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伴我閒談

2014/12/28 — 10:27

不時仍聽到〈三人行〉這首歌,電視廣告近期也曾用,可能是因為首歌的旋律,可能是因為首歌有一段由小孩唱,容易被人接受。這首歌的歌詞是林振強在1981年寫,印象中,他好像未解釋過這首歌的真正意思。藝術家,特別是林振強級數的大師,大都不在意公眾怎接收一件藝術品,大師心態是:你怎麼看,我就怎麼樣。我心目中的林振強是個超瀟灑的人,不會介意我這個對歌詞研究沒認識的人,在指指點點。

這首歌,我聽到孤獨,因為其中一句歌詞:「齊話聲,漫長漫長路間,我伴我閒談,漫長漫長夜晚,從未覺是冷」。這幾句歌詞是首歌的中心,出現了多次,由小孩、少女、成年人分別唱。每次聽到「我伴我閒談」,我便有一種孤獨的感覺,閒談一定是跟別人,怎會自己伴自己閒談,是自言自語嗎?孤獨到只得自己跟自己閒談,慘情也!

我一直對「我伴我閒談」這五個字感興趣,由最初的孤獨,逐漸演變至開始理解,我覺得我領略到林振強在說甚麼,是否這個原意不重要,我覺得我理解便足夠,這是一個聽歌者的私人樂趣。近年,我更加認為自己把「我伴我閒談」推上更高境界,我成為自己跟自己閒談的「好腳」兼「鐵腳」,因為我跑步。

廣告

開始跑步時,最不習慣的事情,是一個人,原來城市人不習慣自己跟自己相處,遑論閒談。一個人的時候,我們立即感到不自然,不跑步的時候還好一點,我們有iPhone,但一個人跑步時,雙腳以外還可以做甚麼?

很多跑步者的解決方法,是不容許出現一個人靜下來的機會,例如聽歌,跑步者腦海裏必須有一些聲音存在,總之不可以是自己的聲音。或者儘量約一班人跑步,閒談聲音來自別人。我沒刻意培養自己的孤獨感,只不過是愛上了跑步,不喜歡跑步時聽歌,一個人跑的機會比一班人跑多,因此無意中在鍛鍊出一身「我伴我閒談」的武功。

廣告

跑步時,我不感孤獨,這是我選擇的,我在做一件我喜歡的事。這條路或者是「漫長」,但我「未覺是冷」,因為我有溫暖的伴,這個伴是自己。我學懂了跟自己閒談,由國家事到公司事到八卦事,我都拿出來跟自己談,找到一個可信賴的伴,我更加放任地跑。

有一個概念在〈三人行〉出現多次,是漫遊:由與「飛象兒」,到「星與月」,到最後是自己,最「密友」原來是自己。懂得跟自己相處,進而可與自己閒談,是一種特別感覺,我慶幸從跑步中遇上。對於我,〈三人行〉不是兒歌,不是情歌,是關於「我伴我閒談」的漫遊歷程。

刊於《蘋果日報毅行出哲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