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愛杭說

2016/4/13 — 15:59

新歲前再訪杭州,轉眼已是兩月有餘。本來打算尋幽訪梅,誰知花期未至,卻遇上一場春雪,到處粉妝玉琢,景致更勝往年。大半年來難以排遣的鬱悶、煩躁、怨憤,至此也紓解了不少。

多次到訪杭州,四季氣候都領略過了,甚至試過一星期內嘗盡冷暖、晴雨,就是沒遇過一場霏霏大雪。如今無心插柳的也遇上了,足證我與杭州緣分匪淺。

經常有人問我為甚麼喜歡杭州,我也答不上來。不是沒有理由,而是那些理由看來毫不特別,未必取信於人;就算對方親臨其地,體會和感受也很可能跟我不一樣。

廣告

喜歡不喜歡,本來就是很私密的感覺。冷暖自知,不足為外人道。以前跟人說起,總會口若懸河滔滔不絕,儼然旅遊大使上身;如今想來,只覺好笑。各有所好,何必勉強?正如人家儘說哪裡哪裡多好多美,自己踏足當地,卻覺得不外如是,甚至言過其實,屢試不爽。

既然如此,何必多費唇舌?想去的自然會去,沒興趣的,管他八人大轎來抬也不肯去,是嗎?

廣告

愛上一個地方,大概沒甚麼道理好說──就像愛上一個人那樣。

若論湖光山色、四季勝景,其實哪裡都有。但為甚麼只有那一抹若隱若現的山影,能撫慰浮躁不安的心情、理順煩亂紛擾的思緒?為甚麼只有那一片不太澄澈的湖水,能教我安分地坐著,把身心的塵垢洗滌淨盡,細聽內心最真實、最深邃的聲音?

如果世上真有所謂「心靈故鄉」,也許便是如此──一處讓身心完全放鬆,安逸從容,沒有擔憂、沒有牽掛的地方,讓自己裡裡外外坦誠相對,讓煩囂俗務所淹埋的心聲冉冉重現。即使腦袋想偷個懶,甚麼也不做,放眼望去,四周景色盡皆賞心悅目,氣氛閒適恬淡,不必長途跋涉,已經可以徜徉於山水花阡之間肆意賞玩,也未嘗不是可貴的身心避風港。故鄉,是生命的源頭,也是心靈的歸宿。然而兩個所在,未必合而為一。祖上的居處、出生的地點,我們無法選擇,只能默默接受。心魂安頓之所,卻是可以追尋的。

追尋的方法,便是遊歷。

我很幸運,二十多年前就找到這個城市,而且一見鍾情,無法自拔。每次重遊,總有驚喜。每次離去,總是戀戀不捨。以我所知,血緣上,這個城市跟我毫無關係,但卻有一股難以抗拒的親切感和吸引力。儘管年深月久,如今大街小巷裡已烙下了一些不想回憶、未能忘懷的瑣碎印記,來到這裡,仍似在家一樣舒坦自然、安心適意。蕩漾不定的湖水、縹緲難追的霧靄,彷彿真有本事把傷痕沖淡,至少本來覺得焚肝燃眉的苦楚,已沒那麼刺心。

然而,這裡始終不是真正的家,只是一個經常作客、熟門熟路的地方。無論多熟悉、多親切,總有一段無法逾越的距離。矛盾的是,正因為這段距離阻隔了現實,使我可以暫時逃避諸般紛擾,靜心欣賞草木枯榮、日月升沉的美麗與哀愁,重新感受生活的溫度和質感。原來有了這種溫度,心情才能保持平和,晚上才可以睡個好覺。

每天捨本逐末,摧殘身心,然後捨近求遠,才可獲片刻安寧。人生如此,實在很可笑,是不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