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怎樣成為煮飯的男人

2015/1/18 — 14:46

很多朋友都知道我略懂烹飪之道,但未必知道我是家裏的「主廚」;晚餐天天是我弄的,周末和假期在家裏吃午餐,也由我負責。有些人喜歡下廚,卻限於偶一為之的露兩手;假如要他們天天煮食,他們也許會視為苦差。我則不然,做煮飯的男人,是我樂意的。

我十歲左右已學會基本的煮食技巧,父親和母親都各自教了我一些,因為我是大哥,父母不在家時要煮給弟妹吃。後來父親開士多,我到那裏幫手,其中一項工作就是煮食,並要自己到街市買餸(自然學會了打斧頭)。雖然那時我並沒有視這工作為苦差,但肯定談不上喜歡。

上到高中,家裏已不用我煮食,如是者我便一直放下鑊鏟,到結婚後也甚少下廚 --- 主要是老婆負責,母親間中會帶來煮好的拿手菜給我們享用。後來到美國讀書,仍然是老婆入廚房弄餐,我在廳堂讀書思考,怡然相得。

廣告

我之成為家裏的「主廚」,也沒有甚麼戲劇性的因由。約十二年前,我們搬到現在住的小鎮,而我得到的教席是穩定的工作,生活總算安定下来。有一天,不知怎的我忽然對老婆說:「你煮的餸菜味道不錯,可惜來來去去也是那十來款,你不嫌太沒變化了嗎?」老婆語氣平淡吐出一句:「那以後你煮好嗎?」我也氣定神閒回答說:「好吧!」從那天起,我便成為煮飯的男人。

我樂意做煮飯的男人,是因為我視煮食為創作(年青時不是這麼看),嘗試弄不同的菜式,食譜只作參考;樂趣在於翻陳出新,或加或減,或分或併,雖然做不出廚神製作,但偶有新意而又成功的,且得家人或朋友欣賞,那便很有滿足感。此外,我手腳快,花在廚房的時間不算多,而且一邊煮食一邊聽音樂,更加不會覺得是浪費時間,甚至可以說是雙重享受。

廣告

老婆和阿樂都喜歡吃我燒的菜,不過,有一次我試出他們並不太留心我煮的是甚麼,總之入口好味道便成。怎樣試?我不動聲色,連續三星期每天晚餐的菜式都是不同的(每餐兩或三道菜);三星期過後,我問老婆和阿樂:「你們有沒有留意到,過去三星期的晚餐有甚麼特別之處?」他們面面相覷,四隻大眼睛眨呀眨,搖頭表示不知道。我佯怒說:「過去三星期每晚的菜式都不同,完全沒有重複,你們竟然沒有留意,真是枉費我心機了!」老婆連忙說:「但我記得全部都很好味!」阿樂點頭同意。其實,只要他們吃得開心,我便煮得樂意;對於我這個煮飯的男人來說,他們說的「好味」兩字已足矣!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