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應以甚麼心情看「毛記電視分獎禮」?

2016/1/12 — 14:17

昨晚毛記電視頒獎禮中,資深演員河國榮成為了主角。

昨晚毛記電視頒獎禮中,資深演員河國榮成為了主角。

應以甚麼心情看「毛記電視分獎禮」?

毫無疑問,我因為「毛記電視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而過了一個愉快而溫馨的晚上,同時左翼對典禮贊助商的批判亦無時無刻在腦海浮現。我並沒有打算左翼的批評而否定毛記電視的努力,相反我認為應該藉此反思新文化力量的生存空間問題。

廣告

毫無疑問,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將金錢所代表的社會價值(Social Value)隱藏,因為我們才不太會在消費時理會背後的道德問題,正如富士康的跳樓事件不會影響iPhone的銷售,打工仔亦未必會深究公司的資金來源。SHELL成為「分獎禮」的贊助商,觀眾同樣不會深究SHELL是否良心企業,未必會了解其北極鑽油計劃的問題。另一方面,資本家資助文化活動同樣是鞏固意識形態的慣用手段,因此我們會看到地產商出版鼓勵閱讀的刊物,也會為不同藝術場地營運提供資助。

這些批判有其智慧,我們應該警醒,也不應因為支持「100毛」而漠視,但在了解這些批判之時,有兩點必需留意。第一,文化活動在完全脫離資本後能否有足夠的土壤來生存?第二,資本能否完全控制文化、意識形態?

廣告

我對於第一個問題感到相當悲觀。香港在經歷雨傘運動這麼一場大型覺醒運動後,不少發聲的藝人依然被封殺,走上獨立之路的藝人亦寸步難行。在演藝界之外的更不用說,香港對內地經濟的依賴日增,當初被逼參加「反佔中」簽名的仍只能繼續忍氣吞聲。在批評「毛記電視」之先,我們得明白香港暫時仍未能為這類文化活動及其他參與抗爭的人製造健康的土壤。說白一點,不少口裡說支持的香港人並沒有以持續的實際行動為他們提供反抗資本的力量。以網媒為例,我們經常在Facebook 分享網媒的文章,但願意以每月捐助方式支持他們的卻不多(卻會毫不猶豫地買智能手機)。

「100毛」以至「毛記電視」早已在潮流文化世界裡得到認同,他們要搞一個大型活動尚且這麼困難,其他較小型的組織定必難上加難。如果香港人暫時未能提供其他選擇去讓這些有心人有足夠抵抗資本、市場的力量,在批評時不妨寬容一點。另一方面,要做到持續支持,製造網上的支持力量並不足夠(網上的支持力量最後也是被量化來找廣告商支持),建立一個不需要SHELL類資本家資助也能生存的網絡才是當務之急。在批評的同時,大家不妨集思廣益,一起謀求出路。

我對於第二個問題則沒有答案,但從革命史看來,資本對意識形態的控制也會有崩解的時候,雖然我們不能準確預測這些時刻。另一方面,即使整體而言資本家的確有透過其力量以不同方式灌輸及鞏固某些意識形態,但不代表每一次贊助都會產生等同的灌輸效果。以這次「分獎禮」為例,大眾在讚賞「100毛」的努力同時亦有提出不同角度的批判,多少有中和「多謝SHELL」的推銷霸權影響之效。另一方面,我也希望「100毛」所做的能夠達到我們想像不到的效果。不錯,在資本的掌控下(如果你支持左翼的看法),我的希望似是與虎謀皮、不切實際。不過,既然現時選擇不多,為何不信任「100毛」等有心人?我希望他們可以走得更遠,做到我們想像不到的事情。

相信「100毛」會隨着這次「分獎禮」走入另一個階段,接受更多不同立場人士的監察及批評,中間可能會遇到令人氣餒的人與事,大概香港香港的抗爭發展仍未能走出這格局。我希望「100毛」能堅持下去,而現在支持他們的人也可以支持下去。

有一些事,在過去後才會知道是難能可貴,或者可一不可再。我們要懂批評,也要懂珍惜。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