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京都旅遊書

2015/11/10 — 17:37

遊京都,詩意與禪意,揮之不去。

遊京都,詩意與禪意,揮之不去。

【文:鄒頌華】

最近在涉獵日本茶道和花道,機緣之下踏上了一趟京都的藝術之旅。當時帶在手上的,有好幾本書,全程幾乎不離手的就有《布施英利の京都美學散步手帖》。

侘寂之美

廣告

京都的美,吸引了全世界。那她的美是如何煉成的?日本傳統美學的核心──侘寂,又如何在京都人的生活展現出來?布施英利是東京藝術大學的美術解剖學教授,他就以建築、器物和人物三個主題,讓讀者跟他一起上京都美術鑑賞入門課。

最叫我感興趣的是第二章關於器物的部分,被布施英利稱上為美術品的東西,並不一定是放在美術館的繪畫和陶瓷,還包括庭園的牆垣、植物、門窗屋頂和茅草搭成的茶室。如果你不是鍾情於建築園藝,大概不會注意到這些並不吸睛的東西,卻發揮如此強大的美感。見微知著,就是侘寂──一種無常、孤清、寂靜的美學和哲學概念──的體現。

廣告

最能表現侘寂美學的,莫過於茶道和寺院內的茶室與庭園。布施英利在不同的章節中,用了相當多的篇幅去介紹這三項日本美學結晶。在茶道中,自尊是需要放下的,才能一絲不苟、全心全意為客人做「一期一會」的茶會。縱然茶會不是人人有機會參與,但欣賞茶室和庭園,仍可窺探茶道是甚麼回事。布施英利介紹了金地院的八窗席茶室和桂春院的既白庵。置身其中,你仍能夠想像歷代茶人在極其簡潔的茶室中,欣賞着窗外的枯山水和庭園,大概也可感受「綺麗寂趣」的茶道之美。

民藝之美

我是一名陶瓷控,臨出發前,居於關西的《好日。京都》作者林琪香已向我大力推薦必定要參觀河井寬次郎的住所。布施英利亦強烈推介這位民藝派陶藝家的故居。

無論是提到河井還是「民藝」,就必定要與日本民藝之父柳宗悅相提並論。柳宗悅於1925年與河井寬次郎和濱田庄司共同發起「民藝運動」,其影響長達一個世紀。

「民藝」就是質樸實用的民間工藝,柳宗悅用了二十年的時間,走訪全日本,終於1948年寫成《日本民藝之旅》,記錄得多不勝數的民藝,在關西地區就有「高野紙」、「奈良扇」、還有堺出產的榻榻米和鋪墊物。京都自然是手作達人的大本營,「西陣」和「清水」是織物和陶瓷的佼佼者,其他還有佛具、文房四寶和各種刀具等,都是京都的名物。

柳宗悅對「民藝」的定義是器物是由平凡工匠製造,不加落款(因此河井的陶器並沒有落款,他視自己為職人而非藝術家);沒有多餘裝飾,堅固耐用;可量產而價格低廉;不刻意追求奇特雅趣;擁有地方特性;和用手工製作而成。

由此可見,實用美是民藝的核心精神,觀賞價值是其次。這種堅固耐用之美是經過代代相傳的工藝改良而成,是有內涵和感情的。柳宗悅對美的定義,顛覆了傳統的審美標準,令庶民之美可登堂入室。這部六十七年前的作品,至今仍可作一本極有深度的「日本購物指南」。

文學之美

多年前讀到《源氏物語》中文全譯本,讓我認識了林文月教授。她曾於1970年在京都當訪問學人,並將所見所聞寫成《京都一年》。四十五年後讀起來,完全沒有過時的感覺,書中描寫的景物,許多在今天仍然存在。東寺的市集、古書舖,還有十二段家火鍋店,林文月以平實溫婉的筆觸,記下她走過吃過的京都,今天你仍可跟着此書依樣畫葫蘆再走一次,也許古都之所以為古都,在於她那份歷久常新的耐力。

《京都一年》最耐讀的是「京都的庭園」一章。如果布施英利是對京都庭園進行解剖,從細節中觀察美的來源,那林文月就是溯本求源,從《古事記》、《日本書紀》、甚至是《漢書‧郊祀誌》中追查古代中國庭園如何影響日本的造園藝術。

林文月對苔寺的庭園着墨甚豐,我也有幸於入秋時一睹這個庭園的美景。過百種脆弱靜美的青苔,從庭園的茶室極目一望,完全感受到甚麼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禪味。

另一本書──秦就的《禪味京都》,完全是京都的文學散步地圖。作者走訪多間京都寺院,介紹了相關的中日文學作品。再以苔寺為例,中國以苔入詩始於唐,王維的〈書事〉一詩已道出苔的寂靜幽玄之美。而日本人愛苔比中國人更甚,《萬古集》和《古今和歌集》處處可見苔,今天的日本國歌〈君之代〉,更是一首詠苔詩。

帶着這本書遊京都,詩意與禪意,揮之不去。

 

 

作者簡介:Lonely Planet旅遊指南作者,著有《中國》及《港澳》指南和遊記《從絲路的盡頭,開始》。最愛漫遊與隨筆。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