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很想認識妳,那位在 APM Global Work 打工的妳(四)

2016/1/20 — 9:31

《Whiplash》中,Melissa Benoist 飾演的 Nicole 與 Miles Teller 飾演的 Andrew Neiman。

《Whiplash》中,Melissa Benoist 飾演的 Nicole 與 Miles Teller 飾演的 Andrew Neiman。

四、〈Whiplash〉

前年的音樂電影《鼓動真我 (Whiplash) 》中,男主角 Miles Teller 飾演的 Andrew 雖然醉心鼓技,但在電影開初,他還是鼓氣勇氣結識了在戲院賣爆菊的美女。男生也不是太熟手的,但雙方的互動都很可愛。

廣告

男方經常去到電影院與爸爸看電影。今晚,他再次埋到櫃檯:「嗨」

「你好嘛?」在櫃檯前賣爆谷的馬尾女生一邊搖頭、輕鬆地說。

廣告

「你.....你好嘛?」吞一吞口水,好像某種人生大事快要發生。

「謝謝你,我很好。照舊?(某種爆谷)」

「不....我不太懂如何....呃.....」

(女方一邊聽,都大約想像到對方想怎樣。後生、靚女,對應男生搭訕的機會會少嗎?女方一邊咬唇一邊聽。)

「其實我都留意了你很耐.....你很漂亮......你願意跟我去街嘛?」

「‧‧‧‧‧‧‧‧‧‧」

「‧‧‧‧‧‧‧‧‧‧」

女方神態堅定:「請你滾開。」

「我的天....非常抱歉.....非常抱歉.....」難得鼓起了勇氣,又遭回絕,Andrew 低下頭打算離開。女方微笑道「不不不,我只是跟你開玩笑。」然後笑得愈來愈大聲。「下!?」

「你都好 Mean …….(女方繼續搶白:我只是跟你開玩笑。)」Andrew 又手掩面又指著對方。女方笑聲不止,自行打開話匣「抱歉抱歉,我不是有心的.....(又夾雜笑聲).......你叫甚麼名字?」

一邊點頭裝作已經回神過來但其實驚魂未定。「噢.....我是 Andrew。」

女方也一邊點頭,以很誇張的笑容希望緩和氣氛。「我叫 Nicole。」

「很高興認識你。」

「我也是。」

這就是奪得 2014 年 Sundance 電影節評審大獎的《Whiplash》開首,也是用以表明男主角後來如何走火入魔,不顧女友的一個情節開始。

那時我猜,要結識女孩子,可能沒有想像中那麼困難吧?

《Whiplash》片段:

***************************

「一百三十八個九丫。」

一來我真的買得比較多,應該不會百三蚊就搞得掂。二來我看一看那個長方形、黑底藍字跳字的收銀機營幕,上面寫著    ***4 SUBTOTAL $183.90 。其實她即將收錯錢吧。

「應該是一百八十三個九下嘛?」我微笑回應。她連忙掩口,十分不好意思,說「係喎!一百八十三個九先真。」

「唔緊要。忙中有錯。」

「癡咗線。......我話我。」她掩口,狀甚尷尬。其實也不用那麼尷尬吧?

這位百佳收銀員,還真可愛。不過再可愛極,卻只會勾起我的聯想。—— 喂話時話,她的臉也紅得太過份了吧現在。雖然她是南亞裔女生,但臉真的紅得太緊要了吧 ——,我住的區份有很多南亞、內地的新移民。年青的都會在便利店、快餐店和超級市場打兼職,她是其中一個。

人們都說印度西施,一身古銅,嫵媚極了。這位少女其實外表也很吸引。臉小,黑啡色順滑長髮,皮膚帶光,雙眼比一般香港女學生要大。眼睫毛不需化甚麼妝已經很長很黑,雙眸都搶眼。排隊其間,我知道後面幾位男士都有對她行注目禮。不過令我驚訝的是他廣東話說得那麼好。

那又怎樣?我,只想著她,那位在 APM Global Work 打工的她。

如果是她,數錯錢、收錯錢,向我、向客人說出一句怎樣的話呢?是嗔笑後一句「不好意思!」然後正常地糾正,還是會很有日本風尚(也因為她任職的日系品牌)地嚴正地說一句道歉然後一臉認真地修正呢?在我面前,再可愛的女仔,都會令我聯想起她,更何況是一個收銀員呢。

如果 Andrew 經常去看電影,然後在某個機會能夠結識到爆谷妹,我也有機會結識到 Global Work 的那個她吧?那些教壞人的書本經常說,如果你平常夠練習得多,自然在面對對象時得心應手吧?不如下次就與百佳妹妹聊兩句吧?

「應該是一百八十三個九下嘛?」我微笑回應。她連忙掩口,十分不好意思,說「係喎!一百八十三個九先真。」

「應該是一百八十三個九下嘛?」我微笑回應。她連忙掩口,十分不好意思,說「係喎!一百八十三個九先真。」

***************************

隔天我再去買東西。

由於上次已經買了接近兩百元,今次只好買少少東西吧。我買一 Pack 四罐裝的日本生啤酒。

快線上有三名職員,她在最內線。我有三份一機會可以碰到她。快要到我了,但如果現在輪替到我付款,我會碰上另一位大嬸的。不行。「啊,我媽正趕來,先生你先請吧。」然後男士向前,我知道他應該不太情願。媽甚麼媽.......我根本就是自己來購物。

我做到了,去了她的 CASHIERRRRRRRRRRR。

「今次買好少喎。」啊!!!竟然是她先跟我說話啊。她當日是紮著一條簡單的馬尾,跟《Whiplash》的 Nicole 有點相似。但笑容沒有那麼俐落,帶點靦覥,兩邊臉頰繼續紅通通,像顆小蘋果。當然,Nicole 是白人,她是印度人吧???她應該年紀比我少,害羞時,顯得更小了。「......係啊。」我答

「.....(我感覺到她好像有點不自然)好好飲架?你買那些啤酒?」

我心想。她記得最近到百佳買的都是啤酒?還是她只是指今次的啤酒?還是她其實記錯人?始終我也不是特別好辨認的青年。過往我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會在少女面前留下深刻印像的。雖然未至於黃偉文〈浮誇〉歌詞中「那年十八母校舞會站著如嘍囉」般誇張,但也一定不是有型士吧。百佳妹妹還算標緻,在屋苑區工作一定會有人聊吧,不會記得我吧。不會吧。

「....唔答人架?」

她的眉頭有點縐,雙膊向內縮,感覺好像是一位受了傷的小女孩。百佳深藍色的制服本來就衣不稱身,這樣一來就更加顯得闊大、不好看,名牌上寫著 Qoser。由於上衫真的太大了,名牌只是垂垂的掛著,我也不太確定。我開始不太好意思,推推卻卻地想答點甚麼。「還可以啦,哈哈哈。」

她好像有點不悅。「廿八個九丫。」

(給~)

「八達通有冇儲分?有冇易賞錢卡?洗唔洗膠袋?」

她好像已經有點沒趣。一切已回到正常的系統規範之中。

其實。

我不是不想 Try。

只是,我個心想著 APM 的那個她,實在不想用其他女仔來試刀啊。

這很沒品德啊。

***************************

不過,由當天開始,我開始對收銀員更加禮貌、檢點。我會想像她正在經歷的事。我不會找其他女仔來試驗點甚麼,也因為,我不希望有人來找她試驗點甚麼。

唉。

 

篇五待續

作者按: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戀愛應驗。

作者按: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戀愛應驗;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