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很想認識妳,那位在 APM Global Work 打工的妳(三)

2016/1/15 — 12:31

觀塘。 (圖由作者所攝)

觀塘。 (圖由作者所攝)

三、〈一起吃鍋的朋友〉

藍色龍蝦就快要被拍成短片了。

Marvel 系列後來有五套短片出現,但獲得好評的只有一兩套。上司經常問我們對於藍色龍蝦短片的意見,我跟他說其實如果美國那邊與一、二線荷里活明星談得好就沒有問題啦。上司說有很多東西我都不會明白,其實涉及六位數字的東西你經常問我等年青人的意見幹甚麼呢。

廣告

或者你會問,甚麼都要過問日本、美國的單位,我們香港這邊可以做甚麼的呢?好吧,既然你對藍龍蝦那麼有興趣。香港這邊可以管理藍龍蝦的社交帳戶。這一點,其他地區的部門都沒甚麼意見。據說,香港公司玩社媒的烈度是全世界最強的,外國總公司等自然不覺得我們會偷懶。

廣告

每天快要離開公司時,最後要做的工作,就是為藍龍蝦預定時間「出 Post」。

Marvel 的短片沒有幾套好看。這是當中〈All Hail the King〉的一幕。

Marvel 的短片沒有幾套好看。這是當中〈All Hail the King〉的一幕。

***************************

文首圖片是我每天下班會見到的畫面。

洪申豪的〈一起吃鍋的朋友〉在我耳邊播著,iPod 圓盤的貼紙給前度借來錄音訪問時弄起了半邊,我沒有怪她,只是,如果她沒有那麼不小心就好了。洪申豪的歌曲,在 Spotify 都沒有,要聽的話,我只好放進 iPod。

學生時代,常跟宿友一起火鍋。現在因為工時,我已經在平日很少跟他們見面。〈一起吃鍋的朋友〉,其實已經所淨無幾。

晚上十時的列車,大約四分鐘一班。

有時我會因為想避開不熟悉、又差不多時間離開的同事,特地走到離月台的電梯出口遠遠的地方候車。觀塘的月台座位比起大部份站都要多,雖然也是十張椅子不夠。洪申豪的專輯,最後一曲叫做〈睡眠的品質〉,差不多是純音樂來的。聽著,坐著,我就放空。

洪申豪《LIGHT CORAL》專輯。(圖片來源:dumdumoffice )

洪申豪《LIGHT CORAL》專輯。(圖片來源:dumdumoffice )

「我認得你。」

有人跟我說。我心想,誰啊?誰坐了下來啊。

我下班已經累到爆。頭別過去,「不要啊。」「不要啊。」「我今天只穿上一件阿仙奴運動外套,頭髮也沒有弄好啊......」

對。就是她。

那天她的金髮好像顯得有點褪色,可能最近用錯了護髮素之類。雙眼有點疲累,在她雙眸之中看彷彿看見她一天的工作;面對過的客人;說過的客套話;與同事互調吃飯時間的不情願;仍然保持的微笑;隔離店鋪MK男員工的搭訕;摺過的衣;數過的鈔票;收過的信用卡;偶爾出錯的EPS機;米白色的紙袋,大的小的;也總有人問為甚麼要膠袋要加錢的問句;鋪面在冬天時總會出現的毛衣陣,深紅的泥黃的墨綠的;她一天對著的店子白色燈光;牆壁上的文青風格噴漆。

還有。

她在家中起床時的模樣;按熄過的鬧鐘——對,我相信她不是用手機鬧鐘,是用傳統鬧鐘的——,早上飲的果汁盒子;找襪子時的趕忙;選擇穿哪套衫時的忐忑;以為自己帶漏了東西實際又沒有的神情;等升降機時遭長性鄰居的視姦;乘車時為了避聽 Road Show 才戴上的入耳式耳機;Sony 品牌的日系手機(我希望她是用日本品牌的);下車時把外套重新穿上的動作;在APM車站攘往熙的馬路上避車的腳步;來步行回到 APM L3 選擇的路線;與同事說午安的第一個表情;等等等等,我都好像看得很清楚。

在她問我第一句說話時,我好像已經很了解她了。

穿著不太多少女會著的深藍色羽絨背心,對,那天天氣有點冷。背心上有點北歐花紋,很可愛。內裡是麻質白色恤衫,領口是 Early American Style 的平領,有一粒紐扣沒扣好。我都不敢看她領口對落的位置。下身是她平時愛穿的長裙,今天是牛仔布的,與上身的羽絨背心很襯。我看不到鞋子。因為在她問我東西時我不想把眼神抽得太遠。

她說認得我,她說知道我每天都會去到 APM。

她問我認不認得她。

她問我為甚麼每天都行過去。

她問我叫甚麼名字。

她每次提問後,知道我好像不太懂回答,都嘗試把說話收回。

但是,不要緊要啊。能夠跟你說話,我已經很高興了。

我想起《伊索寓言》。

從前有一個既膽小,又貪心,家中又有兒有女的有錢人,在叢林打獵時發現了一頭金色獅子。那根亨利步槍,當天有點不靈光,射完兩發後,安全卡榫出了點問題。後來他慶幸槍的狀況,因為眼前出現一頭金色獅子。

他自言自語「到底該要怎麼辦?」心裡亂麻。他一方面貪財如命,另一方面又怕事膽小。他不停地問,哪位神明創造出眼前這頭獅子?又有哪位神明要我遇見他?又有沒有神明要我他日償還?愛財的個性要他帶獅子回家,怕事的內心又要他忍一忍。

他很想把隨從叫來,但又怕隨從會貪心的把他帶走。他信不過隨從,想回到府上叫家人帶來,叫子女親手捉拿,但又害怕孺子會把金獅的事告訴妻子。

好運氣來了,富人又不敢接受。

她神在面前了,我又不敢取悅她。

她還是問我取了 Facebook。好在。

那晚我鼓氣勇氣,跟她說了兩個笑話。她好像很喜歡。

 

太好了。





 

***************************

藍龍蝦要拍成短片,是真的。

 

但以上的結識過程,只是我經常出現的幻想。

 

還有,藍色龍蝦其實叫做 Caleb,是否很沒氣勢呢,哈?

今晚,我在書檯上,伏下,再次出現這段幻想。

哭得不成人。

篇四續)

 

洪申豪-You & Me & Nothing New:

作者按: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戀愛應驗;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