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性感性博士

2015/4/13 — 6:3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收到《立場新聞》總編輯的通知,說《立場》打算推出一本特刊,由其中一位叫查映嵐的博客負責。心諗,《立場》出特刊,關我鬼事。但原來查小姐跟總編輯說,希望在特刊的某個部份,寫一篇「葉朗程和何式凝」的對談文章。又心諗,我連何式凝係乜水都唔知,做乜要我同佢對談?後來發覺自己是何等孤陋寡聞,上網 google 一輪,才知何式凝有幾巴閉。

我係 Mr. Marcus Yip,但人哋何式凝係 Dr. Ho Sik Ying,即係博士,仲係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何博士做很多研究,主打研究「性」和「性別」。葉朗程平時寫吓男女關係,純粹懶係有啲心得同埋貪過癮。要我跟一位「性博士」對談兩性關係,自問未有這個層次,最後的結果只會是自暴其短。 與其要做個對自己冇著數的對談,倒不如一口拒絕。

於是我打電話畀查映嵐小姐,藉口都諗埋,一有機會就推佢。怎料,原來對談文章不是查小姐的主意。應該咁講,原來想我死嗰位,唔係查小姐。「係咁嘅,Tony (蔡東豪) 想我搵個女人同你做個對談,而嗰個女人要好憎你,佢覺得咁樣會有火花。」蔡生對我真係好。

廣告

好憎我嘅女人?好易搵喎。「唔係㗎唔係㗎,好難先搵到何式凝。」佢好憎我?「又唔係嘅,不過佢同你嘅 values 好唔同。」Values 有幾唔同都係其次,重點是這個對談原來係蔡生嘅 idea,即係唔係 idea,係 instruction,我最有得揀。就係咁,時間定於星期六的上午十一時半,由查映嵐在電話裏做 moderator,主持葉朗程跟何式凝的對話。

講真,我好驚。上網睇到好多何式凝嘅資料,我歸納的結論是:佢係嗰啲「典型」嘅「另類」,the typical atypical。女權主義、女人嫁唔出唔緊要、唔係男人想點就點,諸如此類嘅想法,應該是何博士這類人的思維。我係大男人加臭男人嘅代言人,所以我好驚,驚一旦接通電話,會畀佢鬧到一面屁。

廣告

不過,每次面對困境嘅時候,我都會用同一番說話叫自己鎮定:身家有十個零嘅富豪我都搞得掂,呢個世界有乜嘢難到我?十一時二十九分,我還沒來得及深呼吸,電話已經接通。而驚喜,也由那一分鐘開始。

This is absolutely incredible,想不到整段對談可以是過癮到這個地步,何式凝和葉朗程,一個五十幾嘅女人同一個三十幾嘅男人,在查映嵐的見證下,就這樣撻著了。(我幾肯定何式凝唔介意我講佢年紀) 何謂撻著?講完超過一個鐘頭電話,仍然好唔想收線,就是撻著了。

之前查映嵐講得啱,我同何式凝喺好多方面嘅價值觀都好唔同,直情係兩極。男女平等、新加坡政府、甚至談到李嘉誠的為人,我跟她也找不到 common ground。就好像一個小農夫和大地主一樣,我們有著迴然不同的背景,天南地北的原則,完全沒有交匯點的立場,但出奇地,儘管中間存在著最遙遠的距離,我們竟然清清楚楚看得見對方。「不同」和「認同」在整段對話中過癮地左穿右插,交織出相逢恨晚的驚喜。自己咁樣講完都有啲毛管戙,but it is true,是相逢恨晚的驚喜。

其中,我們談到愛情,將彼此的愛情觀拿出來討論。講到咁上下,我成功地把自己包裝成愛情專家,讓仍然單身的何博士開玩笑說:「過兩招嚟使吓啦。」過畀何式凝嘅所謂招數,可以在這裏分享一下。葉朗程同你分享點樣對付男人,你執到啦。

其實所謂嘅招數一啲都唔新奇,好多女人都識,但係只有好少好少好少女人可以淋漓盡致地用出嚟。二千年前的男人和二十一世紀的男人都有一個共通點,他們最喜歡的女人,不是「完全得到」的女人,也不是「完全得不到」的女人,而是「得到啲又唔得到啲」嘅女人。

讀到這裏,有些女人會懶醒地說:「哦,車!以為你有啲乜嘢新招,即係若即若離嘛,呢啲小學雞嘢,晨早識啦。」好多女人以為自己識,但係其實識條毛。「有幾難呀,好似放風箏咁囉,放吓又收吓,畀佢去遠啲,又拉返佢埋嚟。」呢個比喻,我聽過九千幾次,笑足九千幾次。

講得好聽就係放風箏,說穿了,不就是放狗嗎?用放狗的方法對付男人,你會註定失敗,佢一定會走。如果佢最後唔走,唔係因為你成功咗,而係你真係揀咗隻狗做你男朋友。

所謂「得到啲唔得到啲」,有啲女人會解讀為:「佢打嚟嘅時候,唔即刻聽佢電話。等佢打第三次嚟先聽,yes,贏咗。」最白癡嘅女人先會做啲咁嘅嘢,完全領略唔到「得到啲唔得到啲」嘅精髓。「得到啲唔得到啲」嘅意思,係將自己分開兩邊,一邊畀你嘅男人,另一邊留番畀你自己。

「梗係要留番一邊畀自己,唔係邊有時間買化妝品呀?」有些女人不明白何謂留一邊畀自己,但何式凝心領神會。「要 earn 到男人嘅 respect。」她說。Exactly,博士即係博士,一講就是重點。喺嗰一刻,我突然覺得式凝好性感,一個五十多歲的女人,散發著死?妹噴幾多香水也不會有的女人味。

留一邊畀自己,是要給自己一個空間去建立自己。所謂建立自己,不是買衫 shopping,不是行街去 ball,而是做一些會贏得男人尊重的事。大有大做,細有細做,遠至當個無國界醫生,近至畫一幅畫、寫一首詩、甚至看一本書,只要不是一本《東方新地》,通通都是值得尊重的事。

經過這次對話,我沒有改變自己任何的價值觀,但我學懂站在更多不同角度看這個世界,尤其是女人。很高興認識何式凝,有著她的素質,不用若即若離,你也會死心塌地。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