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很想認識妳,那位在 APM Global Work 打工的妳(一)

2016/1/13 — 10:50

她很喜歡穿這類毛衣。(圖片來源:LOWRYS FARM IG)

她很喜歡穿這類毛衣。(圖片來源:LOWRYS FARM IG)

一、〈那又有甚麼意義呢?〉

在觀塘上班快年半了。

我工作的工廠大廈與 APM 商場(呃.....大家都知道APM是商場吧)之間有條小隧道,人來人往,每天人流比起 APM 大部份時間的人流都要多。每天上班下班,我都會走這條路。

廣告

不過,工作第二十三日開始,我每天會多行這條路兩次。

多行的兩次都在午膳後,一來,一回。我行這條路,由戴著 iPod,偶發因為iPod 冇電而抓狂,到現在與 Spotify 為伴。行這條路本來暢通無阻,到近幾個月有很多派傳單的嬸嬸在路中心出現;隧道中間的另一家商廈的人以前不懂排隊,現在都已經乖乖排隊候電梯。

廣告

儘管如此,我還未認識到妳,就在隧道對岸 APM L3 Global Work 打工的妳。

***************************

「昨天也看不到她,今看看來也看不到她了。」

「喂,去望一望吧。」

「為甚麼總摸不清楚她幾點去食飯,知道便不用煩了。」

這些念頭不停在我腦中來回,不過,無論字詞如何改變、是哪一邊的聲音大、哪一邊有著新的理據,我還是每天走上商場 L3 一層,慢步經過 Global Work 的門口,看看她在不在。有時我會連續三天撲空,有時我會連續四天也見不到她。「喂,算啦,你日日行嚟想點架啫。」「你覺唔覺得自己好 Creepy 架?」我有跟一兩位朋友說過我這個午後習慣。你猜他們如何評價?對啦,他們都是覺得很疑惑的。

「不過今日依然好想再去。」

她的同事有時會有不同。我猜,以我這年半減去二十三日,每個 Weekday 我都經過 Global Work 的觀察,她們應該有很多是兼職工,更替得很快。她留著日本女歌手森惠在2012 般的中髮,但是染金了。我知道她不特別少艾了,所以我想起森惠。但是她與同事交談間的淺笑,則有著有村架純的可愛,甚至還去到梨里杏的級別 —— 說到底,她就日很像一個日本妹啦。

不過,其實她更像唱作人龔柯允 ( KAREN KONG ),髮型,面相,也有八成相似。

龔柯允 ( 圖片來源:elvis+elvin Hong Kong / 龔柯允  facebook page )

龔柯允 ( 圖片來源:elvis+elvin Hong Kong / 龔柯允 facebook page )

她的同事更替得很快,有一些工作態度應該很差的,經常給其他資深同事教訓教訓。因為大家都知道,APM 大部份樓層的走廊都只有大約三米闊,如果在鋪面附近教訓 Junior 同事,行人一定會知道的。「唔該你,唔好成日拎住部電話。唔該你。」逼人的氣焰,那位嬌小的 Junior 同事被一位看似阿姐級、束及耳短髮的訓示。我只想,啊,她如果面對這樣的壓迫,會不會都很可憐?如果她做錯東西,那位短髮阿姐又會以何種力度去訓話呢?抑或者,她也要負責管理同事,但以一種溫暖和善的方法去管理呢?

又有一次,她在場。她愛穿白色或淺色的衣服,她們好像只可以穿自家品牌的衣服。幸而 Global Work 的出品都很日系,她穿在身上,每一套都很好可愛。那次,她穿上白色過頭笠毛衣,線頭外拋,應該毛冷成份很夠,就算那天很涼也不怕。毛衣織是 P、D、X 三個英文字母,我不知道是甚麼意思,很好看就是。

(她很喜歡以下這些裝束)

圖片來源:LOWRYS FARM 網站

圖片來源:LOWRYS FARM 網站

那天,有運貨的快運員到來,要她簽收。她應該是副店長之類的職位吧,又或者,其實只是快運員要進去 Global Work 要隨便找一位員工來簽收,一定會找位最標緻的吧,我很明白啊。即如我去到一家男裝時裝店試衫,也希望選一個最漂亮的 Sales 來溝通吧。簽收時,快運員連隨把高及人頭的灰色膠箱推進店內,喂啊,她會不會不想店子搞得混混亂的?還有,喂啊,那個黑擦擦的灰箱好像差點碰到白色毛衣了,都弄髒了。喂!

我很著緊。不過,那又有甚麼意義呢?

由上年見著她多次穿著以長裙為主衣物的襯裝,到今年香港特別熱的夏天,由於她在冷氣地方工作,夏天時內裡穿間條 T 恤外邊還會襯短身牛仔褸,再到現在冬天她再穿起長裙子,我還是沒有勇氣去結識她。

啊。

那又有甚麼意義呢?

篇二續

作者按: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戀愛應驗;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