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已經開始想你:這四天的香港遊

2017/7/24 — 12:06

維港資料圖片 l vjpaul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維港資料圖片 l vjpaul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剛剛我送你到地鐵站,出電梯時你說你要走了,我無法克制的紅了眼眶。目送了你搭下手扶梯,我只是好難過好難過。

我已經開始想你了。

說起來奇怪,這四天和你相處的回憶開始有點模糊,我也有些忘記究竟我們聊的內容是什麼,或許是因為那些回憶已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了。我想我必須在忘記要說什麼之前寫下這四天的回憶,還有寫下你對我多麼重要。

廣告

和感謝你陪我度過這四天。

8/31

廣告

記得早上自己心情很差,起了一大早搬行李到宿舍房間。沒時間去想你要來的事實。當你說你到了香港,我正在整理房間,就算自己如此疲憊,對於會見到你我還是有些興奮。

我們一起逛了校園,直到你走後我才發現,雖然是走自己走過無數次的路,感受也因為你有一點點的不同,因為當你到了我宿舍房間,經過我上課的地方,吃我吃過的麵店,我開始有種不再孤單的感覺。我的生活像是有了人可以分享一般,我不用一個人去承擔。

我們去旺角逛通菜街和花園街,你喜歡逛古著,尤其是花花的上衣。你買了一件像是墨水潑過的衣服,但挺有藝術感的。我們聊到以前國小國中的是,有好久好久我都沒想起那些日子,但和你聊起來那些回憶又是十分親切。

我想,你是我對於過去很重要的聯繫。

晚餐我們吃了粥,然後到朗豪坊裡面的滿記吃甜點。說來好笑,我想起了去年的今天。

去年的今天,也是開學的前一天,我和H一起吃晚餐。記得自己有多害怕孤單,但那時覺得有安全感,因為自己不再是孤單一人,有H在。

前一個晚上我才抱怨起香港,但此時此刻你在我的對面,我不禁微笑,或許我真的沒有錯,我的確不是孤單的。

今年新學期開始前,我好幸運有你在。

9/1

今天在你來找我之前,我竟然不經意地在臉書滑到自己的文章,原來它被刊登了,而且馬上得到不錯的迴響。那時我好開心好開心,而且是種新的情緒,或許是對未來的一種期望。

吃完麵我們一起去了超市,記得前年在超市的時候媽媽和我道別,因為她要趕巴士到機場,我努力在結帳的時候止住淚水,可能從那時開始對超市有種陰影吧。

這幾天你參與了我的日常生活,我知道那或許不算什麼,但我想這對於我熟悉的環境產生了改變。

因為下次我到超市,我想起的可以不是分離的感傷,而是你買了龜苓膏和牛奶,和一瓶日本的能量飲料。

下午我們去了歷史博物館。我總共來了三次,一次是剛升上大學時,另一次是和爸媽,這一次是和你。

我想我開始想起究竟我們聊了什麼,我們什麼都聊。一切都好自在,和你聊天一直都是這種感覺,我可以和你說所有的話。有時我們會像高中生一樣打來打去玩鬧,但回想起來,我們以前倒沒有這樣互動過,我喜歡現在這種狀態。

今天走了不少路,晚上去了廟街,吃了港式的點點心。想想自己也很久沒吃香港傳統料理了。我們到尖沙咀,就算我們都很累,還是把一些觀光景點逛完。

整天我都好快樂,因為自己的文章被刊登,在睡前已有然後2000多人按讚,記得睡前自己聽著蓋世英雄節目改編的電音歌曲,很high,突然覺得自己有可能有些不同。

但我想最重要的,是我開始以不同觀點去看周遭的事物,因為我不是一個人去面對這世界,我想就算你不在身旁,我也不會是孤單的,我知道我有很重要的朋友。

謝謝你,讓我這次沒有陷入某種憂鬱期。似乎這幾天發生的好事,和你有了關聯。

9/2

今天我們一起去了長洲。天氣陰晴不定,上次來這裡也是快兩年以前,這裡的氣氛和香港島十分不同,走著走著卻也十分悠哉。

經過了幾次旅行,發現到哪裡玩並不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身邊的人。搭船的途中你睡著了,我望著窗外,覺得這一刻很安詳,很平靜。像是以前全家出遊,開夜車回家,無論外頭多麼漆黑,在裡頭的我卻覺得很快樂。快樂並不需要什麼特別的理由,那種單純的喜悅常隨著成長逐漸消失,但偶然中卻能從人與人的交流看到那閃爍的光芒。

隨著成長,那些時刻更顯得無比珍貴。

我們到了上環逛古董街,然後一路搭叮叮車到銅鑼灣。我從沒在晚上搭過電車,老實說,晚上的香港挺美的。

一路上看到自己到過的廣場和高樓,夾雜著一些傳統街市。或許香港有它自己的美,我總認為它不適合生活和居住,但它的生命力可能來自種生存的倔強。高樓映照著夜晚的燈光,我看見繁忙的交通和人群的倒影。傳統和現代在有限的空間競爭著,我沒看見任何一方的妥協。

或許我無法真正去喜歡上這個地方,但不代表我沒有權利快樂。

我值得快樂。

我們到了銅鑼灣,吃錯了家餐廳,然後逛了誠品。就算我已經自己來了無數次,我好開心這次有別人一起分享。

有時候走路走得太快,我會回頭看看你有沒有跟上。總有種奇妙的感覺,雖然你在身旁,卻又輕巧的似乎不在。我可以對於一個人的存在感到如此自然,毫無壓力,讓我開始覺得自己是否加諸太多不必要的壓力在自己身上了。

之前爸媽來,同學來香港我總會怕,怕他們看見我的不安,還有對於環境的格格不入,但或許那些我在乎、和在乎我的人,根本不在意我是否愚蠢和沒用。他們不會用功利的標準來衡量我,因為我們信任彼此,也接納彼此。

人跟人的互動就是如此簡單,簡單卻細水長流。

9/3

早上到深水埗吃了你想吃的腸粉和撈麵。今天天氣特別熱,你說你喉嚨不太舒服,或許是感冒。到九龍寨城公園的路上你說你頭腦已經不太清楚,所以會說一些沒有下限的話。

你說轉接插頭和梨子聊天的時候我笑得好開心,你說轉接頭想要像梨子一樣有水分,梨子則是希望自己能有金屬,比較堅固。我以前好少看到你這樣說些沒意義,卻快樂的話。或許在這四天旅行中我們都呈現了以前沒在對方面前展現的一面。

現在那兩顆梨子依舊在我桌上,顯得有些冷清卻又不孤單。

我們喝了糖水,在公園裡坐著聊天,像是有無數的話題可以延伸下去。時間過很快,你馬上就要走了。在香港時間對我來說總是用飛的,很多事無論開心還是難過的總是容易被遺忘。但我希望情緒不會。

我希望曾經經歷過的情緒會以它自己的方式,存在我們一起走過的地方。總有ㄧ天,偶然之中我們會想起那些回憶,而那感覺會是混合淡淡的悲傷和喜悅吧。

進地鐵前的長廊裡你開玩笑似告訴我要去上課,不要再翹課。你說我們分開後都要回到某種形式的生活之中了。

但這次就算是回到一樣的生活,它也會有些許不同。

越長大,就越不暸解緣分這種事。小時候覺得當時的朋友就是一輩子的,而現在,我似乎沒有權力去決定誰留下而誰不。曾經沒說過太多話的人如今卻在心中留下重要位置。

今天喝糖水時你說起用無名的事。我這時才想到,自己曾經將人劃分不同階層,而你屬於我認為聰明、神秘而且文藝的。說來好笑,我總認為自己擅長分析他人,但到頭來,我似乎創造了一些高牆阻擋自己和他人互動,甚至以牆背後的未知來懲罰自己。

我沒想到國中不熟,高中因為搭公車才聊上天的我們會在香港碰面,沒想到我們會面對面吃著核桃露和綠豆沙。

這樣回想起來,就算緣分無法被掌控,帶走我許多珍貴的情誼,它也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憶。

或許是如此,我才能夠更加珍惜當下那種單純的快樂。珍惜朋友之間那種自然而沒有負擔的互動。

下次見面是一年後,不知從何時開始,分離開始以年作為單位。我們都要回歸各自的生活,朝不同的道路努力邁進了。或許在努力的過程中,等待下次的交會就不會顯得那麼漫長。

現在是午夜12:30,你的班機應該早已到達高雄,疲憊的你或許已經入睡。此時此刻我不再那麼難過,畢竟這四天中我很快樂,而我知道自己應該知足。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我們會回歸自己熟悉的生活,但這次因為你,這座城市對我來說將會有些不同。我也會也些不同。

在我們見面的日子到來之前,我已經開始想你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