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還有沒有好轉的機會?

2016/2/3 — 10:53

最近重拾閱讀,當中一本是蔣勳老師的《捨得捨不得(帶着金剛經旅行)》。第一章節,講及蔣老師到京都旅行。因早前有朋友遇上難題,故特地到永觀堂為她祈福,怎料走到寺廟前之時,正值賞楓季節,又下着雨,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擠滿門前,排隊隊伍長到看不見盡頭。不情願地找到龍尾,聽着吵吵鬧鬧的聲音,老師雅興大減,萌生放棄排隊的念頭。但想想,為着友人而許的願,竟然那麼的輕率?自己的發願,總不至於那麼脆弱吧?

心亂過後,嘗試細聽身旁鬧哄哄的聲音,卻其實也都是在讚美周遭景色,在表達心中的喜悅;有的是初次來到的,有的貌似常客,不同程度的歡欣,卻也是為了此刻共同目的進發,我看到的美,你也看到了,一切還是不錯的。

「生命如果不是從一點點小小的歡喜讚嘆開始,大概最後總要墮入甚麼都看不順眼的無名痛苦之中吧。甚麼都不對,甚麼都罵,結果世界沒有好轉的機會,自己也沒有好轉的機會,只是一起向毀滅的深淵沉淪吧。」

廣告

蔣勳老師透過這短短一小時的排隊時光,竟也有所頓悟了。

人們的磁場互相影響着,這個絕對無誤。你快樂所以我快樂,你憤怒故我也被搞得無比火滾,我們的情緒總是容易被身旁事物人物牽着走,互聯網上更為甚。各個社交平台簡直就是眾人情緒的麻辣火鍋、pot-pourri、cheese fondu,有甚麼不高興看不順眼想罵想發洩的,全部丟進去,也管不了別人看了甚麼感受,總之我抒發了我的怨氣,我好了,就好。

廣告

看看我的各個網上平台,就是一個五湖四海大雜燴,精采萬分。也不一定只是五毛,很多都是真心跑過來「伸張正義」的,甚麼派別的都有,紅的藍的黃的綠的,總之各人有個人的見解,都覺得有必要來「指教」你一下。

有時沒空,或是沒好氣,採取你有你鬧,我有我不聞不問;有時自己那條低能筋被挑起,也會弄弄他們回個幾句無聊話。但有時,忽然認真起來,會細讀一下,嘗試理解諸位到底在不高興些甚麼,在發洩些甚麼。其實大都是些沒意義的謾罵,很多都是基於從別人口中得知的「據說」、「聽說」,有幾個人是真的接觸過後說出來的「事實」?大概沒有吧。然而,一個人,一個群體,到底要對生活有多少的不滿,日常有多空洞,才會用謾罵一個不相識的公眾人物來填補自己的空洞?

都源自社會上的諸多問題、諸多無法解決的矛盾。社會令人憤怒、生活令人納悶,群眾無法在自己的空間找到出口,無法找到價值和意義、也就只能在網上把不滿放大,找目標去發洩。公眾人物是最就手的target,個人理解下,根本就是nothing personal,我(或是其他公眾人物)不過是許多發洩渠道的其中一個吧。是不是甚麼深仇大恨,其實也不是,我過得好與壞,我是死是活,其實對眾人也沒甚麼大影響,就真的純純粹粹是一個讓大眾吐槽的箭靶而已。

當箭靶,也沒大礙啊,多年來也被訓練純熟了,早已練成百毒不侵,也不太會生氣,倒是會對人性更感興趣。也很少會以謾罵的方式回贈,就跟蔣勳老師所說的想法一樣,這種口舌之爭,任憑你爭贏了,又如何?於所有真正存在着的問題也無補於事,不如把時間花在有建設性的事情上更好。回嘴,回罵,又不會讓我變健康、變聰明,何必浪費這無謂力氣?這個點上,各位共勉啊。

眼見這一年內周遭都只剩憤怒,每個人都在互相找碴,罵政府罵狗官已經不夠,也要罵機構罵單位甚至罵同路人,總之想法做法稍微跟自己不一樣的,就要罵,就要控訴。四方八面的槍林彈雨,事不關己的更是迅速躲回自己的洞裏,有心想做些甚麼的也會多添猶豫,而仍儍仔到願意跑出來說兩句的卻隨時被橫槍掃死。

這種互相指責的方式於別人有何得着,不得而知;只知道抱怨和抱怨加起來,就只會形成更大的毀滅和腐壞。而被毀滅的,卻又不是問題的真正源頭,反倒是消磨掉眾人的意志力。

別人如何做我們控制不了,惟有時常注意自己的做法,不要把不必要的憤怒添加進這個情緒大鍋中。世界有沒有好轉的機會,我們有沒有好轉的機會,就看你要不要跟着掉進那個互相責難沉淪的深淵裏。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