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不夠好

2015/2/15 — 12:33

馬拉松不是關於跑步,而是求贖,我弄不清這是否屬於信仰中的救贖,但即使不是,其精神層次也相當接近。我們日常生活中,不停懷疑自己:永遠做得不夠好,後悔未盡全力,面對問題不夠堅強,跟人家比較總是差一截……這種自我懷疑像是頭上一團黑雲,籠罩着整個人。

馬拉松是一種救贖,因為馬拉松有機會助我們走離這團「我不夠好」的黑雲。我須強調「有機會」,因為有些人想做,但做不到,馬拉松甚至加深對自己的懷疑。作為救贖工具,馬拉松非常稱職,原因之一是,馬拉松是純個人項目,無從抵賴,榮辱全歸自己。很多頂級運動選手和普通選手猶如活在不同星球,表面上參與同一項運動,但實際上分別是天與地。一群馬拉松選手在談馬拉松苦與樂,例如長課操練之苦,所有人談得興高采烈,分不開誰是三四五小時完成者。馬拉松不牽涉運氣,付出和收穫成正比,簡單至無得拗,馬拉松關鍵詞是犧牲、毅力、堅忍等一些平日只能從戰爭電影接觸到的質素。

廣告

馬拉松選手為自己定下操練計劃,因着自己體能,及能夠付出的時間和精神,按部就班提升能力,身與心全情投入,付出之大,其他事情中不多見。然而,馬拉松像是苛索無度的黑洞,你以為已付出很多,但馬拉松要求更多,永遠似是不夠。

操練中,一把討厭聲音鬼祟走出來,「你好辛苦,放棄吧」,初時細細聲,後來大模廝樣大大聲。馬拉松選手想着辦法趕走這把聲音,但好像怎趕也趕不走。

廣告

比賽當日,頭10K跑得舒服,之後10K還可以,25K開始感到異樣,30K嚟料,撞到傳說中的高牆。討厭聲音的音量大至耳聾,「放棄吧」,馬拉松選手拚命走下去,不理會各種誘惑,克服心魔,已付出了這麼多,走到這裏,不可能敗於這把討厭聲音下。到了35K,事與願違,不只跑步的討厭聲音,人生中出現過的懷疑一擁而上?「你唔掂,你就是一個容易放棄的人!」

馬拉松殘忍不饒人,我們抵抗懷疑的系統全面崩潰,每一腳步的痛楚直達內心深處。馬拉松選手不單痛,這種痛徹底佔領靈魂和軀體,人生在世,不是為了快樂嗎?還有3K,痛,已習慣了,馬拉松選手就是不認命,咬緊牙關衝破高牆。我們彷彿從未如此認識自己,平日的我像是陌生人,在馬拉松賽道上認識一個全新自己,原來平日所謂的限制,其實不是限制,只要肯去做。馬拉松選手拒絕停步,不畏高牆,帶着42K腳步衝過終點。

過了終點,沒有掌聲,接下一塊不起眼的獎牌,望着獎牌,你知道今日戰勝懷疑,這種戰勝感存在心裏,無人可拿走,因為你完成了馬拉松。如果你對人性的美麗產生動搖,去觀看馬拉松比賽吧,你會重拾信念。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