克及其他非洲難民前往歐洲的重要上岸口之一,也被歐盟視為守護歐洲邊界的重要防線之一。這個小島的人口只有大約6,000人,島上亦只有一個醫生。在過去20年來,有多達40萬來自非洲及中東的難民橫渡地中海湧入,當中超過一萬五千人罹難。

紀錄片梅花間竹地敘述了島上居民的日常生活,以及難民登島的細節,鋪陳出兩者異常震撼的對比。無數難民為了逃離苦難而橫死大海,浮屍偏布蘭佩杜薩島,但島上的居民和媒體似乎早已看慣了這些「小事」,對難民的生死抱著一種置身事外的麻木冷漠態度。

廣告

一邊廂,醫生在拯救難民的生命,另一邊廂,漁民的兒子因為玩丫叉而導致弱視,要看醫生;一邊廂,難民的船隻嚴重超載,另一邊廂,大量漁民的漁船停泊在海邊。看到這些對比,觀眾會發現原來麻木冷漠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當我們「習慣」了面對人命傷亡,惻隱之心就會慢慢消失?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UNHCR)調查,光是2013年第一季度,就有約4萬人橫渡地中海前往歐洲,比2012年整年的渡海人數還要多上4倍。紀錄片中其中一名難民曾經說過:「活著不冒險,其實更危險。」這句說話令我非常印象深刻。另外,片中呈現大量為了逃離苦難而橫死大海的畫面,亦十分震撼。

導演Gianfranco Rosi希望透過這部紀錄片,引起觀眾對難民問題的關注。紀錄片告訴我們,對人的生死感到麻木、眼不見為淨、人的良知被埋沒,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有些社會問題,是不應該「習慣」。可是,觀眾同時也會諒解那班麻木的島上居民,因為究竟人道救援/人權與居民的本土利益,應該怎樣取得平衡呢?紀錄片沒有給觀眾一個答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