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家來了一頭大象》導讀

2018/12/10 — 16:46

《我家來了一頭大象》

《我家來了一頭大象》

家逢巨變,如喪親或父母離異,小孩常常最後一個被知會。

「他年紀小,講都唔明。」「我已經夠煩了,哪有時間理他?」「他最好什麼都不知道,往後的事我會慢慢處理。」「大人的事,小孩最好別管。」⋯⋯

廣告

就像颶風來臨前的一刻,天氣異常晴朗,低氣壓卻令人呼吸困難、胸口翳悶。「大人支支吾吾又或偽裝沒事,其實是無法面對和自處。」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曾潔雯博士說。然而,沒把問題宣之於口,就等如問題不存在嗎?難道孩子感受不到家裏的「天氣變化」?我們想起英文諺語"The elephant in the room”——問題就在眼前,卻因為太棘手太令人難受,人們不願意觸碰它,甚至裝作看不見;終於,一頭莫名其妙的「大象」擠進家中,大剌剌地擋在親子之間,小孩會怎樣應對呢?

小超人、小火龍、小刺猬、巨無霸寶寶

廣告

大人老是低估孩子的懂事和敏感,以為他們什麼都不知道,遺下小不點在迷霧中自問:「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如是者,他們的負面情緒不斷累積,轉化為各式行為——譬如變身「超人」保護爸媽;化身「小火龍」到處噴火,自製危機爭取注意,以求迫使大人停戰;像小刺猬那樣豎起一身尖刺,拒絕別人同時拒絕受傷;甚至倒退成吃喝拉撒要人操心的寶寶,祈求重奪爸媽的愛。(P21?)一個未解的結,引爆連串家庭問題。

所以,誠實是最好的對策;問題是,真話要如何說?「要告訴孩子壞消息,我們有一些原則可依。」曾博士提醒。

告別大象三部曲

首先是時間,早上比晚上好。「一來陽光為大家帶來温暖,二來孩子有一整天消化壞消息,不用躲在黑漆漆的被窩裏胡思亂想。」

有計劃總比沒計劃好。面對家庭巨變,孩子有許多許多疑問,有些甚至超越我們的想像。曾博士建議爸媽跟孩子定期約會,譬如逢周三晚飯後相聚,談談事情進展與彼此心情。「這樣既讓孩子安心,也讓大人有準備,事前做facial又好、吃下午茶什麼都好,總之為自己注滿能量去應對孩子的十萬個為什麼。」

第三是找援兵,「父母倘若自覺乏力招架不來,可以尋找可靠又成熟的援手如長輩、老師、社工等,陪你走這段路。」

為的是穩住局面  不是自我療傷

臨床心理學家何念慈也是單親媽媽,對於過來人有一則非常重要的提醒——大人對孩子坦白,最重要的目的是穩住當下的慌亂局面,而非為自己療傷。
何念慈這樣示範:「爸爸媽媽之間發生了一些複雜的事,媽咪自己也有事情擔心,會找婆婆公公、姨姨舅舅談。至於你有擔心也可以跟我說,我一定會把知道的告訴你,因為媽咪現在的任務就是讓你和家庭穩定下來。」

說穿了,大人的責任就是讓孩子知道You will be OK(你會沒事的)。像故事裡的媽媽,藉着一客心太軟敞開心扉,這樣才能解下孩子肩上的重擔,一家人更有力氣攜手踏上前面的路。(P.30?)

「不需要否定自己的情緒,但也不必把孩子當『朋友』,把自己經歷的苦和怨都傾倒在孩子身上。在我輔導的個案中,這非常普遍。親子關係密切固然好,但它永遠不能取代伴侶關係,兩者萬萬不能混淆,否則孩子將永遠背負拯救者的角色,無法離開家庭獨立生活。」

何念慈說,實踐時有個簡單原則:假如你打算和孩子談一小時,那麼請花30分鐘來談孩子的事情、20分鐘談家庭安排、餘下10分鐘才談自己的事。

至於故事裡的大人戴面具假裝「沒問題」,何念慈這樣看:「要知道,偶爾戴上假面具也是一種力量,特別是當傷口仍在淌血時。間中以happy face示人,掩飾一下,總比無止境地沉鬱在家裏好。畢竟生活還要如常過。待信任的人在身邊時才脫下面具,未必是錯事,我們毋須自責。」也請留意箇中關鍵詞:「偶爾」、「間中」。
家庭經歷巨變後,大人和孩子如何真誠面對、重繫彼此,不必感到自己在獨行,是這繪本想和大家分享的歷程;至於怎樣跟故事中消失了的爸爸維繫,不讓愛中斷,則是另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家庭故事。

期待下回能再次透過繪本,和大家走到故事的另一邊,看看那邊的苦惱、也看看那邊的愛。

後記:《我家來了一頭大象》是一本關於親子、關於坦誠、關於同行的本地原創繪本,由社聯、新鴻基地產及參與「新地雨後彩虹計劃」的機構聯手推出,希望借用繪本力量,讓家庭危機中的孩子感到有人了解,也讓更多人看見孩子面對的境況——焦慮、孤單、對大人情緒的種種童稚反應——繼而思考,我們該怎樣和孩子一起渡過難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