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愛丁堡 — 在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協會,飲威士忌,吃三道菜晚餐

2015/5/26 — 14:39

甜品Carrot cake:啤酒雪糕配紅蘿蔔蛋糕的夢幻組合

甜品Carrot cake:啤酒雪糕配紅蘿蔔蛋糕的夢幻組合

今次愛丁堡的四日四夜旅程,其中一個重點,就是拜會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協會,(簡稱SMWS)位於愛丁堡的總部。

出發前,剛在上環的Safe-Bubble & Malt,花了我千八大元,換來一套四瓶迷你威士忌,與SMWS香港會籍。

廣告

後來,我有點疑惑,香港分會的會員,能夠享用海外分會的設施嗎?

我電郵給香港分會詢問會藉事宜,對方給我一個不肯定的答案,另外也提及,香港分會,是沒有會員卡。

廣告

後來,有機會訪問台灣分會會長,黃培峻先生,順便向他求證一下:(香港分會的會員,可否到愛丁堡總會,享用當地會所的設施?)

黃:(可以的!)

資深酒友R先生:(你帶boxset裡面個襟章去作記認。)

今次在愛丁堡的住宿,比較近市中心,是步行可到的距離,所以我選擇去位於市中心,皇后街Queen Street的分會,Leith總部對我而言,還要坐半小時巴士,我承認,我懶。

在市中心的酒館,看罷一場令我失望的球賽,己隊作客烏克蘭大敗,唉,完場後見時間尚早,便先提早一天來到Queen Street的會所。



當踏進會所的接待處,首先要簽到,我對接待員說:(不好意思,我是香港分會的會員。)然後指著掛在心口的襟章,問:(這樣可以嗎?)

接待員:(沒有問題,你在這裡簽名便可,不用填上會員號碼。)

走上二樓,充滿著英式古典的酒吧區,人頭擁擁,晚飯後的黃金時段,差不多每個人都拿著一杯威士忌,亦有少數酒客,正在喝啤酒。
面對著吧檯前的,各款SMWS威士忌排列著,我真的不知怎去選擇。

厚如字典的酒牌,要我逐頁去揭,簡直費盡我心神,不如,問問酒保:(我想要一些泥煤風格,有甚麼好推介?價錢不要太貴。)

你在這裡點一杯酒,最便宜的大約五鎊一杯。酒保給我66.63,Yabba-Dabba-Doo!

來自高地的十一年,refill波本桶,少許泥煤,泥土的個性,帶出點點香草,樹葉,黑椒等等風味,酒身中等,如果單買一瓶的話,盛惠四十五鎊。

欲罷不能,來多一杯,貴一點也可以,極其量,用我一張十鎊鈔票而已,哈哈!

三十年的72.30,注解只寫上Fruit!Fruit!Fruit! 出自Speyside的豬頭桶,果然一如這個產區的基本風格,很甜,很甜,就是菠蘿,檸檬,蜜桃紛陳的甜。女人三十未必爛茶渣,我也認識很多年過三十的女生,仍然青春逼人,好像吃了過期防腐劑一樣長生不老,像這瓶三十年威士忌一樣地sweet!

恰巧有酒客來買酒,只見他說:(我想試一點先。)

原來,只要是買酒,可以先試一小杯。只見酒保即刻拿一瓶全新,即刻打開,倒一小杯給客人先試,當然,不合心水的話,亦不會額外收費。

我很無恥,打蛇隨棍上,借勢問問酒保:(我可以試少少嗎?)

這瓶129.6的泥煤甜心,六年陳,本身是艾雷島的齊侯門 Kilchoman。與我喝過的OB個性相近,都是很強的煙燻,不過,SMWS把它變成一個甜蜜十六歲,正在含苞待放的美少女。

離開之時,我帶點醉意,口齒不清,對接待員說:(我想作實一下明天晚飯的訂位。)

接待員可能聽不懂我的爛英文:(不好意思,明晚已經滿額。)

我即刻清醒起來:(不是不是,我之前訂了位,只是想作實一下而已。)



第二天,在黃昏時段前來到,先走上酒吧,飯前先飲兩杯,酒保認得我這個來自香港的大鄉里:(Nice to see you again!)

照舊,先喝一杯淡泥煤,3.239 Acrylic paints and petrichor,嘩,好複雜!英文只有中學程度的我,大約知道是與顏料有關。

十六歲的艾雷島來客,注解上說明有陣很新鮮的陶瓷味,我忽然想起人鬼情未了其中一幕,男女主角相擁,一起製作陶瓷。
說下去,還有香水的灰,舊外套,燒過的香草。。。。。。一句到尾,這是Bowmore!

喝到差不到,晚飯時間到,腕錶的發條,指向黃昏時間五時四十五分,那麼早?

我孤寒,訂了Early bird dinner,價格較晚飯時段便宜差不多一半!總之,你在六點半前結賬,便可享用此優惠。

值得一提,地下的餐廳,是開放給公眾。


三道菜的early bird dinner,十八鎊半的Menu du Jour,敢說你在香港,也難以找到這樣便宜的價錢。除非是一些港式三不像的西餐廳,或者是餐廳的團購餐。

頭盤主菜甜品,每一項都有三款選擇,首先,以Hake fillet light salt作頭盤。

利用辣香腸chorizo,包著鱈魚柳來焗,辣味融入鮮嫩的魚肉裡面,是我想也想不到的美妙配搭。

主菜是Slow cooked beef short rib,英國牛的質素不容置疑,除非你還對瘋牛症有陰影,否則,這是不能錯過的美味。此道牛小排烤得肉質嫩美,面頭的walnut  crumble增強了層次感,還有以健力士啤酒的醬汁,烤過的芹菜頭,區區一道燒牛扒,結合不同色彩,實在精彩。

配菜的炸薯絲,新鮮熱辣,香脆而不太油膩,沒有不好吃的道理。

甜品是Carrot cake,啤酒雪糕配紅蘿蔔蛋糕的夢幻組合,滿足矣。

由入座到結賬,只得我一個人,形同包下這間古典美的飯廳,真巴閉!

如果以米芝蓮的評審標準,隔離的The Dogs可以拿到推介的話,這裡應該值一粒星。

飯後,再上二樓,今次,喝重一點,53.134,Caol Ila,作為飯後一杯酒,快活過神仙。趟在沙發上,抖抖氣,閉上眼,把酒倒進口,泥煤一次又一次衝擊著我,都說,我是泥煤怪。

拿著酒杯,拍下照,然後上載至Facebook,再tag好友台北R小姐。

她留言:(可惡!)

大概,我tag人tag出禍,似乎惹怒了她,死啦,怎補救好呢?

在酒櫃多款威士忌之中,選了一瓶心水,再問酒保:

(我想買呢支酒,可唔可以先給我一小杯試試?)

而這瓶由愛丁堡,帶回香港的SMWS,正是上周日,我與R小姐一起吃brunch,打開的72.41 ,Girlie holiday breakfast dram。

The Scotch Malt Whisky Society Queen Street: 28 Queen Street, Edinburgh,  United Kingdom
 

作者專頁;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