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來談「做自己」— 有時候聽起來很矯情的三個字

2017/4/25 — 9:41

資料圖片:日劇《四重奏》劇照

資料圖片:日劇《四重奏》劇照

律師你好,我是一個高二生,平常都有關注您的發文!我現在好困惑。我常常被說成「幼稚」,因為我不會刻意去陪笑臉,或者是刻意跟不認識的人裝熟等等(舉例),因為我覺得好虛偽。我們的高中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小型社會了。同學告訴我「這個世界你不虛偽,你活不下去。」請問律師,我常常聽到人說要保有真心,不要怕做自己,這種人是怎麼在現實生活中活下去的?我現在好想去隱居,現實真的這麼可怕嗎?如果真的想存活,有辦法做自己而不虛偽嗎?

*   *   *

我現在回文都以國中生與高中生為優先,是因為他們比起成年人,更需要別人的傾聽。況且,對於這個陌生人釋放壓力,是不會有負擔的。有些事情,當文字寫完,就會發現自己的思緒變得更清明。

廣告

我們來談「做自己」。這句聽起來很容易白目,有時候聽起來很矯情的三個字。

「當你開始學會說謊的時候,歡迎進入成人的世界。」

廣告

這世界並不是要虛偽才能活得下去,而是需要實力。不然你問問川普,他現在會不會對希拉蕊虛偽?他不會,因為他贏了。你有實力,你不會需要虛偽,而是別人會對你虛偽。你可以任性的要誰滾蛋、不想見誰、隨時下班、不想賺錢。你很真實,因為你有實力。

而那些人對你虛偽,是因為他們懼怕你、逢迎你,想要從你身上得到什麼利益,所以他們會稱讚你好,你的所有決策都是對的,天縱英明、不可一世,所有的恩寵,都會聚焦到你身上,因為你行,而他們可以從你的喜怒中,得到許多好處。

另一種做自己,則是根本不在意後果。他沒有實力,但是不負責任。不在意後果,又有兩種情況,一種是無欲則剛,另一種是欲壑難填。無欲則剛,他什麼都不怕,所以管別人去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好。另一種則是他以為可以掌控一切,所以他不擔心任何事。他不用虛偽,當然別人也不會對他虛偽,這時候就會到處撞牆,但是仍然直拗的認為在「做自己」,只是這個自己,傷了別人,也傷了自己。

所以,我在告訴你,要讓自己強大,然後就可以為所欲為嗎?當然不是。孔尚任的《桃花扇》裡是這麼說的:「俺曾見金陵玉殿鶯啼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風流覺,將五十年興亡看飽。」沒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永久的強大。你可以在某段時間騙過所有人,也可以在所有時間騙過某些人,但是不可能在所有時間騙過所有人。所以,我不是要你實力強大,而是要你內心強大。

什麼叫做內心強大?你必須要有信念,相信你之所以做自己,是為了「在不傷害別人的前提下,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這就是你所謂的真心。你必須得真心的相信,不要傷害自己與別人,是你一生的信仰,你可以不用實力去欺壓別人,別人也不會用虛偽去利用你,你可以不必白目,因為白目,是傷害別人的行為。

就像是:「抱歉,我這人說話比較直。」直你媽啦!說這句話的時候,根本就是想要藉由貶低別人來彰顯自己是對的,出發點難道是為了讓別人更好?如果是讓別人更好,應該是讓對方聽得進去,怎麼會是用傷害別人的言語來表達呢?

所以,你還是可以做自己,但是不要成為一個恣意妄為的人,標準就在於,你在做自己的時候,有沒有只想到你自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