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患癌的揚眉女子

2018/8/3 — 14:21

五十多年前,彩鳳生於一個父母都是聾啞人士的家,有兩個妹妹。當時社會對殘疾人士的了解及體諒非常少,長女彩鳳成為父母與外界溝通的重要橋樑。六十年代,貧困是普遍的,父親努力做兩份工養家,貧乏卻沒有影響父母對三姊妹的愛。到孩子長大,以為老來享福,父母卻相繼在一年內肺癌離世,傷痛中彩鳳發現前夫有婚外情,導致精神崩潰、企圖自殺、患上嚴重抑鬱症、驚恐症。決定離婚,有樓卻成變了負資產,從破產到重新站起來,迎面撲來的不是好日子而是另一個更嚴峻的挑戰,確診末期癌症。

做過工廠女工、文員、警察、行街售貨員、補習社老闆、社工、宣教士,彩鳳今日謙稱她是一個專業病人,因為醫生專業,病人也一樣專業才可以配合。

這樣的人生,彩鳳卻仍笑得響亮。

廣告

去年在寧養中心認識彩鳳,她積極參與安排給未期病人的紓緩活動。在一次午間音樂會中,彩鳳的好友 Brenda 彈奏了一首為她創作的歌曲,彩鳳及在坐的觀眾都感受到滿滿的愛與支持。然後有一天,她告訴我找到了理想的回歸服(壽衣),一條湖水藍冰雪奇緣的晚禮服,那一刻,我真的溶化了,這個瘋狂的病人真的開始為自已安排後事,不想讓家人操心。

廣告

然後,她說要出一本書,紀錄自己的經歷鼓勵其他同路人。一個身無長物、無收入、癌症已擴散到骨和淋巴的病人這樣說,是理想還是個計劃?數月後,她說上天賜給她無數的恩典,書《活得精 [彩]》要出版了,內裡更收錄了幾首歌曲,其中一首是只見過一面的唱作人徐偉賢的作品「彩虹的開端」。

面對這樣的一個人,我投降了,成為她義工團隊中的一員,因為我佩服彩鳳堅毅不屈的精神及面對死亡的坦然態度。死亡既不可以避免,能豁達談論往後的安排可以減低家人在失去至親極度傷痛時,仍要奔波勞碌安排後事,因葬禮儀式而爭拗。葬禮和婚禮紅白二事一樣,突然間你會有很多平常不多見的親友殺出,告訴你要做這做那,不然先人不能安息⋯⋯多少人能頂得住這些叨叨念念?自己親身經驗,父親突然離世,親友提點下辦了個很大的葬禮,而我後來只記得不斷被人催足做各種不同儀式,腦袋和心都像被掏空了一樣空白,卻沒有好好與父親道別。

能在意識清醒時就開始安排自己的後事,與家人溝通好便是人生最後一件圓滿的事。《活得精 [彩]》第一版發行 1,500 本,定價每本 $88 ,所有作者版稅捐獻給聯合國難民署,各大書局有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