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在,卻又不在

2014/12/30 — 11:00

國家地理雜誌 攝影比賽 大獎及「 人物組」冠軍 - Brian Yen

國家地理雜誌 攝影比賽 大獎及「 人物組」冠軍 - Brian Yen

當人們都習慣用帶點貶意的「低頭族」來形容這一代年輕人,自己卻喜歡用一個貌似比較哲學性的片語,「我們在,卻又不在。」

今年《國家地理雜誌》的攝影比賽競爭激烈,香港攝影師Brian Yen從全球九千多張參賽照片中脱穎而出,同時成為「 人物組」冠軍及大獎得主。這張作品名為《黑暗中的發光節點》(A Node Glows in the Dark),是在香港海洋公園的海洋列車上拍攝到的情况:列車天花屏幕正放映海底奇觀的片段,昏暗的車廂中泛著一片幽藍,一個女生站在車廂中間,無視周遭的人群,獨自看著手機,透過螢幕,投入另一個世界。
 
黄與藍,是照片中的兩種主色調,而藍,更是壓倒性的強勢。世事往往巧合,兩個月前開始的「雨傘運動」中,「爭取真普選」與「支持警察執法打壓」的兩大對立政治陣營,也分別以黃、藍兩色作為標識。正如作者Brian所說,這張照片,雖然非關「雨傘運動」,其實也表達了多重含義,也充滿著矛盾。吾友Ivan看過照片後,隨即以《暗車幽火》為題,寫了一篇短文,其中一段,翻譯了攝影師的配圖文字:「過去十年,流動數據、智能電話,以及社交網絡帶來巨大改變,我們的存在再也不一樣了。女人雖佇立擁擠的車廂中央,電話發出的幽幽暖光,卻告訴身邊的陌生人,她並不在這裡。」「她是社交網絡上的一個閃亮節點,得以從『此時此地』短暫溜走,漫遊世界,像蝴蝶般自由。我們的存在不再受當下時空困囿。我們逸走,了無羈絆,我們要逃遁他方。」從照片中感受到的矛盾,正是科技帶來解放,讓人奔向自由,但同時卻又使人們不再需要跟身旁的人溝通,失去真實的生活。
 
暗淡的藍,慣常被用來像徵冷漠。對社會上的不公義視若無睹、對警察助紂為虐、暴力打壓和平抗爭的行動仍繼續盲目支持的人們,以藍色為記,似頗恰當。泛藍畫面中一㸃暖暖的淡黄,讓自已想起早前身處的一個場景: 金鐘佔領區清場翌日早上,行人道上,趕上班的人群如潮湧,深色上班服的人海之中, 一朵鮮艷的黄,迎面漂來 - 那是一條别在衣襟上的黄絲帶,在現時建制派強烈要求秋後算帳、警方也揚言必定追究的社會氣氛下,讓我看到勇氣與堅持。為生活奔波的人們,都似乎都還未睡醒,行屍走肉般的趕上班,只有這位戴上黄絲帶的年輕人,昂首闊步,充滿朝氣。也許我們都要為口奔馳,身體每日被迫困於職場,但不一定要隨波逐流,心靈,仍可逸走。只恨當時手中沒有相機,沒法拍下眼前充滿象徵的一幕。

黄藍對抗,很多時候過份簡單化地,被用作對「雨傘運動」的歸納;也有人覺得,這其實是一場世代之爭,從而引申,是依靠傳統媒體吸納資訊的成年人跟善用網上資訊的年青一代的對决。當掌權者固然牢牢握著傳統教育、媒體的控制權, 年青一代卻聰明地藉虚擬世界逃離魔掌。正如《黑暗中的發光節點》作者所説,「 不再受當下時空困囿,逸走,了無羈絆,逃遁他方」,到這虚擬世界,自由地揭露、批判、了解現實社會中種種不義與腐敗,商討抗爭的種種可能。 很多成年人,包括高高在上的掌權者,仍在武斷地認為年輕人只懂沉迷上網逃避現實,才是在妄顧現實。

廣告

也許,他們並非無知,而只是無感覺,就如那一片冷漠的深藍。

原刊於 Bits & pieces – in the Book of Memory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