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只係要公道。」

2015/4/12 — 23:01

背景圖片:無綫電視新聞截圖

背景圖片:無綫電視新聞截圖

文/攝: 朝雲

河上鄉 刑不上大義,禮不下淳良

在河上鄉四處踏勘查訪,望穿秋水,終見到一語而正乾坤,一指而匡五常的劉婆婆。朋友與她更熟絡,叫她嬌婆婆。

惜婆婆正值不快。女兒陪她飲茶,坐的士回家,卻遇著水客打尖,餘怒未消。

廣告

但婆婆一家毫不見外,大方啟門,讓我這陌生人入內。

女兒向婆婆抱怨,向我們申訴。原來當時眾記者就在門外,請婆婆帶他們去看受侵擾田地。仆街是有見及此,才故意到場挑釁婆婆。女兒很懷疑記者有份促成這場面,連連慨歎其時不在。

廣告

結果婆婆在下午五點去落馬洲警署,錄口供費時,凌晨過後才回家,五百元擔保。仆街也去警署報案,指控婆婆。

婆婆一家解釋,小人作祟,非始今日。仆街小時候已經偷雞摸狗,他們甚至試過年初二沒雞;早已惹惱婆婆;其祖屋亦已歷百載,是河上鄉一最古老的建築。婆婆堅守祖屋,也妨礙仆街的丁屋大計。

婆婆說,農田是自太公耕作下來,過去村民都清清楚楚。「我要錢做乜?嗰百萬係棺材度?我只係要公道。」

對於仆街,她說:「咪咁衰偷人嘢,仲要偷咁多。」

女兒很感激高院的法官英明,婆婆當然不善辭令,但在庭上婆婆未說,法官便為婆婆說出來。

婆婆一再稱自己醜樣,雅不願拍照。但我的視線,始終離不開她皺褶如刀削,略微變形的手腳。婆婆說,都是耕田留下來。

我只好拍已過百年,但尚存人氣的老房子。臨別時祝福婆婆「您要長命百歲。」--老而彌堅下去,激死啲仆街。

(是次探望,承蒙早認識婆婆的朋友幫忙,才不致白忙,由衷感激)

劉婆婆養大的貓

劉婆婆養大的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