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的 SPEED

2015/4/13 — 11:05

韓風未盛之前,我的少女時代,都是SPEED。

那時候應該是Britpop最輝煌的年代?班上的同學們自動分成兩大派:Blur和Oasis。黨羽每遇未「入黨」的人,劈頭第一句總會問:你鍾意Blur多啲定Oasis多啲?兩大流派以外,有一些追棒偶像組合:Backstreet Boys、Spice Girls、Boyzone、Westlife……即使未必首首耳熟能詳,他們的歌,總會哼一兩句,那一兩句,又總會牽動無盡回憶。

廣告

但我始終最哈日。我的中學在銅鑼灣,放學後如果不想立刻回家,最愛到皇室堡的HMV流連,每星期「巡舖」數次,第一時間試聽最新推出的唱片。那些年的日本樂壇由小室哲哉家族稱霸,旗下幾乎所有歌手和組合都必定走紅,但只有安室奈美惠一人在我心目中是真真正正歌精舞勁的,她也掀起了九十年代後期J-Pop舞曲的風潮。安室出身於沖繩演藝學校,她紅透半邊天,連帶她的師弟妹們都備受注目,SPEED就是其中之一。

最初聽說SPEED也因為「安室奈美惠師妹」這個光環。鄰近皇室堡後門的糖街,有一個裝潢陳舊的小商場:銅鑼灣中心商場,儼如港島區的小信和,唱片舖、漫畫店、租借日劇(盜錄)錄影帶、美日電影劇集偶像產品,甚麼都有。地庫一間專賣日本偶像產品的小店,某天在櫥窗擺出SPEED首張唱片《Starting Over》的台版CD﹙好多年後我才知道,所謂台版,其實也是盜版,但台版CD的精美包裝和完美的中譯歌詞本加相片集,年少無知兼冇錢買日版CD的我根本無法招架﹚,當時連HMV都未有引入她們的日版唱片。我早聽聞她們的威勢,看著她們的唱片封套,不過是幾個長得不錯的少女,憑甚麼首張唱片便大賣200萬張?好奇心驅使下,便捧了她們的專輯回家研究研究。

廣告

「嘩,好吵耳呀…」是我聽罷《Starting Over》全碟的第一印象。兩位主音當中,負責飆高音的島袋寬子一直最受歡迎,因為出道時只有12歲的她,嗓子的爆炸力遠遠超乎其年齡所能及,但我就嫌她的嗓音太尖,較喜歡嗓子較沉厚、樣子也很甜美的今井繪理子。可能唱片公司覺得寬子的唱功是賣點,大碟裡很多首歌都故意突出她會飆高音的技能,反而聽得我很不舒服。可是我有一個習慣,對於第一印象不好的音樂,我會多給幾次機會,如果仍然聽不進去,才會判它死刑。就這樣聽著聽著,竟然漸漸覺得「都幾好聽喎」,尤其碟內最後一曲、點題作《Starting Over》,雖然不明白歌詞的意思,卻有莫名其妙的共鳴。

真正愛上SPEED是她們推出第二張大碟《RISE》的時候。不獨因為街知巷聞的《White Love》,主要原因是我聽到她們的進步。以往寬子嗓音太尖的問題,在這張大碟裡明顯避重就輕,歌曲整體都順耳了,曲風也日漸成熟。到了第三張大碟《Carry On my way》可算是登峰造極,過往的柴娃娃式嗌歌完全不見了,換來成熟、性感又帶點R&B感覺的輕舞曲。主打歌《Long Way Home》的旋律、寬子和繪理子放輕嗓子的唱法,和那俐落流麗的MV,每次聽到看到都教我神往。那是還沒有YouTube的年代,最容易收看外國歌手MV的途徑是看有線的YMC台。某天下午,家裡電話響起,電話那頭是深知我喜愛SPEED的好朋友,興奮莫名地說:「喂!快啲開電視!YMC台播緊SPEED MV呀!!」那正是《Long Way Home》的MV,當時幾分鐘的驚喜,原來可以一直延續至今。

後來,聽說寬子為了拍拖而銳意離開SPEED,直接導致SPEED在最紅的時候突然解散。我曾經因此很討厭寬子,現在當然明白,要幾位只有16、7歲的小妹妹離鄉別井,不上學、不戀愛、不能像一般少女無憂無慮地生活,只能全心全意地為她們的偶像事業打拼,不只不可能,根本就不人道。解散多年後,她們曾各自推出唱片,又曾為慈善短暫重組,到2008年正式全面復出,但聲勢都已不復當年。也許很多粉絲會為她們感到惋惜,但四位成員現在都年過三十了,又怎能奢望她們走回十多歲時的路?

唱功最受追棒、當年個人專輯也最好賣的寬子,如今仍然在樂壇載浮載沉,那個教她甘願捨棄SPEED的男友,早成陌路;我最喜歡的繪理子,21歲時奉子成婚,三年後離婚獨力撫養兒子,到近年她才對外宣稱兒子有先天聽力障礙,她要用手語跟兒子溝通;樣子最標緻的上原多香子,情路幾經坎坷後終在三年前結婚,她的結婚紀念日,還剛巧是我的生日。就在兩口子剛慶祝結婚兩週年後不久,多香子的夫婿卻突然自殺身亡,事隔大半年,多香子至今尚未復出幕前;反而樣貌最不起眼的新垣仁繪,退出藝能界後當上瑜珈導師,跟夫婿移居美國過著平凡日子,似乎最是幸福。

每當看到SPEED的近照,那難掩的疲態,總令我有點難以置信:我曾經精挑細選她們的照片,小心翼翼地打印出來放到每個文件夾的封面上;曾經省吃儉用,只為第一時間買她們的唱片、VHS、官方掛曆、最後的寫真集;第一次到日本旅行就帶了她們的單曲《Precious Time》回家,連特地跑到銅鑼灣中心商場地庫訂購她們的掛曆也是一次難忘的旅程。曾經她們在我眼中是會閃閃發亮的美少女,舉手投足都散發無限活力,等著她們的就只有精采璀璨的光明前途,怎想到昔日仰望的她們,最終都被現實拉回凡間,跟我和你一樣經歷許多波折?

我們都回不去了,留下只有思念。喋喋不休的,是我、銅鑼灣和SPEED的美好回憶。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