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紅十字會學校的日子(三)

2016/11/28 — 11:33

1960年代醫院學校學生(資料圖片)

1960年代醫院學校學生(資料圖片)

入讀紅十字會學校時,我十一歲,已經在外讀完小學。其他同學,大部份都只讀至三年級或以下,所以老師要從ABC開始教。只有我一個人讀高班,教我的老師是主任陳七靈,我後來寫作,用的其中一個筆名,靈感就是來自她的名字。她是英華女校畢業生。其時我們有四位老師,我對陳七靈印象至深,因為她每個星期都買《中國學生周報》給我看。我良好的英語能力都是由她培養出來的。

要不是陳主任刻意安排,也許我沒法再升學。那時升讀中學要參加會考,1964年初,陳主任給我找到官塘樂善堂小學五年班下學期一個學位,每天從紅十字會到那兒上課,我還記得校長是駱存斌。多年以後,我曾替他的女兒駱友梅打工。駱友梅是林行止(又名林山木)的太太,兩人雙雙創辦及管理信報。

來到樂善堂小學,我考上第一名。一向名列前茅的幾位同學,便很討厭我,視我為敵人,經常無故針對我。有一次他們竟然把粉擦扔向我,我不服氣,又把粉擦扔回去,結果把黑板旁邊的玻璃打破了。班主任雷SIR知道後,好像明白別有內情,沒有處罰我。幾十年後,我和其中一位同學張超凡重遇,大家都沒有不快了。

廣告

在樂善堂和我最要好朋友的是覃錫錚,他後來做了江湖大盜。讀書時,他常常帶我去地道茶樓飲茶,因爲讀小六時,為應付小學會考,我們天天都要補課,晨早七點便回到學校測驗中英數。我們六點多便回到學校,先去附近的地痞茶居飲茶,吃糯米雞。小學會考,他獲派彩虹邨天主教中學。中二便輟學。中四那年,我們在北角的渡海輪上相遇,知道他在堅道一間餐廳做侍應。過了若干日子,我已經大學畢業,有天讀報發現他在長沙灣打劫大檔(賭檔),還槍殺警長,被判死刑,終身監禁。幾年前他行為良好釋獄,在教會機構幫手做更生工作。我在明報看到他的訪問,問記者找到他的聯絡,致電給他,相約見面。原來他已和經常去探監的一位菲律賓女子結婚,開展了新的人生。得陳主任的積極安排,我才可以跨出紅十字會學校,認識不同的一個世界,結識不一樣的朋友。

紅十字會學校的姑娘都很投入教育服務。從她們身上,我學會很多人生經驗。記得當時有一位林姑娘,她是基督徒,每星期開車去紅磡做禮拜,她也把我帶去,我因此認識很多教友,算是開了眼界。林姑娘比我年長八歲,常常告訴我她的拍拖情況,把我當作傾訴對象。不知我是否特別善解人意,她跟我關係非常密切。感情的事聽得多了,彷彿我對她也有一些微妙的情感依戀,好像喜歡上了她。如果在今天,或許會被認為是姊弟戀。後來林姑娘移民加拿大,移民前,她又交了新男友,告訴我時,我沒替她高興,反有一點點失落的感覺,好像又被人拋棄了。

廣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