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很想認識妳,那位在 APM Global Work 打工的妳(十)

2016/8/9 — 20:49

牛頭角度附近有一條馬蹄徑,形狀真的像馬蹄一般,頗多食肆聚集。

牛頭角度附近有一條馬蹄徑,形狀真的像馬蹄一般,頗多食肆聚集。

十、〈其實我應該真的真的再去跟  Abigail  說話啊!〉

已有幾個月沒有去過  Abigail  的店子了。

在那件事後的幾天,還會久不久打開手機,或者在 Google Chrome 開著 Web 版 Whatsapp 的那個 Tab 久不久打開一下。看看在大學同學約吃飯、說足球隊的事情、談工事的、與上司安排其他同事工作等等的群組下面,會不會有一個未知的電話,寫著 +852 ,後面有八號數字,圓圈的小圖示可能是一位可愛美人。

廣告

又或是,一幅帶有文青氣息的風景,然後青綠色小圓內有一個「1」字代表有一條未讀訊息?

廣告

會不會是?

會不會是,Abigail ?

喂。

將心比已,如果我是 Abigail ,收到那張卡紙,如果願意、樂意致電或通訊,一兩天內應該怎樣也會做吧。我心知道,她是不會找我的了。

初期也有點不習慣。我說關於我每天午膳後都會到 APM 逛的習慣,如果要戒掉的話。半世紀前的整容大師 Maxwell Maltz 說,整了容的病人要 21 天才習慣新的自我形象 —— 即使那已是變靚了、變瘦、最少是他們認為變「好」了的新形象,從而推算出一般人的習慣,或者是希望令生活變得更好的習慣促成,都需要21天來培養。而這項研究在他的事業高峰依然繼續。時間推演到今天,這位在觀塘打工,每天也會裝作若無其事地拜訪心儀女生的青年,用了年多來培養習慣。習慣,當然,很難戒掉吧。

但也得戒掉。

始終,如果人家已對你沒興趣,你還每天在「泣泣揚揚」,那無疑是一件很騷擾,甚至是令人不安的事情。

她的同事可能已經會跟部份同事說了,然後在那個女生較多,是非滿滿的環境令她身受其害了吧?或是她或其他比較靚的女同事也會受過這類遭遇(說我是癡線佬?)?我就是不能再在她的鋪頭前出現就是。

初初總要找事做。

在吃完常餐前的幾分鐘,再想「今天去做甚麼好呢?」可能是去銀行入數,可能是提款,可能是銀行寄東西,可能是一直準備好要週末才做的事,就安排在週二或週五來做。幫同事買東西(例如公司的文具、封好零食的大夾子、郵票甚至鍵盤等)、辦事變得很有空間與空閒,也試過連續幾天經過宜安街和恆安街一帶,見到在位拾荒婆婆坐在地上吃飯很慘,給了她些少錢和買麵包給她吃,後來她問我「麵包裡頭有甚麼?」,我回不神來,心想不是吧你那麼揀擇,後來才知道婆婆怕吃太油和太甜的食物,我就轉而購買大麥包給她吃。也試過覺得閘著通明街的一條無名小巷很有都市氣息而進去拍照,後來發現也沒甚麼特別。又試過行遠一點找些未吃過的食店,甚至是在午膳時間吃兩餐,先吃一件茶餐熱狗,再吃一份牛雜之類。

總之就是找事做。

不久,已經沒有這種意識。總之不去 APM,而就算要去 APM,也萬萬不能經過  Abigail 打工的那一樓層。

就這樣,過了半年。

 

有時,我會幻想她真的會打給我,或是透過 Whatsapp 來找我。

我不停猜想,會不會有甚麼出了錯。

會不會真的交出 FB 會較好?

會不會一早應該用朋友的建議更好?

我也知道,想來也毫無用處啊。

 

人家根本不想認識你。


 

***************************


 

香港最熱的時候,連晚上外出都覺得難頂。而今年是熱上加熱。

但過了七月,入夜開始可以接受,我也較多時約朋友吃飯。較多是與在附近上班,或者在附近有工作室的朋友見面,一起飲兩罐啤酒,喫幾根煙,見見面。

牛頭角度附近有一條馬蹄徑,形狀真的像馬蹄一般,頗多食肆聚集有拉麵店,有居食屋,有外帶的台式雞排店,還有政治團體開設的綜合中心,可以辦蛇宴的。那晚跟一友人吃完麵,就在便利店門口閒聊,他年紀比我有大很多,而我也不再年輕了,但我卻如同一起回到廿二歲般,在便利店外騮躂,就如我輩青年兒時最愛的樂隊 The Used 的〈The Taste of Ink〉的 MV 的模樣。在自動售賣機、小食宣傳燈箱與七零八落的報紙架外,說著人生的困頓,說著不順遂的職場旅程,不承認自己既嚮往自由又不想自律,大剌剌地表達自己對某種人生的追求卻又不敢說自己行動力是那麼弱小,那麼言不由衷,那麼虛偽,那麼得一想二,那麼明知自己條件有限卻又妄想擁抱這個世界更妄想所有人都會接受自己,手執的啤酒明明已經變暖又裝作沒有所謂,明明自己不是吃開那款煙,心裡不太習慣但就算面對自己很相熟的朋友也只會用「沒所謂」來輕輕帶過。又說著,我們在二十出頭時應該徹底解決掉的戇戇念頭,而當然,我們到了三四十歲也無法解決。

鄰店是譚仔來的,很多年青人出出入入。

 

到我們快要離開時,Abigail ,從譚仔行了出來。

我肯定是她。過去的兩年,我有超過一年,是每天都想去見她一面。

她的眼眸,她的顴骨,她的髮色與髮式。

不可能認錯。

絕不可能。

她應該是剛下班吧,九時許近十時。與一名女友人出來。我估計不是同事啊,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那位女生(不過,說來也有半年沒有到過她的店子,其實就算這胖胖的女生是她的新同事,我也不知道吧)。

Abigail 當日的衣著比平時深色,妝也化得比平時略濃,是現在流行還是怎樣呢?深藍色的吊帶裙,內裡是藍白色的間條 T 恤。裙子很長。我現在才留意到,她的小腿也頗粗。但是那樣也無損她的可愛。

她行出來,四處望,我見到她,我猜她大約有兩秒可能見到我。

可能見到,可能見不到。

就算見到,也未必認得。

 

然後不到半分鐘。有一位男生趕到,她與這兩名友人走十步出大街截的士,我猜應該她們住在同一區,可以一起搭的士之類吧。

我垂頭喪氣,沒有跟進,與眼前的友人分享了與 Abigail 有關的事。

「你應該無論如何也再走過去啊。說點甚麼都好。」朋友希望點醒我

「啊......」

「你又不一早說明,你一早講,我必定會推你過去啊。」

算吧。錯過了時機。

 

然後我們再談點甚麼。談他買了一部琴,我買了一套新畫具。我沒聽過他說過的年青情史,北上耍樂與及對台灣藝術圈的看法,Blah Blah Blah ——— 有種想法在我腦海中急促膨脹。

「其實我應該真的真的再去跟  Abigail  說話啊!」

「說點甚麼都好,例如說我之前給過你電話,不如再給我一次機會,或者當作她完全對我沒有印像,就重新再結識一次,甚至是最老土的甚麼碰到面是緣份不如我們來做朋友之類也好。」

「啊!搞甚麼啊!之前不是每天想想像她會在離開店子給你碰到,或者她去完吃 Lunch 回來給你碰到然後你不用在店門前解決『結識她』這回事嘛,不是嘛?現在給你碰到了,你又不敢走近啦?食屎啦!扮乜失敗者啊!」

 

過去半年,我失去了銳氣。

 

一種半年前在希望結識  Abigail  時能夠提起、能夠隨時取用的銳氣。那種令我不怕面懵不怕被拒絕,在三數分鐘內轉身回到店子面前,把小卡紙遞到 Abigail 面前的氣勢。

我不可以這樣子的。

不可以。

我要拾回我的銳氣。

一定要。

 

(篇十一待續)

作者按: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戀愛應驗。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