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沒有在一起

2015/11/13 — 10:46

黃翠如洪永城牽手走紅地氈,有潮文慨嘆他們有緣無份;胡杏兒快將嫁人,又有潮文和歌詞為黃宗澤暗自惋惜;如今王菀之也要嫁作人婦了,雖然明知道張敬軒只能是她的知己,多年來喜歡看他們「打情罵俏」的網民,又會否為這段「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親密關係,譜出一篇題為《有一種相知,叫張敬軒王菀之》的潮文?

想起一個從網上看到的小故事。一位書生,跟未婚妻早訂婚盟,可是快到二人成親之時,未婚妻卻說要另嫁他人。書生大受打擊,傷心欲絕,從此一病不起,任誰來開解勸說,書生始終難解心結。眼看書生奄奄一息,一位僧人剛巧路過,決定點化一下他。僧人來到書生床前,從懷裡摸出一面銅鏡給書生觀照。書生從鏡子裡看見大海茫茫,岸邊有一位遇溺女子,一絲不掛地伏屍海灘上。此時一位路人經過,看一眼,搖搖頭,便拂袖而去;未幾又路過一人,將身上的衣服脫下給女子蓋上,便又離去;最後路過的人,挖了個坑,小心翼翼地把女子安葬了,方才安心遠去。僧人說,那位岸邊的遇溺女子,正是書生的未婚妻,書生就是第二位路過的人,對女子有蓋衣之恩。女子今生與書生相戀,只為還他這份恩情,然而她要用一輩子報答的,是那位把她安葬的人,即是她今生的丈夫。書生聽罷,大徹大悟,大病終告痊癒。

廣告

你曾甘願化身一座石橋,歷盡風吹雨打五百年,只為換來愛人路過時的一記回眸;也願化身一棵大樹,再用五百年的春去秋來,花開花落,等到愛人在你的樹蔭下稍息安睡,千年單思,一朝夢了。你問:一千年了,為甚麼我專情守候,傾盡所有,仍然無法跟他長相廝守?

差一步就可以一起,差一步就能跟他共偕連理,然而那一步之遙,可能在上輩子、上上輩子,已經埋下伏線。前世種因,今生結果,牽引出一段可望卻不可即的距離。緣份也許是一筆筆債,離離合合,有時是為了討債,有時是為了還債,討夠了、還夠了,從此便各不相欠,各自再碰上別人,生生世世,牽牽絆絆。

廣告

人間最痛,莫過於一往情深,緣卻太淺。今生等不到那位守候了一千年的人,你以為你終於明白:有些幸福,不用握在手裡。原來放下,不過是為了轉身,邂逅在不遠處默默等了你二千年的人。

誰是誰的石橋?誰是誰的大樹?誰對誰有蓋衣之恩?誰才是要用一輩子報答的人?愛或難留,兜兜轉轉,誰都沒虧欠誰,緣份自會給我們一個分曉。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