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很想認識妳,那位在 APM Global Work 打工的妳(八)

2016/4/24 — 4:39

那天,我準備了這張卡紙。

那天,我準備了這張卡紙。

八、〈摺疊白色長褲的玩意〉

無論之前在「榮昌小食」的事情有沒有發生過,我都非常肯定 Abigail 是認得我的。

過去的的一年半,每天飯後,都在她的店面經過。當然,這裡說的每一天,不是真的是每一天,而是扣去我有時要跟同事吃飯、頭尾芽、散水飲茶的日子,加上她作為 Sales 行業的從業員,上班的 Pattern 並與我們這些辦公室人士不同,不星按「Workdays」來算,而是,有時補休一兩天平日,有時番的更數、與頂更情況的又有滲雜。

廣告

所以,如果以單一週來算,我可以是只見到她一面。運氣不好、加上有些紅日我不用上班時,更加是一面也見不到的。

廣告

不過,如果以一年半來算,那累積下來能夠見到她的次數,應該也足夠構成某個印像的。

試過很多次 —— 其實基本上是每一次,我在 L3 的電梯一出,那是一家京滬菜館。下午茶時間也過了,那是一個菜館「落場」的時間,都不是營業的狀態。那家店子有聘請智障人士做清潔工作,久不久也會有一兩位在菜館門前休息。有時他們(自己也控制不了),給我又好奇又不友善的眼神。而我呢?又往往不能別過面就遠去。

因為啊,L3,如果我轉身就轉彎,直接就往 Abigail 的店子走過去,很可能會浪費我每天只有一次,與她見面的機會。

在 L3 出電梯轉彎後,我要看看那條共有五家店子的走廊,有多少途人在前面。若果,那時很多人,很多一路行走都會霸佔很多空間大陸遊客,甚至乎是帶著嬰兒車的家庭,那我經過 Abigail 店子時的視線就很大機會會受到阻擋。無論是我望著她的視野,還是透過她「有可能」見到我而增加「對我有印像」的機會,也會大大縮減。

我實在非常不希望見到這種情況。

所以,我轉彎後,有時會在一家著名戶外用品店(即是與Abigail 的店子兩鋪之隔的門口店)外,稍等一下,待那些障礙物統統走開,我才慢慢地往目的地行過去。

如果當日 Abigail 在上班,她要麼就在收銀處。按我一年半的觀察,之前也有提及,她應該是店長或者是副經理之類的級別,因為那家店子能夠碰收銀處的員工不多,她是其中一位。要麼呢?她就在店子的左手面準備,或是將衣架都弄回整齊。由於她是在店子的左手邊,所以我總是從店的右邊而來,那我就可以慢慢地看:

一,她有沒有上班;

二,如果她有上班,我就可以在我十來步的短時間之內,看著她的面孔、辦事的溫柔、斯文的衣著、還有與同事或客人交流時的友善。

雖然一切一切,都很可能只是徒然。但我就日每天也在如此這般的算計下,希望增加見到她的機會。而事實上,我跟她四目交投的次數,也是不少的。一個外表尚算好認的男生在你店子外數百天地行來行去、經過,怎樣也會有印像?我都不知道......

***************************

每天走上 APM,由地面那層走到上 L3,心情也是有所期待的。

每天走上 APM,由地面那層走到上 L3,心情也是有所期待的。

那天,我決定跟她說話去。

對,就是撩她了。

***************************

當日天氣微涼,因為早上下過雨,有點濕熱。就是穿上厚綿質恤衫,在商場行上十五分鐘,面對著一層比一層少冷氣,也不會感到悶焗的天氣。我對穿上白色恤衫的自己份外有信心 —— 雖然面對著撩女仔這樁事,再多的信心加乘,也不了多少。

一如以往,我吃完飯就走進 APM。去到 L3 就轉彎。

在與她的店子遠距離的剛好角度上,我已確定她有上班的。走近多幾步,見到 Abigail 正在摺一條白色的褲子。一臉可愛,表情多多,又以毫不專業的節奏在摺。很快,我便發現她應該是與對面 Uniqlo 的同行在玩。但我一時間看到到跟她玩的是男,是女?是男的機會很大吧?如果我是對面 Uniqlo 的男 Sales,也一定會很想認識  Abigail ,如此這般,在遠距離一起摺同一樣東西,應該是 Sales 之間很好玩、很有共同感的玩意吧?

我行過了。我沒有跟她說話。

然後我走到 L3 的另一端,把我預先準備好的小道具拿出來。折返。在 L3,沿一個我很久沒有行過的方向,從左到右地,走到 Abigail 的店子,走到 Abigail 面前。

當時的她,與另一位比較生面口的年青同事在一起。過去幾十次碰面,我都沒有見過 Abigail 企得那麼出,就如同一支正在落後、而被吹罰十二碼後,著名的守門員站在白界線上,腳掌都在白界線外,準備要穩穩地接上一球一樣。

「你好啊。」

Abigail 與她的同事都一臉茫然,似是對我完全沒有印像。

「我成日行過呢,留意咗你好耐架喇。......可唔可以同你做個朋友啊?」

我就假設她已經對我沒有印像吧。我連隨遞上我準備好,寫上我電話和名字的小卡紙。

她第一下是不想接的。然後猶豫了兩三秒,就伸出幼細的左手,接了卡紙。

「你可以 Whatsapp 我或者打比我架。」

我先後跟她的同事,與她,各自說了一聲「打擾了。」Act Cool,But Not That Cool,I Know That。

離去。那個下午,一整個下午,我心情都不能平伏。我先後跟三位好友以 Voice Message 的方式述說整個過程,以作發洩(他們都知道我每天來看她的)。然後,回到公司,我也以很亢奮的狀態來工作,如同吃了藥一般,以過敏來應付過度驚恐的心情。

然後,接連幾天,我的 Whatsapp 也沒有出現任何陌生人的訊息。

她都沒有找我。

 

也當然吧......?

 

(篇九待續)

作者按: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戀愛應驗;圖按:文首圖片的電話號碼為電影《樹大招風》入面劇情使用的電話號碼,我自己沒有試過打過,但應該是「吉」了出來的電話號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