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情婦

2018/5/23 — 21:15

資料圖片,來源:kaboompics.com

資料圖片,來源:kaboompics.com

午夜,平日的尖沙咀人影疏落,燈火寥寥。我踏進陌生的天台酒吧,酒保興致缺缺地和我點頭,連杯也懶得擦拭,就只顧垂下頭反覆的撥弄著手機。 

我見到吧枱的盡頭坐著一位婦人。那位婦人雖是徐娘半老,猶尚有幾分姿色,穿得一身妖豔,嘴角叼著煙,一看便知不是平常人家。我走過去,坐在她旁邊。她撇起嘴,看我的眼神帶了幾分輕蔑,說我太年輕對我沒有興趣,我為她點了杯酒,說只是想聊聊天。 

兩杯下肚後,她眼睛有點迷濛,說起了自己的故事。 

廣告

十多年前,她與一個男人在這所酒吧相遇。男人是一所小型貿易公司的老闆,生活富裕,積極想尋找婚姻以外的樂子,而她那時才剛抵香港,無人無物,正急著為生活找個依靠。在這樣的關係下,二人剛好各取所需,一拍即合。 

「當日他太太帶同女兒來捉姦,希望讓他只有7歲的女兒看到他的窘態,還記我死命的擋在門口,讓他得以及時穿好衣服出來解釋。」即使發生這樣的事也無法讓他們的關係結束。 

廣告

只是兩年前,這個男人生意遇上挫折,幾乎散盡家財,被迫從事低收入的勞動工作勉強繳付家裡的開支。沒多久,他終於捱出病來,失去了僅餘的工作能力,更被正印趕出了家門,無家可歸。 

「那他現在怎樣?」 

「他還可以怎樣?還不是賴在我家,吃我的住我的。幸好我沒有花光當日他給我的家用,買了現在的單位。這些年,我幾經辛苦靠著當其他人情婦逐點逐點儲下來的錢,都讓他拿去當正印和女兒的生活費了。唉!現在,也不知是誰欠誰。」

她一段話說得波瀾不興,然後把餘杯乾盡,帶著細碎搖曳的步伐離開酒吧,只留下淡淡的白蘭花香。


原刊於《AM730》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