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惠英紅羨慕林鄭甚麼?

2018/11/1 — 11:39

「惠英紅覺得對人生已有所交代 下個目標:嫁得出!」看新聞的時候給翻出了這一條。說到惠英紅,大家應該不陌生吧?熒幕上,她總是強悍的,是香港少數著名的武打女星。三度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又曾得到金馬影后的她,近日還獲頒銅紫荊勳章。無論你同意不同意這個政府,對於一個演員來說,這多少是一份肯定。

向來形象硬朗的惠英紅,竟然羨慕林鄭和她的老公,說:

「結咗婚咁多年,兩夫妻仲可以有啲咁俏皮嘅動作。佢老公又好可愛,會話『好啦唔阻你』。佢哋嗰種默契同恩愛係發自內心先會有呢啲小動作,我又唔覺得有咩小男人、大女人,我完全唔覺得,我覺得係一對好恩愛嘅夫妻先會咁樣。」

廣告

受勳之後,傳媒問及「另一人生大事」時,她又說:

「我唔係好事業型的女性,個個以為我好勁咁!我係波斯貓,但我個樣生到似獅子都無辦法㗎!我本身係做戲的,唔想在人前都要演戲,又做唔出嗲人,但我一啲都唔強。」

廣告

看到這裡,我想起好多年前,關心妍不就唱過一首《我太強》嗎?

一般測試中得知 我機智
處理庶務與人事 我精於
坊間一百本好書 我是博士
我有過百好處

自給自足 是可以
十億年薪 不會滿足一輩子
生活都不缺
心頭只渴望 披嫁衣

即管揭穿我 諷刺我毫無大志
我無名指 只想多一隻戒指
如明白我 滲透我內心深處
看似剛強 實質小女子

即管貶低我 諷刺我難成大器
今非昔比 始終需要愛情包庇
無人受理 領教了慘遭拋棄
我再精明 卻得不到你

惠英紅像是活生生的「我太強」的例子。不是惠英紅的粉,她年輕時的往事,我都是寫這篇文章,才在 Wiki 上搜搜。她 14 歲就出道,22 歲就首度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本應大紅大紫的星途上,她 28 歲決定「留倩影」,而自資拍攝全裸寫真。據說,此舉觸怒了惠英紅當時的男朋友,感情告終,也就一直單身至今。今年,惠英紅已經 58 歲了。

愛情路不順,事業也不是一路風光明媚。惠英紅曾經走過抑鬱症的低谷,40 歲後來才漸漸重拾節奏,再慢慢爬上事業上的另一個高峰,拍下了《幸運是我》、《血觀音》等電影,贏盡香港、外國的掌聲。從抑鬱到影后,每一步都不容易吧?可是,社會總覺得女性擁有事業成就並不圓滿,始終要結婚,有老公有家庭才叫做「完整」人生嗎?

「很多香港女性單身,並不是不想結婚,而是很難找到一個同自己差不多社經地位的伴侶。」在中大任教的人類學者中野幸江,過去八年都在研究香港、上海、東京三地單身女性。她早前舉行研討會,分享初步數據。席間有人提出,歐美國家初中已有舞會,鼓勵兩性身體接觸,反觀香港仍然不鼓勵青少年求學時期拍拖,笑言「don’t date,suddenly marry」。中野幸江同意,說女生剛剛找到第一份工,很快又被催促要找老公。香港女生大多 22 歲大學畢業,23 歲初入職場,24 歲就可能計劃訂婚。30 歲未嫁,恐怕變成「中女」;40 歲仍然單身的,也許就不得不面對現實。

中野幸江提到一點,我覺得說得很好。基於婚姻市場的不公和歧視,女性過了一定年紀就很難找到伴侶,但社會總是能夠接夠男性找一個年輕很多的老婆。她說,全球單身男性人數,遠比女性多。單身,不是供求問題,而是單身女性總被視問題(problematized)。在香港,單身女性項多被加上標籤,承受人家的冷言冷語;但在日本,國會議員竟然公開指責「單身女性是國家負擔」!

相對日本,我沒有覺得香港單身女性幸福多了,反而是香港的問題更加不顯眼。沒有人公然冒犯,也就沒有單身女性昂然走出來說「我單身,我幸福」。中野幸江說,日本單身女性面對的壓迫已經由民間走到政壇,於是當地單身女性也就集合起來,寫文章出書,不斷用論述反攻過去。再看上海,數字上最多女生「嫁得出」了,但中野幸江的訪談對象不少提到結婚純粹覺得「時間到了」,要「應付家人的期望」,就隨便找個人,很多婚姻最後都是悲劇收場,說明「嫁得出」也不一定幸福。

婚與不婚,嫁與不嫁,我想很多人其實是需要個伴吧?然而,伴就一定要是伴侶嗎?一定要以這種形式出現在你的生命裡嗎?我期待有學者更多發掘這一塊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