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總是得一想二朝三暮四 — HiteJinro Queen's Ale

2016/1/19 — 12:27

我們都忸怩作態;我們自成長後就言不由衷。我們其實不可以怪責別人虛偽。

我們都忸怩作態;我們自成長後就言不由衷。我們其實不可以怪責別人虛偽。

【文:陳裕匡】

I want to make a toast.

我們總是得一想二。

廣告

我們總是朝三暮四。

我們都忸怩作態。

廣告

我們自成長後就言不由衷。

我們總是得寸進尺。

我們總是被人更加得寸進尺。

但最叫人作嘔的是,我們裝作我們不是得一想二朝三暮四。我們希望說成自己是那麼從一而終、正義、易於滿足、單純、可愛、「如果我有這樣簡單的條件我就可以了」、勤力、上進、可親、清潔、健康、重視傳統又廣汲外力、得體、大方、玩得同時沉靜。

我們希望別人認為自己正常、關心身邊的人、有幽默感、為無力者發聲、愛讓座、喜歡下廚、喜歡小朋友、愛貓更愛狗(或愛狗更之於愛貓,看看你喜歡的人是誰)、「其實我要的真的很簡單」、有敏感的心同時堅強、有性感的心性同時知性,懂得說愛、講愛與做愛。

可是,我們都不是。

我們永遠都不會是。

我們知道甚麼會在市場上大賣 —— 或者,可以多在市場上多賣一點時間 —— ,所以我們違心,我們裝蒜,我們虛與委蛇地把自己的某個面向擴到無限大,大到全部地覆蓋整個人。我們會受傷,傷口會長出新的皮,新皮又白又嫩,但伴隨的有未完全消退的痛感。我們妄想新皮的白滑是新的希望,我們幻想新的皮可以無止盡地生出,讓自己可以如同初生嬰兒般再活一次。可是個人的蛋白質實在有限,個人的情感又是那麼有限。

有個寓言故事是這樣的。

荒漠故事。起初它是一瓶裝滿清水的小玻璃。小駱駝來到它面前說「荒漠中大家應該互相支持,我很口渴,可以給我一點水嘛?」小玻璃說沒問題啊,然後把三份一的水給了牠,牠很高興,陪了小玻璃走一段路就走了。小玻璃後來又遇到小海綿。小海綿來到它面前,說我很乾涸,我快要死了,你可以給我一點水嘛?小玻璃又把剩下的一半給了它。當然海綿很快就走了。

可是,我們都不是,我們永遠都不會是。

可是,我們都不是,我們永遠都不會是。

只剩下三份一清水的小玻璃知道,如果沒有水就沒有人向它作出「我需要你」的請求。所以它學習其他大部份瓶裝產品們,貼上一張很大、寫著不知所云東西的招紙,希望在一眾液體產品中你不會發現它特別落後。份量只得很少的小玻璃,是這樣做。有些飲品天生知道自己味道怪異,也會這樣做。又所以,我們很多時在精品超市中心想「好吧,這支是甚麼來的?試試看吧。」買到回家都是暗鬧中伏的。

丟失了的水是不能回復的,天生的水內容是壞品質的,也永遠不會成為甘露。不過,壞水的與少水的,也不甘心成為一眼就被發現的壞水和少水,他們都會擺擺樣子,想要成為一等一的好啤酒、好汽水。

這就是飲品的故事。也是人的故事。

***************************

南韓(韓國)的啤酒業長期被兩家大酒商壟斷,其中一家是港人較為熟悉的喜特 HITEJINRO。根據韓國研究學者鍾樂偉在 2013 年的研究。近年南韓啤酒市場調查,該國國內啤酒市場利益一年繾約 37 億美元,商機可以算是極大。但是韓國酒業卻一直只有這兩大啤酒公司壟斷啤酒市場。如果韓國國民對外國啤酒的消費力、了解與追求也不斷上升,傳統公司不思進取,其實國內的酒業終有一日會作出反彈的。

翻查過很韓國啤酒在歐美的啤酒網站也只得到很低的分數,我個人飲過的韓國啤酒也沒有哪一款覺得「媽啊!真好飲!」的情況。不過近期有一款啤酒叫我定一定神:喜特出品的 Queen's Ale 。

Queen's Ale 共有兩個款式,分別是 Extra Bitter Type 與 Blonde Type,我先嘗試的是家人買回來的後者。有兄長一起分享美酒是很幸褔的事,這個容後再談。Queen's Ale Blonde Type 酒體清澈,糖果味與花香味應有盡力、平衡,好像好想告訴你「我是現在很流行的 Ale」「我是現在很流行的手工啤」之類的,當然不能缺席的有一定的礦物味與碳味,回甘也足。泡身沒有太長的持久力不過我們不能對廉宜啤酒有太高的要求。

可惜的是。

聰明的是,

它整個包裝都是拿喬,佯裝自己是英美,或是歐洲啤酒。設計、用色,歐得不得了。還有皇冠頭。英文佈滿招紙。樽後小字寫上釀造與入樽都是喜特,但入口的就是一家澳洲公司。但可能因為當地的法例需要吧,瓶蓋邊有韓文字,不過不細心留意是看不見的。

這就是 Queen’s Ale。好飲、性價比高的 Queen’s Ale。

也是我們每一個人。

HiteJinro Queen's Ale Blonde Type 後面才寫著它是來自 HITE 的。

HiteJinro Queen's Ale Blonde Type 後面才寫著它是來自 HITE 的。

我們都愛偽裝。

我們都愛偽裝。

***************************

OK, I want to make a toast.

我們偽裝,

我們以內在的其中一部份做幌子,

我們希望以言辭和短期之義來遮蔽一切人性之惡。

我們可能失敗,

我們可能成功。

除非我們找到為偽裝開脫的崇高理由。

不過,

即使我們找到。那也只是人性陰暗的一個小部份之包攬,

當中又包括,得一和想二,朝三與暮四。

 

舉杯。

 

致人性。

敬,在陰險人性森林中仍然倖存的我們。

HITEJINRO Queen's Ale Blonde Type

BREW:HITEJINRO \ FROM:South Korea \ TYPE: English Pale Ale \ ABV: 5.4% \ IBU: N/A

啤事 facebook:

2016 年第一樁令人憤怒事件 — Murray's Angry Man Pale Ale除夕那晚,我到了一家手工啤酒吧\餐廳過年,見到不少舊朋友,也認識了新朋友。那晚飲飽食醉,又食又拎地多買幾支手工啤酒打算回家細嚐。不過,出到鋪外不足...

Posted by 啤事 Beer Thing on Wednesday, 13 January 201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