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沒有發燒,我只是發笑。

2016/6/29 — 6:00

忍笑,忍了多年。今天,不再忍了。

1988 年,我設計了一套音響器材架,找一家中式傢具廠以紅木訂造。設計特點是每層架都有四隻腳,腳底加鋼釘。

這樣有甚麼好處?發燒友有個理論,每件音響器材操作時會震,震會互相影響,干擾重播效果。所以器材要避震,要卸震,要導走震。如果震是這樣壞,怎麼所有器材架都是層層叠叠,不用些根治之法,讓每件器材獨立,杜絕私相授受震來震去?

廣告

1999 年 6 月號 Stereophile 雜誌有一篇 Wes Phillips 寫的 equipment report,評論一套新面世的器材架,牌子叫 OSAR,有兩個系列,Selway 是基本型號, Magruder 是大碼型號。這是真正 100% isolation 的設計,與我想法同一路線。

之後,不見有別的牌子仿效,也再沒見過 OSAR 任何動靜。發燒友繼續層層疊疊,加墊加釘。

廣告

發燒,好像宗教。信了教的人站岀來證道,讓更多人得道。信者得救,我也曾經受過洗,證過道,傳過福音。電源潔淨,電箱直出獨立供電,鍍金 6N 線、銀線,除靜電、消磁,灌沙喇叭腳座,NOS 靚膽,當年何嘗未曾執着過?

現在?心中有音樂,雞線照樣播。發燒理論只是一把拉尺,拉出來左度右度,只會嫌長嫌短。

尺度,也是限制。發燒友最講究的尺度,就是音色、定位,就是器材互相協調,就是分毫不差地放好一對喇叭。

幾年前,我決心打破限制。這房間,有許多套兩聲道音響,單打獨鬥都各擅勝場,擴音有 KT88、EL34、6L6、6V6 膽機,有 Class A/AB、 Class D、GainClone、Tripath 石機。喇叭由低效率到高效率、兩路分音到全音域都有,部份箱體是 DIY 自創,另有兩對超低音。

即使是兩聲道錄音,我會按不同類型音樂,接上兩組甚至四組音響。

七聲道 Blue-ray 純音樂錄音,我甚至會發動全部組合,即是 12.4。

這不但不合乎發燒理論,簡直離經叛道。因為發燒友最講究純音、原音,不同音色風格的組合一齊播,是禁忌。他們講究點音源,不同設計的喇叭,不應該一齊發聲。

但事實上,管弦樂團裏的樂器,個別的音色都不同,怎會純?怎樣才算原音?還有,樂團團員位置有前有後,有遠有近,何來點音源?

我之所以棄 home theatre 多聲道擴音機不用,故意拉雜成軍,藉以調合陰陽,剛柔並濟,再仔細調控膽機石機的音量對比,隨意調校音色。

少時,我建立了自己第一套 Hi-Fi,一邊播交響樂,一邊揚起手指揮。今天,我做不成指揮,但我可以要求銅管多一點光輝,木管多一點温暖,手到拿來。

回想當年,為了喇叭不夠光輝便換喇叭,石機不夠温暖換膽機,我不禁發笑。

沒放置器材時的樣子

沒放置器材時的樣子

OSAR, 筆者所知最好的器材架

OSAR, 筆者所知最好的器材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