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握著外婆的手,她今年103歲

2016/5/8 — 14:58

相:楊岳橋facebook

相:楊岳橋facebook

我握著外婆的手,她今年103歲。

自小學開始,我便與外公外婆在土瓜灣居住,兩老負責我的日常起居飲食。外公外婆是潮州人,在家中經常說着潮州話,我亦因此耳濡目染下學懂一二,最流利的當然是被罵的幾句。戰前外公隻身來港打工,只讀過小學的外婆在鄉下照顧姑家及撫養長子,戰後舉家來港在尖沙咀經營雜貨店,前鋪後居時誕下我媽,還有其他八位孩子,並成功養育當中六位長大成人。

我小時候甚為頑皮,例如喜愛在外公午睡時偷偷拔掉他又長又粗的眉毛。外公被弄醒後總會拿著藤條教訓我,我則躲到外婆身後,由她為我求情。兩老從前常到附近的公園晨運,回家路上總會順便給我買新鮮的豬腸粉當早餐,外婆往往會在外公不知情下,額外多加三數粒魚蛋。及後我到外國讀書,每次離家,哭得最厲害的就是外婆。那幾粒魚蛋,就是疼錫。我懂。

廣告

自此每年回港,看着外婆老去,身子與頭腦皆每況愈下。歲月流轉,人會老,我懂。當一位你最愛的家人,由早年仍對你的童年往事如細家珍,到近年已經差不多說不出仔女乃至她自己名字時,是種無以名狀的失落。活過一世紀的長壽,畢竟是種福氣。人們常說要愛得及時,我覺得無事常相見,看看她,也讓她看看我,就是永遠的及時。見面不用多言,握一握手,就像小時候她拖著我一樣就夠。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載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