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零

陳零

新媒體《一點》作者。Medium:https://medium.com/@zzzerochan;歡迎聯絡:[email protected]

2019/1/4 - 13:40

愛你,就愛你所有

資料圖片,來源:Francois Hurtaud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Francois Hurtaud @Unsplash

人人都做 2019 年回顧展望,唔通人人都想回顧展望咩

如果命運能選擇

回到 2013 年,在 Facebook 讀到一個專頁 Humans of New York — 每天一個紐約人自白故事,配上故事主角照片;每一位主角都是住在紐約、不同種族的低下階層,自白當時的狀況。他們當中,有失業失學、有離婚、有釋囚……每天讀着,才驚覺在那個空間,悲傷憂戚,原來是看不到盡頭的。

廣告

那年,跟拍短片朋友談得熱血,香港也有陰暗面,要拍 Humans of Hong Kong 云云。當然,後來歳月都在返工放工溝仔溝女中虛渡了。
往往,熱血就遺留在過去的當時。
不是嗎?

2017 年 5 月,因緣際遇,這個概念移形換影,放到一個平台去。在 12 個月間,寫了 50 位香港人的故事。
不過,就只做了那 50 位。
然後,事與願違。

2018 年 9 月,同一概念在一個全新的網上媒體再次體現,就是要為香港人和事做個記錄。這次,編採自主,包容無限,人物題材更廣更闊,文稿沒有長度限制,中英語並進。暫時,寫了 11 個故事。
聽着寫着他們的故事,總是觸動了自己的脆弱,但讀者的反饋是鼓舞的。
作為一個寂寂無聞的媒體,已有兩隻故事獲得過千 like,另有兩隻近千,都值得努力下去吧?

不如就到以下連結讀一讀:
別讓紛擾亂你節奏
走過半世紀的麵檔

雖然英文版備受冷待,但大家都說不爭朝夕,慢慢來。

就是要寫屬於香港人的故事

就是要寫屬於香港人的故事

如果活著能坦白

自從 2014 年 10 月,每天都有種快窒息的感覺。那種指鹿為馬的荒謬,無日無之。然後,走到街上,幾乎每區每條街,都有人拖著行李喼左穿右插。
那擠擁帶來的虛空,情何以堪?
大家都說不愛香港了,要移民了。
我都曾這樣想過,但我希望自己不會。

在 2018 年除夕,給山系朋友帶到西貢大灘,在徘徊攝氏約 10 度的一天,來了平生第一次露營。
這天,在靠近海的草地紮營,寒風凜冽。
入夜後,飲過湯飲過薑茶,圍爐取暖,還是愈吹愈寒。
最要命是入營睡覺,明明睡袋聲稱可抵攝氏 5 度低搵,但恁地把自己捲起,寒氣依然有本事滲進睡袋。擾攘半晚。
醒醒睡睡,清晨 6 時爬起身,要看生平第一個日出。
用寒氣攻心的冰水梳洗後,就跟兩位山系朋友像呆子般 — 等。
結果,等到官方日出時間 7:03 ,因為雲厚,看不到紅日出來。

在西貢大灘,抬頭看雲,前望就是樹和海。(啡人 攝, https://www.facebook.com/coffeerbrew )

在西貢大灘,抬頭看雲,前望就是樹和海。(啡人 攝, https://www.facebook.com/coffeerbrew

捱冷捱了半晚,雖不見雝雝鳴雁、旭日始旦之景像,但我還是為我城的美麗而感動。
西貢大灘的寧謐,讓我想起月前到過的京都鴨川。
紮好營,已時近黃昏,大家就是不慌不忙。 
入夜,四周漆黑一片,只有露營燈的微弱光源。

然而,抬起頭,大家都為晚空的清澈而訝異。那漫天星星,連山系朋友都說少見。一星一星在閃耀,好像小王子就跟他的玫瑰一起,與我們對望着。説不出的浪漫。
大灘悠悠的氣氛,就是那末讓人戀戀不捨。
我不想說因為沒有了拖喼、沒有了市區的擠擁,但那的確是事實。

更美麗的是,雖說是在戶外用餐,山系朋友預備了易潔的餐具,把即棄用具的消耗量減至最低。
我們不只愛香港,也愛地球。

這裏當然比不上京都鴨川,但我城還是自有美態。(啡人 攝)

這裏當然比不上京都鴨川,但我城還是自有美態。(啡人 攝)

舊日所相信價值

這幾天,看了許多回顧展望,盤點過去一年所做,然後立下宏願,期盼明天會更好。
李怡先生在他的專欄〈世道人生:歲末絮語〉這樣寫:

「在淡紅血色中的微茫希望,就是令自己變得更好。更好的意思就是忠實於自己,就是莊子所說『獨與天地精神往來』。即使如我般老去,也要掌握每一天活着的日子。」那是來自梁天琦的紀錄片《地厚天高》中,他說的一句:「我無能為力扭轉這局面,唯一可做的,只有令自己變得更好。」

恰巧昨天訪問一位前輩,他說大家有時會想改變香港、扭轉時局,但或者,更好的做法是,令自己變得更好。
或者,在想改變世界前,先改變自己,令自己變得更好。
這就是我對自己的許諾。

 

作者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